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二、秦晋之好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829 2009-03-14 22:22:59

    十年。

  上元佳节刚过不久,南国大地已是一片春意盎然,昭穆帝端坐于朝堂之上,挺挺隆起的肚腩,静静迎候晟国使者。十年匆匆过去,即使再注意保养,昭穆帝的额头还是添上几道皱纹,而原本健硕的身体也渐渐发福了。

  半岁之前,晟国老皇帝宇文护为了报去年太子宇文詹南征之死的仇,率军御驾南征。由于报仇心切,在天门关被一箭射于马下,不过几日,便呜呼哀哉了。二皇子宇文朗乱军之中急急忙忙登基,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昭穆帝本想趁着这个机会一鼓作气,收复前年丢掉的天门关,却不曾想被打得大败,损兵折将。后来靠着门下参将的三寸不烂之舌,对晟国许以重利,才得以弭兵。而今日,正是晟国来使讨要彩头之时。

  “晟国来使现在殿下候旨,请陛下召见。”侍卫口口相传,声震华殿。

  两班文武恭敬肃立,眼睛望向门外。昭穆帝打起精神,拿起十足天子的威仪道了声:“宣!”

  随着侍卫们声声“宣晟国使臣觐见”的高喝,一个高大的身躯昂首挺胸步入大殿。他身后还跟着两位随行人员。这位使者虽依例向曌国君行跪拜之礼,口呼万岁,但神态却颇为倨傲。

  “平身。”

  “谢陛下。”来使站起身来,倒是一位高大魁梧的北方汉子,虽然养尊处优,眉间眼角那抹与生俱来的豪放气质,挡也挡不住。身后一位副使看来而立之年,老成世故,想来是智囊一般的人物。昭穆帝的目光被另一人所吸引:那位副使看来身材高瘦,眼中精光四射,他弓着身子,很像一匹草原上的狼,观察环境时的审慎。不过……就算他气势再强,显然还是一位十七八岁、稚气未脱的少年。晟国派这样的来使,想来是国内也无人了呢。

  早已起身的来使闻言再次深施一礼,然后一字一句缓缓道:“奉我大晟国国君之命,特来向万岁讨要前日军前许下的岁币十万,上等布帛三十万匹!”

  “准。”早已许下的承诺,昭穆帝有了心理准备,答复得倒是痛快。

  来使又一次拜了拜,又道:“臣奉我晟国皇太后、皇上之命,特来肯定陛下答应一件喜事。”

  “喜事?”昭穆帝疑惑地皱皱眉。

  “我大晟国皇帝少年登基,尚未婚配。恳请陛下,将一位公主许以吾皇,并将云荒六州作为嫁妆一并赠予。”

  又是和亲!昭穆帝有些不屑地撇撇嘴。每次晟国打了胜仗,这种局面几乎就是不可避免的。和亲,和亲,亲了多少次,和还是没有的。不过,晟国要求了,那么和亲就和亲吧!反正不过是一位宫人,最多不过牺牲一位宗室女,胡乱封了公主,嫁过去便是了。至于这云荒六州,反正已经是晟国的囊中物,就算自己不认,难道晟国还会还回来不成?

  昭穆帝刚想点头,没想到这使者进一步说:“我大晟国皇太后、皇上有言,多年来晟国曌国彼此征战,虽偶有和亲,但依旧兵戎相见,其中这原因,陛下可知?”

  还用问,如果你们晟国不来觊觎我们曌国的大好江山,现在又来说什么?然而礼节上还是得回话的。昭穆帝道:“哼,朕倒实不知。”

  使者道:“因为数次来和亲的‘公主’,并非龙驹凤雏,而是宫人冒充的。这么做,不免使我朝心寒。”

  昭穆帝瞪大了眼睛。嗬,过去的和亲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被看出端倪来了。

  使者又是一拜:“我大晟国皇太后、皇上恳请陛下,将陛下之嫡亲公主嫁与吾皇!”

  毫无意外地,昭穆帝瞪大了眼睛,而满朝文武也是哗然一片。来使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打算:“陛下可别忘了,我大晟国三十万精锐之师,正枕戈待旦。贵国最北端的重镇梁城,已在我军的重重围困之中了!”

  殿上的满朝文武怒目而视,文官切切私语、武将佩剑出鞘的,一时此起彼伏。昭穆帝冷冷道:“你这是逼婚!”

  来使环顾了一圈周遭众人的表情,无丝毫惧意。他看似恭谨地拜了拜:“不敢,不敢。从来丝罗依乔木,公主配天子,自然是天作之合,一对良匹。若是又以宫人来冒充,未免对吾皇也太不敬了!”

  昭穆帝一时无语。不过,让他把心爱的公主们选择一位嫁到敌国,怎么也……

  使者从容不迫地道:“吾皇之意,为了增进两国感情,本是希望两国各派一位年幼皇子出使他国。陛下只有一子,自是爱如珍宝,必不肯割舍。公主金枝玉叶,吾皇自然不会等闲视之。”

  昭穆帝还在犹疑。来使又一作揖:“此事不急,毕竟关乎公主终身大事,吾皇嘱咐微臣,必定要审慎行事,娶到一位货真价实、母仪天下的公主。”他在‘货真价实’的几个字上,一字一顿,着重强调了一下。

  昭穆帝怎么可能听不出他的意思?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满朝文武莫不窃窃私语。而反观这三位来使,则是昂首挺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一场欢迎宴就这样不欢而散。然而,消息传得倒是极快,还未过得一个时辰,宫中大大小小的主子奴才,都知道了晟国要“选一位公主和亲”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待昭穆帝去郑贵妃的寝宫时,此处早已乱作一团,郑贵妃一手抱着琴瑶,一手抱着琴瑗,哭得泪人也似。无他,只因为宫中适龄待嫁的公主,也就十七岁的琴瑶与十四岁的琴瑗。无论昭穆帝怎么好声劝慰,郑贵妃就是不肯松手。而琴瑶和琴瑗也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低眉垂泪,很是可怜。

  昭穆帝只是叹气。坐到郑贵妃的身边,半晌方道:“朕也是没法子……”

  “皇上,”郑贵妃泪眼婆娑地看着他,“臣妾平生只有这点骨血,实在是不愿看她们过去受苦……”

  “什么受苦?去了也是做皇后!”昭穆帝忽然反驳道。

  郑贵妃知道皇帝心意已决,除了紧紧搂着两个女儿哭泣,也不知该怎么做。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哭道:“早知如此,上个月就该把瑶儿许给常丞相的三公子,也不至落得如今……”

  “朕也不想啊……可是,现在晟国重兵压上。梁城一战,我军死伤甚重,许将军也以身殉国。国中无人,朝中无将。若不是这样,朕也不会……”

  “皇上,不能像过去那般,送个宗室姻亲过去么?为什么,非得是瑶儿或瑗儿?”郑贵妃依然不放弃一丝希望。

  “晟国一定要朕的骨血,说什么‘公主天子,天作之合’。哼,还不是想要一个质子!”昭穆帝想到这点,也是颇为气恼。

  郑贵妃还在流泪,心知无望了。这时,琴瑶忽然抬起头看着昭穆帝道:“父皇,晟国是否只是需要一个真正的公主,您的骨肉?”

  昭穆帝看着女儿,点点头。虽说琴瑶、琴瑗年龄较为合适,但琴瑗毕竟年幼,而琴瑶年正当时,心里也是想让她过去。然而,一想到出落得亭亭玉立、平常骄纵惯了的女儿要去陌生的敌国和亲,他心中万分不愿。

  和亲,什么和亲!分明就是送个人质!昭穆帝皱皱眉。事情还未发展到绝望的那一步,还有周转的可能,他不想放弃任何希望。然而……怎么解决呢?

  这时,昭穆帝忽然听到琴瑶道:“也就是说,晟国只想要一个您的嫡亲骨肉?那么,有一个人,我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