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9章 意外的请罪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56 2016-03-04 23:03:14

  我说出段兴的名字,孟修齐一愣,“段兴?”脱口问道,“你……你怎么会认识段兴?”不知道他是因为没想到我居然会知道段兴这个人而震惊,还是害怕自己的把柄被我抓到了而震惊。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逼问道:“别管我怎么认识他的。我就问你他去哪里了?”

  孟修齐戒备地看我一眼,眼眸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双阴郁的眼睛,似乎在暗中盘算着什么,他停了一下,说道:“他回老家了!他说他老家亲人来信,他母亲病重,他要回去看他母亲,我就让他回老家了。”

  “是吗?”我立刻接道:“真的回老家了吗?我看是你害怕他会泄漏了你的秘密,将他灭口了吧?”

  孟修齐听了勃然大怒,气的说了一连串的“你……你……你……”

  我不等他反驳,立刻又道:“我什么我!我都替你说了吧。公主和驸马没有子嗣,虽然你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但他们……”

  “你怎么会知道?”孟少卿忽然出声打断我的话,元和公主和孟少卿两人一起向我,像是很意外我居然知道这件事。孟修齐低下了头,但从加重的呼吸,和紧握的双拳看的出来,他心里很在意。娘也惊讶地看了孟修齐一眼,好像她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我才意识到他们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孟修齐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想想也就明白了,他一定是不希望我们知道,一是觉得自己没面子,而是怕我们会觉得自己是因为没有子嗣才想认回我的。

  我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我找个人一打听就知道了。”

  “哦!”孟少卿点点头,没说什么。

  “我说到哪里了?”我被孟少卿一打断,一时忘了自己刚刚说到哪里了,埋怨道:“你打断了我的思路了,我说话你们不要插嘴。”

  我想了想又想了起来,对孟修齐冷哼一声,继续道:“你就成了公主府唯一的继承人,这个府里的一切以后都会是你的。一个人对得不到的东西虽然心生羡慕,但不会有什么深刻的感受,对于得到的东西,就会害怕失去,如果等到得到了再失去,那恐怕比死还难受。而我的出现,让你产生的危机感,你害怕我出现后,他们不再喜欢你,你害怕我会抢了你在公主府的地位,所以你心声恶念,想要除掉我。于是派你的心腹段兴,去虎威门******杀我,可是洛王府戒备森严,他们进不去,只好蹲守在洛王府门口找机会。那天,我有事一个人外出,他们终于逮到了这个机会,暗中埋伏痛下杀手,若不是洛王派了侍卫暗中保护我,在关键的时候将我救了下来,你的阴谋就得逞了,我就死在你的手里了。”

  说了这么一大串话,我换了口气打算继续说,孟修齐终于逮到了说话的机会,立刻道:“你胡说八道,我没有派段兴去过虎威门,我更没有派人杀过你。”

  “你说没有就没有?洛王的侍卫擒到了一个虎威门的杀手叫严正,他将什么都招了。他说是公主府的段兴花钱雇了他们。段兴是你的人吧,他和我无冤无仇的,甚至我都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杀我?既然你说你没有派段兴去虎威门,那你就将段兴找来,我们当面对质?”

  “你……”孟修齐怒道,“我都说了段兴回老家,你让他如何来对质?”

  他坚持说段兴回老家了,难道段兴真的回老家了吗?不管是不是,只能咬着此事不放了。都怪贾思文还没有回来,都怪我沉不住气。

  我道:“既然你找不来他,那他一定是让你灭口了。你不认,也没用,这些证据也足以证明是你做的。我劝你还是趁早承认了吧,你主动承认,官府判罚定罪的时候,还能对你从轻发落。”

  孟修齐冷哼一声,“我没有做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

  “你没做,没做没什么不能将段兴找来?段兴呢,你找来啊!贾思文你已经去了虎威门带严正去了,很快就会回来,我看你还有嘴硬到什么时候!”

  “我说我没有杀你,没有!”孟修齐气的青筋暴起,脸色涨红,他上前一步,右手慢慢地抬起来,我害怕他会打我不由地退了一步,孟修齐五指慢慢弯曲成一个拳头,由于用力手指都攥的有些发白。

  他恶狠狠地道:“虽然我真的很讨厌你,但是我真的没有派过人杀你,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爹的女儿,他们对我恩重如山,我发誓我绝不会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我不知道到底是真的有人要杀你。还是这些都是你编造谎言证据,目的是陷害我而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望着他由于愤怒而握紧的拳头,由于厌恶而冰冷的眼神,心里忽然有一丝怀疑闪过,难道真的有别的隐情吗?但很快就否认了,一定是他为了使自己脱罪才这样说的。

  我道:“别说这样的没用的话。有本事拿出证据来了啊!你就让段兴出来替你作证!”

  “我说了,他已经回了川中的老家了,不可能马上就回来的。”

  “你不能让段兴出来,就说明你杀他灭口了。”

  孟修齐气的都口不择言了,“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他回了老家,川中离京城有上千里路,就算现在派人去叫,来回最起码也要一个多月,你是要等他回来吗?”

  我冷笑,“不是我听不懂人话,而是你说的不是人话,所以我听不懂。看来,他真的被你灭口了!说吧,你把他的尸首藏在哪里了?”

  “啊!”孟修齐大叫一声,气的直跳脚,那样子都快疯了,“你别胡搅蛮缠了行不行。他回老家了!回老家了,你若是真的非要找他,我现在就派人去叫他,但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你等吗?”

  “你现在叫不出来,他就是被你灭口。如果你问心无愧,敢不敢让人去搜你的房间。”

  “你又不是官府的人,你凭什么搜我的房间!”

  “我又有没说我搜,那就官府的人来搜啊!”

  “你……”

  一时间我们僵持不下了,我没有证据证明他雇凶杀人,桂花糕的事让欧大夫弄得他像是被我收买了一般,没有说服力。孟修齐也没有办法将段兴叫出来,更没有办法证明自己自己没罪。

  其他人看着我和孟修齐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没有任何人插嘴,当然也插不上嘴。除了我娘始终相信我之外,其他人都在我和孟修齐之间不停地移动中,目光有些犹豫不决,似乎决定不下到底该信我的话,还是该信孟修齐的话。

  这时,忽然从院子里冲进来一个人,那个人一进来,就跪在地上,磕头请罪,“盛子堂有罪,死不足惜,求公主驸马郡主责罚。少爷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做这样的事,请公主驸马郡主不要责罚他,如果非要追究责任,就处死属下吧,所有的事都是属下做的,跟少爷毫无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