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8章 段兴去哪里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83 2016-03-03 23:04:43

  “你当然不会亲手杀人,你是幕后指使。”

  “我没有!”孟修齐向着我近了一步,眼睛红红,里面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那由于愤怒而变得有些狰狞的脸,让我有些害怕,虽然我知道他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对我怎么样,还是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孟修齐立刻跟了一步,“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大丈夫敢做敢作,你做了什么,不敢承认吗?”我道。

  心里却明白,除非铁证如山,否则孟修齐他不会承认的。收买刁富贵王婆,这件事可大可小,只要他认错,我们不追究,这件事就过去了,就算我们要追究,也不过是训斥一番闭门思过,最坏也就是把他赶出府去。就算是杀人,对于他们这样权贵来说,若是想要脱罪,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他要杀我,我是皇上亲封的郡主,还是他的恩人他的义父的亲生女儿,若是被揭穿,不光臭名远扬,弄不好会锒铛入狱,甚至丧命,他当然不会轻易承认。

  我心里不由的有些着急,贾思文你怎么还没回来?没有严正的证词,我若说就是口说无凭,恐怕孟修齐是不会认的。我还是太年轻了,太沉不住气了,但是已经说出来了,只能全部说出来了,就算孟修齐不承认,也足以让所有人都怀疑他了。

  元和公主和孟少卿对视一眼,脸色十分凝重。孟少卿看着我,又看了看孟修齐,道:“小月,既然你这样说,你可有证据?如果真的有人罔顾国法行凶杀人,我们一定不会姑息,会将他交给官府,按律法处置。小月,你可知道按照大秦律,诬告可是要反坐的,不是可以闹着玩的,你可不要胡说啊?”

  我心里冷笑,怎了,在你的眼里,我就只知道胡闹吗?

  “闹着玩?你们以为我真是没心没肺,不知天高地厚吗?你们以为我真的稀罕什么容华富贵稀罕什么郡主吗?我来你们公主府,第一就是来确定到底是谁要杀我,就是想要看看你们的真面目的。第二,就是来找证据的。你以为我没有证据会乱说吗?”

  孟修齐听到我说我有证据,脱口而出,“证据?什么证据?我不信你有证据!”

  “不信?”我道:“幽兰,你将那盘桂花糕端上来。香蕙,你去厢房,将小萱带上来!”

  孟修齐听到我这样说,不再说什么,虽然依旧愤恨地看着我,却已经镇定下来,没有了一开始的惊慌。

  幽兰将小萱从厢房带了出来,小萱走在香蕙前面一直低着一步一抖地走着,在进门的时候,忽然脚步一停,愣了一下,转头向着一个地方望了一眼,仅仅一霎那又低下头走了进来,倒头便拜。我顺着小萱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了几名候在门外的仆人、护卫,实在不好判断她到底看的是谁。

  这时,我忽然感到有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向我,我凭着感觉寻找目光的主人。发现看我的人居然是孟修齐的贴身护卫盛子堂。盛子堂似乎感到我投来的目光,低下了头,低头一的瞬间我分明看到了他眼里有一丝敌意闪过。我吓了一跳,他为什么会这样看我?随即明白过来,他一定是孟修齐的心腹,孟修齐做的事,他一定都知道,说不定,小萱说的那个人就是他!

  我收回目光,对小萱道:“小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公主和驸马再说一遍。”

  “是郡主!”小萱将对我说的话又颤抖着说了一遍。

  小萱的话说完,所有人都不解看着我,孟修齐冷笑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吗?”

  孟少卿问道:“这有什么问题吗?就算是小萱偷懒将修齐送给你的东西,说成是自己从厨房拿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冷笑一声,“当然有问题,问题大了。”我指了指幽兰端上来的桂花糕,“就是你的好儿子送来的桂花糕,差点将我害死!”

  “怎么?”

  我道:“这桂花糕里面掺了细辛和藜芦,细辛和藜芦二者相克,同吃必死无疑。你们若是不信,请大夫来一问便知。”

  孟少卿向吴管家招招手,“吴管家,刚才不是派人去请欧大夫了吗?欧大夫还没来吗?”

  吴管家回道:“回老爷,欧大夫已经来了,老奴看郡主已经没事了,就没有让他进来。”

  “现在让他进来吧。”

  “是!”

  片刻,一个长胡子的老头背着一个药箱,从院外跟着吴管家走了进来,进来后一一行了礼。

  孟少卿招招手,让他起来,“欧大夫,快起来。你来看看这盘桂花糕,有什么问题吗?”

  “是!”欧大夫拿起一个桂花糕看了良久,回道:“回老爷,没有什么问题。”

  孟少卿听了一愣,看了我一眼,道:“你再仔细看看!”

  欧大夫又看了一会,道:“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我忙道:“你再看看,别只看一块,多看两块!”

  欧大夫听了我这样说,虽然有些不以为然,还是又仔细地看了好一会,“老朽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我听了气得向他翻了白眼,心里骂道:真是个庸医。只好道:“欧大夫,我想问一问你,细辛和藜芦能同吃吗?”

  欧大夫连连摆手,“当然不能同吃,细辛反藜芦,同吃会致命的。千万不要同吃啊!”

  “那欧大夫,你看看这桂花糕里有没有这两样东西。”

  欧大夫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又拿起桌上的桂花糕看了一阵,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忽然变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这桂花糕里真的掺有少量的细辛、藜芦,虽然量小,也足以之命,千万不要吃啊。都怪老朽医术不精,年老眼花,没有看出来,请公主和驸马恕罪!”说完连连磕头请罪。

  我听了真想上去踹他一脚,大骂一声庸医。他若是自己一开始就看出来,就不会让人产生怀疑。他现在再看出来,还是我提醒了才看出来,就好像他被我收买了一样,就很难让人信服了。

  果然,孟修齐听了嘴角露出冷笑,“你以为这么一出漏洞百出的戏,就能陷害我。我从来没有让人送过桂花糕,小萱她既然说是这盘桂花糕是我让云霞送来,那就将云霞叫来,问一下,看我是否让她过过桂花糕?”

  “不必了!”我立刻道:“她是你的人,当然会听你的,她的话不能信。”

  孟修齐道:“那我还说,小萱是你的人,她的话也不能相信。”

  “那怎么能一样呢,云霞在公主府服侍你多年,我只不过才来几天,小萱怎么可能成了我的人呢?”

  “那谁知道呢?”他反问一声。

  “你……”我哑口无言。

  他这声反问,真的比一车话还管用。我太小看他了,没想到他的口才这样好,都将我堵得无话可说。

  我该怎么办呢?

  我脑子飞快的转了,忽然想到什么,道:“铁证面前你还嘴硬。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没办法了是吗?你不承认,也不要紧。那我问你身边的一个随从叫段兴的,去哪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