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7章 就是你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14 2016-03-02 23:43:24

  王婆看到刁富贵招了,也跟着叫道:“我也说实话。”

  刁富贵道:“我姐姐她从来都没有改嫁过,当初我爹我娘听说姐姐过的不好,找过姐姐劝过姐姐要改嫁,可是姐姐将他们都骂了出来。”

  王婆也道:“小月,不,郡……主的生辰的丙辰年的正月十五,不是腊月二十三。年龄大了,记性不好了,是我记错了!”

  看来这个孟修齐不光收买了他们,还威胁了他们,他们这个时候居然还不敢招出他来。

  听了他们的话,最震惊的不是孟修齐,而是孟少卿,“什么?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骗我们。因为你们险些……险些……”他看向我娘,脸色露出歉意,看到娘冰冷的脸色,神色一僵,尴尬向娘笑了笑,又望了我一眼。

  我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个时候知道冤枉我们了,想请我们原谅了,没门!

  元和公主倒是镇定,刚刚他们指证我们说谎时她也不动声色,这个时候她还是不动声色,她看着刁富贵和王婆,道:“你们刚刚为什么那么说?”

  刁富贵和王婆又焉了下来,互相看了看,不说话了。

  “我的舅舅啊,哎呀,你可真是傻啊。”我不住摇头叹息,“你们不知道啊,这段时间公主和驸马对我可好了,非常喜欢我,吃的喝的玩的乐的都是最好的,当亲女儿一样看待呢。瞧我说的,本来就是亲女儿嘛!”说的我心里都要吐了,为了让他们招出孟修齐来,我只好继续不要脸了。继续道:“若是他们知道有人害他们的女儿,一定会追查到底,将那个人绳之以法的,是不是啊,公主和驸马?”说着我看向他们,等着他们回答。

  “啊!当然了!”孟少卿和元和公主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虽然不明白我又在搞什么名堂,还是应了一声。我满意地点点头,心里却冷笑一声,等一会可不要徇私,自打嘴巴。

  我又道:“有公主和驸马替你们做主呢,你们还怕什么?就放心的说吧!”

  刁富贵和王婆一同看着孟修齐,孟修齐脸色阴沉,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他瞪了他们一眼,“你们看我干什么!”

  刁富贵和王婆吓得立刻回过头去,不敢再看孟修齐。

  我走到刁富贵身边,在刁富贵耳边轻轻地道:“舅舅,你还不明白吗?他们不是一伙的!有公主在,不会有人对你怎么样的。”

  刁富贵听了神色有些茫然,想了一会,像是明白过来我的意思,“我招,我招。”

  孟修齐听了阴着脸扫了刁富贵一眼,像是在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刁富贵道:“有一天,有一个大胡子找到我,他说他是公主府的人,问姐姐的情况,我不敢撒谎,就说了实话,他问我可不可去京城。我哪敢说不去?就跟着他来到京城,他先将我带到了孟少爷那里。孟少爷给了我五百两银子,让我在公主驸马的面前说出那番话,还威胁我说,如果不说就杀了我,我不敢不说。”刁富贵说着忽然手脚并用地爬到娘的脚步,抱住她的大腿,哭求道:“姐姐,姐姐,兄弟一时糊涂,上了恶人的当,姐姐别怪兄弟!这些年都没有见到姐姐了,兄弟很想你。”

  娘抖了抖腿,想将刁富贵抖开,可刁富贵抱的更紧了,“姐姐,你就原谅兄弟吧。”

  娘脸色有些难看,看着满屋子的人不好发作,只好说,“你先起来。”

  “姐姐,不原谅兄弟,兄弟就不起来!”

  娘无奈,“好,我原谅你了,你快起来!”

  我无语的摇头,我怎么有这么个不争气的舅舅。

  我又看向孟修齐,孟修齐听了刁富贵的话反而不如我刚刚诈他的时候惊慌,他冷冷道:“胡说八道,我何时给过你银子,何时威胁过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元和公主看看刁富贵又看看孟修齐,面色依旧淡淡的。她在得知我和娘骗了他们时,虽然神色有些怀疑,但对我们没说过一句怀疑的话。现在刁富贵指证孟修齐,她依然没有说孟修齐什么。她果然有大长公主的风范,沉得住气,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也不会轻易怀疑别人。如果不是孟少卿,我真的有些佩服她了。

  孟少卿却不似元和公主那样平静,“修齐,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这么做了吗?”

  孟修齐忙地跪了下来,“我没有,真的没有。是她们串通好了要陷害我。你们带我恩重如山,我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我气坏了,“我们串通好了要陷害你?人可是你还找来的。我们如何串通?”好啊,阴谋都被被戳穿了,却还是不认,真是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再也忍不住了,不如趁机将他所做的恶事全部抖露出来。

  我走到孟修齐的面前,仰着头看他,“你还不认吗?你做的事恶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不仅收买他们陷害我们,欺骗公主驸马,而且还雇凶杀人,下毒害人。”

  在听到我说雇凶杀人、下毒害人时,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孟修齐也没有刚才的镇定,“你……你……”他“你”了一阵,只说一句“血口喷人”,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

  “怎么?想当着众杀人灭口吗?你有这个胆子吗?”谅他也不敢在这里当众杀人。

  “你……”

  我转向孟少卿和元和公主,“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忽然答应要来公主府吗?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装死吗?真的以为我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就只知道胡闹吗?”

  “那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这个公主府里有人要杀我。我想知道到底是谁要杀我!”

  “啊!”“什么!”“是谁?”

  看到元和公主和孟少卿吃惊的样子,不像是作假,看来确实是不知情的吧。如果,你们真的不知道,一定会站在我和娘这边吧?

  娘听了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一步,像是想走到我身边,我对幽兰使了个眼色,幽兰立刻将娘拦了下来,“夫人,您先坐回去。”娘又回去坐了下来,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像是十分担心我,又像是有好多问题要问我。

  我指向孟修齐,“就是你,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孟修齐看着指着他,神色愣了一下,向着身后看了看,在明白我在指的是他时,脸涨成了猪肝色,恼羞成怒,“你……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我没有杀人。”

  “你当然不会亲手杀人,你是幕后指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