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6章 见招拆招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00 2016-03-01 19:15:40

  刁富贵毫无威慑力的恐吓目光,一点都没吓住我,我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你的脑子没被门挤了,怎么能做出这么傻的事来?”

  “你……”刁富贵脸涨的更红了,“有你这样跟舅舅说话的吗?”

  我“哦”了一声,“你还知道你是我舅舅啊!我以为你不知道呢。你也不动脑子想想,我现在可是郡主,娘是三品淑人,我们现在是一步登天,富贵之极了。那你现在就是郡主的舅舅,三品淑人的兄弟,你的身份也跟着我们水涨船高,一步登天了。”我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为我根本就不怕他们听到。

  孟修齐听到我这样说,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像是看不起我,又像是在嘲笑我傻。我心里道:一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元和公主听了皱皱眉,本来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恼色,那神色仿佛是被谁骗了一样。孟少卿脸色阴沉,失望地看着我,那样子就像在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可是你非要说我们不是,现在好了,我们现在成了骗子,骗大长公主和一品大员,那可是了不得啊,弄不好会被杀头的。”说着我吐吐舌头,做了个杀头的手势,装作一副又伤心又恐惧的样子,“你可就将你的亲姐姐和亲外甥女给害死了!你呢,就是骗子的兄弟、舅舅。说不定你会被我们连累进大牢的。我们死了,你也会被流放的。你说你为了几个臭钱,帮着外人害死自己的亲姐姐、亲外甥女,自己也落了个流放千里的下场,是不是傻到家了!你一定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做出这样傻的事来!”

  刁富贵听到我这么说,神色愣了,“啊?”

  我又道:“你说你收了孟修齐多少钱,才会帮着外人陷害自己的亲人?就算你不在乎我们的生死。也在乎自己的吧?你好好想想吧?”

  我话音刚落,娘暗暗对我点点头,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神色,我对她扬扬头,心里道:娘,你就看好吧。

  元和公主和孟少卿看向孟修齐,虽然没说什么,但目光已经没有那么信任了,似乎有些怀疑他了。

  孟修齐镇静的样子早就不复存在,神色有些惊慌,“你……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没有收买他们,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他的话有些凌乱,语气有些着急,显然已经被我的话乱了阵脚。

  我立刻诘问道:“我有说你收买了他们了吗?看来你这是不打自招了。”

  “什么不打自招,我没有……”孟修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跪了下去,“公主,爹,你们不要听她胡说,我真的没有收买他们,你们要相信我啊。我之所以会派人去腾城调查,是因为孩儿看你们太相信她们的话,怕她们会欺骗你们。”

  元和公主和孟少卿对视一眼,元和公主道:“你先起来。孰是孰非,口说无凭。”

  她的意思是说我在胡说,只要我没有证据,是不会相信我的话的了?说句公道话,他们对我已经够宽容的了,就这两天我这样闹法,在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儿的时候,心里一定很高兴,巴不得我赶紧离开才好,他们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将我们撵走,已经很不错了。

  我又走到王婆面前,给她鞠了一躬,“谢谢你曾经救了我和娘。”

  王婆看我对她如此客气,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道:“说的哪里话?街坊邻居的,本来就该互相帮忙的。”

  我脸色一沉,“我小月向来是恩怨分明的。你有恩与我,我感谢你。你若是害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王婆,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怎么光长年龄不长心眼啊?”

  “咳咳……”王婆没有想到我的脸变得这样快,脸色通红,想要说什么,看了一眼公主和孟少卿,却不敢说出来了。

  “你说你这么贪财,早晚会因为贪财丧了命!我知道你也是个本分人,我们街坊四邻的,一直和和睦睦的,你不是诚心要害我们的。只是惧怕公主府的威名,才会这样对我们的。”

  我话锋一转,语气严厉起来,“你真的以为我和娘没权没势,好欺负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洛王是我的好朋友,你知道洛王是谁吗,他可是皇上的亲弟弟。还有,我是皇上御封的长乐郡主,皇上会封我为郡主,不是因为我是谁的女儿,是因为皇上喜爱我才会封我的郡主,就算你们这样陷害我,只要皇上相信我,我就还是长乐郡主,那也是你们得罪不起的。怎么,你惧怕公主府,难道就不怕得罪洛王,得罪皇上?”

  虽然我这话说的有些嚣张,却说的却是事实。虽然皇上封我为郡主,不是因为喜爱我,而是有他的目的,只要他觉得我还有利用价值,就不会撤了我的封号,我就还是名正言顺的长乐郡主,没有皇上的命令,谁都不能对我怎么样。我这样说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明白,我根本就不需要为了荣华富贵而骗他们。

  王婆听了,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其他人也没有人说话,就连孟修齐也没有反驳我,我知道他是不敢。

  我大喝一声,“你们还不说实话吗?到底收了别人多少钱,才这样陷害我们。只要你们说出来,我答应你们给你们多一倍的价钱,怎么样?”

  王婆和刁富贵面色惨白,惊恐万分,神色还是有些迟疑。不时地看向元和公主和孟少卿。我明白过来,他们是惧怕元和公主,怎么说元和公主是大长公主,就连皇上见了她,都要尊她一声姑姑。

  我道:“你们可要想好了,是要说实话,还是继续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我指着元和公主,脸色露出了钦佩的神色,“你们不要害怕,公主一向宽容大度,为人和善,是个大好人,若是你们说了实话,她一定不会追究的。但她也是个眼睛融不进沙子的人,若是你们坚持不说实话,到时候被她查出来,可有你们的苦头吃了。”

  我都这样说了,这个时候,元和公主不能不说话了,元和公主看了看我,脸色却没有不悦的神色,反而对我笑了笑。然后对王婆和刁富贵道:“你们说吧,只要说了实话,我一定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

  王婆还跪在那里不说话,但眼睛转动着,神色似乎有些动摇了。刁富贵忽然跪在地上道:“我说实话,我说实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