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5章 脑袋被门挤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24 2016-02-29 23:17:32

  “啊!”王婆哆嗦一下,眼睛瞥了我们一眼,看到我们的目光立刻躲开,又看向元和公主和孟少卿,像是在看他们的眼色。元和公主和孟少卿两人端坐着,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们,似乎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就好像此事和他们无关一样。他们两人真是城府深沉啊,将自己撇了个干净。

  “这……这……”王婆可能是看到他们没有说话的意思,似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了,神色忽然扭捏起来。

  孟修齐提声道:“说啊!”

  孟修齐的声音只是提高了一点,王婆吓得立刻道:“我说……我说……我和巧巧小月是住在一条街的街坊,素有来往,平时关系还不错。我是腾城的一个接生婆,小月她就是我接生的。”王婆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在我们几个人身上不停地移动着。

  孟修齐问道:“她是哪一天的生辰。”

  “是腊月二十三。那天是小年,要打发灶老爷上天,为了她,我差点没来得及,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孟修齐又问道:“哪一年的腊月二十三?”

  “是丙辰年腊月二十三。”

  孟修齐算了算道:“丙辰年,就是昌平十六年的腊月二十三。”然后看向我和娘,“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孟少卿望向娘,没有说什么,眼中露出了疑问的神色。

  我听了王婆的话,一时间有些愣了,难当我的生辰不是正月十五?而是腊月二十三?我看向孟修齐那义正言辞,志得气满的样子。立刻明白过来,王婆一定说的是假话,她一定是被孟修齐收买了。如果我不是正月十五,那飞轮也不是了,我和他可是同一天的生辰。他可是镇海镖局的少东家,出生时可以说那是万众瞩目的,而他的母亲又因为生他难产而死,怎么可能记错了?

  娘听着王婆这样说,气红了眼,霍的站起身来,指着王婆骂道:“王婆,咱们街坊邻居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从来都没有红过脸。你为什么要胡说八道!小月明明是丙辰年的正月十五的生辰,你为什么说是腊月二十三!”

  “我……我……”王婆听了娘的质问,斜着眼看了看孟修齐,眼神闪了闪,“我……说的都是实话。巧巧,你就别……嘴硬了承认吧。你忘了,你生小月的时候难产,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们娘俩说不定都保不住了。”

  难产?我看着娘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怎么这么不让娘省心呢?

  娘听了神色暗了暗,“是,当年是多亏了你。我和小月一直都很感谢你。可是,这是两回事。就算这样,你也不能胡说八道啊!”

  王婆听了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低着头不说话了。

  娘走到刁富贵面前,“富贵,你也说说,你是怎么编排我的?”

  刁富贵看了娘一眼,面露难色,“姐姐,你真让我说?”

  “对,你说!”

  “那……”刁富贵眼睛转了转,道:“那我说了!你可别怪我?”

  “说吧,我看你的狗嘴里到底喷出什么粪来。”

  “姐!你……”

  “说啊!”

  孟修齐道:“既然令姐都这样说,你就说说吧。”

  “我说姐夫走后,你的日子难过,就回了家。后来,姐夫一去不回,你心灰意冷,一气之下,你就改嫁给了邻村的一个地主……”

  娘上去给了刁富贵一巴掌,“胡吣什么。别人往我身上泼粪就算了,我可是你的亲姐姐!”

  刁富贵捂着脸,“姐!我都是为了你好。你说你怎么那么傻啊,当年的事,你将爹和娘气个半死,爹娘不同意,你非要……结果怎么样。你就听我一句劝,他们咱讹不起,你就跟我走吧?”

  “你……”娘被刁富贵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看到这里明白个差不多了。孟修齐从一开始就怀疑我的身世,派人去了腾城,却发现我们没有说谎,害怕我们会留下来,抢了他的地位,于是找来了刁富贵和王婆,重金收买了他们,并教给他们说了这一番话,他们贪图钱财,又惧怕公主府的威名,自然不敢不从。

  想到这里,我站起来,走到娘的身边,将气愤难抑的娘拉到椅子上坐了下来,在她耳边轻声道:“娘,你安心地坐着。看我怎么一一揭穿他们,让他们吐出实话来!”

  娘听到我这样说有些不信,“你有什么办法?”

  我低声道:“你看好就行了。待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要说话,不要吃惊,不要害怕,安静的坐着看戏就好了。”我指了指旁边幽兰和香蕙,“她们两个是我的人,会保护你。”说完我对幽兰和香蕙使了个眼色。她们两个明白我的意思,郑重地点了点头。

  娘看我这样严肃的表情,忽然伸手拉住了我的手,眼里满满地都是担忧,“小月,你想干什么?”

  我给娘一个放心的笑容,“放心吧,我没事的。等以后,我会给你解释的!”

  “小月,你……”娘还想说什么,却被孟修齐打断了,“悄悄话说完了吗?你们还有什么话说?一个是你的弟弟,一个是接生婆,他们的话难道还有假吗?”

  我看向孟少卿也元和公主,他们依旧没有说什么,他们不说什么反而说明他们信了刁富贵和王婆的话,若是不信,刚刚就不会对娘说那样说了。也不怪他们会信,本来他们对我就看不上眼,一定巴不得我不是,我偏偏不让你们如愿。

  我理都不理的孟修齐,朝刁富贵招招手,“这位舅舅,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舅舅?”刁富贵听到我叫他舅舅,迷茫地看向我,随即明白过来,“你就是小月吧,我的外甥女!”

  我点头笑道:“对,我就是你的外甥女!舅舅,咱们这次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没想到与舅舅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况下。”

  刁富贵听了有些尴尬,“啊?是啊!真是想不到。”

  我看着他,忽然道:“舅舅,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

  我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看着我。有震惊的,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么不客气的话,有摇头的,可是觉得我这样没大没小的有些过分。有生气的,生气地当然是刁富贵了,刁富贵脸色涨红,“你……”那样子像是想上来打我一巴掌,他看了看元和公主一眼,似乎是不敢在公主面前放肆,将怒气压了下去,瞪了我一眼,好像再说:以后再找你算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