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2章 还我命来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28 2016-02-26 19:20:17

  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再演下去了,况且娘她为我哭的那么伤心,我不该再让她伤心了。只是贾思文怎么还没回来,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啊。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我正打算出去说明真相,我忽然发现外面安静了极了,静的有些异常,没有人说话,也没有脚步声,就连娘的哭声都听不到了。

  发生了什么事了?

  我正诧异着,娘忽然说道:“你不相信我?”

  过了一会,孟少卿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是……唉!”他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停下来叹了口气。

  “你相信别人的话也不相信我的话,是不是?”娘声音很低微,有些心灰意冷,“你们以为我们在骗你们,所以才害死了她,是不是?”

  我愣了一下,刚刚发生了什么,娘为什么会这样说?

  孟少卿道:“巧巧,你别这么说,我们一直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我们怎么会害她呢?我也是刚刚知道小月她出了事,就匆匆赶了赶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清楚。无论如何,我不会推卸责任,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好不好?”

  “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真可笑?就算你不相信她是你的女儿,也不至于要害死她,她还那么小,就被你们这些人给害死了,你们的心肠怎么这么歹毒。呜!……”

  刚刚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就说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了?难道是找到什么证据了吗?我心里冷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太好了!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孟修齐的声音,“夫人,你这样说太过分了。小月妹妹,她虽然不是爹的女儿,公主和爹却拿她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她想做什么都由着她,就算她做了很多没规矩的事,都不曾怪过她。她仗着公主和爹的疼爱,越来越无法无天起来,将府里闹的翻天覆地,鸡犬不宁的,就算这样,他们都没有训斥过她一句。他们对她这么好,这样宽容,怎么可能会害她?这次的事,我们都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你骂了一通。我看这事说不定又是你们玩的什么花样,你现在这样纠缠不清的,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公主和爹大度好脾气,为了多年前的事,觉得对你有些愧疚,不想追求你们欺骗的罪责,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们见好就收吧。别当我们公主府是好欺负的。”

  听到孟修齐的话我快气疯了,果然是你要害我。好你个孟修齐,你为了自己的私欲,三番两次的害我就算了,还欺负我娘,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放过你!

  孟少卿厉声喝道:“修齐,住嘴,胡说什么!”

  孟修齐的声音低了下来,委屈地道:“爹,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可是,我看到你们这样低声下去的心里不忍,看到她们这样欺负人,替你们委屈难过。你们明明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听她们的指责,为什么要这样迁就她们?”

  我听到差点没气背过去,你们******还委屈了。

  元和公主道:“修齐,别乱说话了,听到没有!我知道你也是一番好意,但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姐姐,千错万错一切都是我们错的,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小月。你怪我们,怨我们,骂我们都是应该的。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先进去再看看她吧?”

  娘这时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我算是看清你们无耻的嘴脸了。拿公主的身份来压我们。枉我还相信了你的话,相信你过去是不得已的。今日一看都是假的,我真傻,真傻。我们是惹不起你们,我们是穷,我们是身份低贱,但是我们有尊严。既然你觉得我是在骗你。那好!好!我们走,我们走!小月,娘来了,娘带你回家,带你回家!”接着响起一个人仓皇急促的脚步,向着我的房间奔来。

  “巧巧,你别急……”孟少卿的声音随后响起,像是追了上来。然后又响起几个人的杂乱脚步声,一起向着我的房间而来。

  他们就要进来了。好,我等着你们,就看我和娘如何智斗公主府,你们就是一起上,我也不怕你们。

  “砰”像是有人撞倒了什么东西,孟少卿急道:“巧巧,你没事吧?”脚步声又停了下来,门口又乱成了一团。

  “你滚开,不要碰我。”

  “巧巧你别这样,好不好?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我不在乎她是谁的女儿,只要是你的女儿,我都拿她当自己的女儿一样。你别这样,好吗?”

  “你这样的说,就是在侮辱我。既然你不认她,那她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就给我滚开,我要带我的女儿回家,你凭什么要拦着我?滚开!”

  我听了娘的话,忽然明白了,我一定是他的女儿错不了了,要不然娘不会这样的伤心,不会这样愤怒。为什么是呢,为什么是呢,我多么希望他不是,那样娘就不会难过,我也不会难过了。为了他,娘吃了那么苦受了那么的白眼;为了我,为了他,就算是要和我分开就算自己心里很难过,还是让我过来认他。可是现在,他不知道找到了什么证据,竟然不相信娘了,竟然不想认我们了。

  这个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幽兰和香蕙看到我坐起来了,都惊讶地看着我,我对她们使了个眼色,她们虽然不明白我要干什么,还是替我掀开了帐幔。我站了起来,光脚下了地,白色的长裙立刻垂了下来,将我的脚遮住了。我又将头发披散下来,将左眼完全遮住,只留下半个右眼看路,我的目光忽然凌厉起来,双手伸直,嘴里拖着长音,凄厉的叫着,“孟修齐,是你害死了我。你还我命来,你还我命来。”边叫着边慢慢地向着外面走去。

  我的声音一响起,外面立刻安静下来,除了我凄厉渗人的惨叫,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我一边叫着,一边慢慢地走了出去。

  我才一出去一股寒风吹了进来,将我的衣服和头发吹的乱飞。我心里哭笑不得,不知该感谢这阵风使得我更像一个鬼,还是该哭诉,妈呀,我真的好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