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1章 你还我的女儿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81 2016-02-25 23:18:50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隐隐听到远远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脚步声有些杂乱,像是有不少人在匆匆地向着一个地方赶去。

  我心里一紧,他们是向我这边来的吗?

  我向幽兰使了个眼色,幽兰点点头,跪坐床前,神色哀恸。我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声轻些。耳朵竖起来,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那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只能听到密集而急促的脚步声,却听不到有人说话。

  为什么没有人说话,是因为心情沉重才不说话吗?

  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进了我的院子。外面忽然喧嚣起来,脚步声显得更杂乱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忽然有人道:“没事吧?”我听得出来,是元和公主的声音。

  “没事!我没事!我们快进去看看!”一个声音回道。我听了一会,才听出来是孟少卿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以至于我一时没有听出他的声音来。

  他们来了!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知道是他们现在是什么表情,是什么心情。是为我惋惜悲痛,还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在活着的时候,体验死后的感觉,真的很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

  我知道我这样做对那些真正关心我的人来说,有些残忍,但这里恐怕没有几个真正关心我的人吧?通过这样的方法,我才能知道谁是真正关心我的人,谁是想害我的人。

  我知道我瞒不了他们多长时间,他们一定会进来看我,一看我肯定要露馅。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在听到我的噩耗时,第一时间是什么反应,想必香蕙在回报的时候,一定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了吧?

  脚步声已经到了院子中间,他们就快进来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声弱些,以免过早的露馅。

  这时忽然从院外传来一阵声嘶力竭地哭喊声,“小月!”

  这声凄厉的哭声响起,院子里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只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和一个人踉跄地脚步声。我听到那人的哭声,心里惊慌起来,坐了起来,想立刻冲出去向她说我没事。

  幽兰看到惊讶道:“小月姑娘,你怎么起来了?”

  “我……”我想了想,忍住了想要冲出去的冲动,气呼呼地又躺了下去。心里不停地骂人,是哪个混蛋将我的事告诉我娘了。

  孟少卿惊了一声,“巧巧,你……你……来了?”

  娘尖叫一声,骂道:“孟少卿你混蛋,你还我的的女儿!我苦命的女儿,呜!呜!呜!”

  孟少卿的声音充满了愧疚,似乎真的很自责,“对不起,巧巧!都怪我没有照顾好小月。”

  孟少卿又道:“巧巧,你先别哭,说不定是小月在和我们……”

  “我将女儿好好地交给了你,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你混蛋,你还我的女儿,还我的女儿!”接着院子里忽然乱了起来,响起一阵喧嚣的吵闹声其中夹杂了一些人的惊叫声,还有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

  娘嘴里不停哭喊着,“你还我的女儿!还我的女儿!”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伤心,是那样的悲痛欲绝,我的心里像是被猫抓了一样,难受极了。想立刻出去冲去告诉她,可是香蕙我还没有看到,我还不知道他们听到我有事,是什么样的反应,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但心里又很担心娘,于是对幽兰道:“幽兰,你快点去窗口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幽兰点点头,正要起身,这个时候门口快步闪进了一个人,我惊了一下,赶紧躺好了,幽兰抬头一看,低声道:“小月姑娘,是香蕙回来了。”

  我点点头,香蕙快步走到我身边,伏在我的床前,我来不及问她别的,先问道:“我娘怎么会来?刚刚外面吵吵闹闹的,发生了什么事?”

  香蕙道:“我不知道夫人怎么来了。刚刚我去禀告公主驸马的时候,并未看到夫人。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夫人来了。刚才的吵闹,是夫人她和孟驸马撕扯起来,将他的衣服都撕破了,然后被人拉开了。”

  我急道:“是谁欺负了我娘?”

  香蕙忙道:“小月姑娘,你别着急,没有人欺负她,只是被下人拉开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夫人哭的好伤心,她可能真的以为小月姑娘,您遭遇不测了。”

  我听了心里难过极了,这些年我和娘相依为命,我是她最重要的人。她知道我出了事,怎么会不伤心?同时心里又有些愤恨。到底是哪个混蛋,将我娘也叫来了。娘来的这么快,根本不可能是有人听到我的噩耗,去洛王府送的信,一定是有人提前去了洛王府将我娘接了过来。到底是谁,是孟少卿吗?他不是说,暂时不会去接我娘过来吗?难道是昨天的话都是在骗我?

  我心里的愤怒的压了下去,又问香蕙,“他们听到是什么反应?快告诉我!”

  香蕙道:“我先去了驸马那里,听下人说他在大殿,就去了大殿,我要进去,守门的人拦住了不让我进去,我说了我有急事,必须要进去,他们进去禀告了一声才放了进去的。我进去发现大殿有许多人,公主、驸马还有孟公子都在,地上还跪着两个我没见过的人。公主驸马他们都沉着脸不说话,好像在等人的样子。”

  “先别说这些细节,先说说他们是什么反应。”

  “听我说小月姑娘的事,驸马本来拿起茶杯要喝茶的,手一抖茶杯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看样子像是真的很吃惊,不像是假装。公主初听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你说的真的,昨天的还好好,这怎么可能?然后怀疑看着我。驸马听了公主的话,也开始怀疑地看着我。”

  他们第一反应是怀疑香蕙的话。是啊,应该是怀疑,孟少卿昨天还见过我,今天就说我忽然死了,他们怀疑才合情合理。看来他们真的不知情了,他们若是知情,一定心知肚明我是怎么死的。不应该是怀疑,而应该是暗自高兴或者夸张的哭起来。

  我道:“他们只是怀疑你,没有说别的吗?”

  “没有!”

  “那你是怎么回他们的?”

  “我按照小月姑娘交代香蕙说的,伤心的哭了起来,就说今天早上您起来后,吃了早饭,不知怎么浑身抖了起来,忽然倒在地上就不行了。我们立刻慌了神,赶紧来禀告了,请公主驸马快去看看。”

  “他们听了是什么反应?”

  “他们立刻让一个下人去请了大夫,就匆匆地赶到这里了。”

  “孟修齐是什么反应?”

  “孟少爷本来是低着头安静地站在一边的。听到我的话,忽然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了那两个人。然后看了我一眼,目光有些怀疑,也有些戒备。”

  “我知道了。”我想了想,道:“你们两个一会看我的眼色行事!”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