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50章 将计就计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50 2016-02-24 23:05:42

  但不管怎么样,此事应该和孟修齐逃不了干系,我不能再这样忍气吞声下去,我要在众人面前揭穿他。

  想到这里,我对小萱微微一笑,“只要你当着公主驸马和你们少爷的面,将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我不光不是追究他,连你都不会追究,怎么样?”

  小萱本来惨白了脸色又白了一分,“奴婢只是一个小丫头,人微言轻,不敢乱说话。”

  我皱眉,“我只是让你将发生的事叙述一遍,又不是让你说别的,你有什么不敢的?”

  “奴婢……奴婢……”

  看着小萱那怯懦犹豫的样子,我不耐烦地道:“你不敢,那就说明刚刚你说的不是真话,看来我不能留下你的命了。”我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么一个花容月貌的脸蛋了,不知道他知道了会不会伤心呢?香蕙,把桂花糕喂给她吃吧?”

  小萱看了看幽兰手里的桂花糕,眼里露出了惧色,又看了一眼还在地上打滚儿哀号的范老三,抬头看向我,神色依然有些恐惧,但眼里多了一丝坚定,“郡主你可说话算话?”

  我点头,“我一向说话算话!只要你说了实话,我不会为难你。”

  “小萱本来就无足轻重,死不足惜,小萱说的不是自己,小萱说的是……”小萱神色暗了暗,苍白的脸色似乎笑了笑,那笑有些凄然。

  看来她对那个护卫,真的是很上心呢。我心里忽然有些不忍,语气平和下来,“我知道你说的谁,我也答应你,也不会为难他,怎么样?”

  小萱在地上磕了个头,“谢郡主!奴婢遵命!”

  听到小萱答应了,我暗暗笑了,松了口气。有了小萱和严正的证词,还有这盘桂花糕,人证物证都有了,孟修齐应该抵赖不了吧?

  只是?其他人到底知不知情呢?我忽然明白我刚刚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安了。真的只是孟修齐吗?他和我有那么大的仇,要这样害我?

  我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小萱,又看了一眼还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儿哀号的范老三,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和他们解释什么,对幽兰和香蕙挥挥手,她们两个走了过来,我低声道:“你们两个先将他们两个绑起来,关到厢房里去。一定要将他们的嘴巴都塞上,防止他们多嘴。还有将那个小斐也一块绑起来关进厢房里。”

  “是!”幽兰和香蕙闻言将范老三和小萱一起拖了出去。

  幽兰她们刚出去不久,西边响起了几声轻轻地脚步声,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来了。他们轻轻走到我面前,看着我都没有说话,脸色都很沉重。我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又低下头,也没说话。

  沉默了一会,秦意畅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思索了一会,站起身来,在他们耳边说出了我的主意。

  贾思文愣了一下,摇头笑道:“你这个主意,真是……”他顿了一下,神色凝重起来,“好吧,你若是真的想这么做,我帮你。”

  我感激地对他笑了笑,又看向秦意畅。秦意畅沉思了一下,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担忧地看着我,“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我点头,“我们现在虽然有些证据,但这些证据都太片面了,没有一个可以直接指证他,他若是咬死不承认,我们也不能怎么样他。而且,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我们来的时间还是太短了,多待几天或许会查到什么,可是我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安,等不了那么多时间了,也只有这样做了。”

  秦意畅还在犹豫,我对贾思文道:“文文,你现在可以出去吗?”

  贾思文笑道:“当然了,我的轻功虽然比不上齐快,这些年和他在一起,偷偷跟他学了不少,也还凑合吧,别说你这个院子本来就很偏僻,就算不偏僻,我照样可以大摇大摆地出去。”

  我道:“那好,你现在去虎威门将严正带来,我怕只有小萱一个人的话,他未必会承认。”我又看向秦意畅,“洛洛,你也出去吧,找个理由再进来的,我怕逼急了他,他会狗急跳墙!这里毕竟是公主府,是他的地盘,他一定有不少心腹。”

  秦意畅道:“不,我不离开,我在这里守着,就算被发现了,也总比你有危险要好。”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没有太坚持,“那好吧,你留下吧。文文,那你先去吧?”

  贾思文点点头,“你们小心点!”说着转身飘了出去,我再一看院子里早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去的好快!

  等到幽兰和香蕙回到屋子,我交代了她们要做的事,她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都牢牢地记了下来。等我估计贾思文快要回来的时候,将香蕙叫了过来,郑重地道:“你去吧,记住我的话,要仔细观察他们的神色,回来细细禀告我!”

  香蕙听了没有回答,眼睛红了一圈,似乎哭了,我诧异,“香蕙姐姐,你怎么哭了?”

  香蕙擦了擦眼泪,忙道:“我以为小月姑娘一定不会再相信我了,没想到小月姑娘还是如此信任我,香蕙心里很感动。”

  我拉了她的手,又拉了幽兰的手,笑道:“香蕙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不相信你们还能相信谁啊!今天若是没有你们,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香蕙对我道:“小月姑娘放心!香蕙一定会帮小月姑娘办好此事。那我去了!”

  我点头,“去吧!”

  香蕙退了出去,我对幽兰道:“待会有人来了,如果他非要进来看我,你尽量拦一下。”

  幽兰道:“幽兰明白!”

  “那我们进去准备吧?”

  我和幽兰走到了里间,让幽兰把我的头饰拆了下来,在脸色抹了一些白色的粉脂,让脸色看起来苍白一些,又换上一件白色的衣服,爬到了床上躺了下来,又让幽兰放下厚厚的帐幔,遮住了我的身影。我轻轻地闭了闭眼睛,深呼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里却依然平静不下来。我不知道他们在听到香蕙回报的消息,会如何反应,是惊愕万分,心痛不已,痛哭流涕;还是表面故作悲伤,心里却暗自高兴。不管如何,这次我一定要知道真相。想到谜底,终于要解开了,想到这几天的疑惑猜忌、担惊受怕,终于要结束了,心里更是平静不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