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46章 相克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95 2016-02-16 23:26:46

  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贾思文身上,最紧张的人却是我,刚刚只有我吃了桂花糕,如果这桂花糕真的有问题,我岂不就要倒霉了。

  贾思文看了我们一眼,重重地点点头。啊,这桂花糕真的有问题,那我……

  贾思文指了指我刚才吃剩下的那半块桂花糕的碎屑,脸色沉得吓人,似乎有些愤怒,道:“这里面加了少量的细辛粉末,量很小,吃了不会对身体有害。”又指了指他掰开的第二块桂花糕,神色更凝重了,“这里面放了少量的藜芦粉末,量也不大。吃了也不会对身体有害。”

  听他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埋怨道:“文文,你这一惊一乍的想要吓死谁啊?既然没事,那你……”我看着贾思文依旧阴沉的神色,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下面的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贾思文冷笑一声,眼睛里射出一道寒光,“但是,细辛和藜芦二者相克,二者同吃,会浑身抽搐不止,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暴毙而亡。更可怕的是,人死之后,看不出任何中毒的痕迹来,就连一般大夫都很难查出死因,只会认为是忽得疾病而亡!”

  “啊!”我嗓子一紧,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从胃里顶了上来,张着嘴干呕了几下,只吐出一口口水。我想要用手擦擦嘴,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抖个不停,不,不只是双手,我的全身都在发抖,就连牙齿都在打颤。

  我的心凉到极点,大脑一片空白。完了!我中毒了吗?我就要死了吗?

  我浑身像是忽然没了力气,脚底有些发软,连站都站不住了,摇摇晃晃就要瘫倒在地,身边有人扶住我的胳膊,将我拦在怀里,才不至于摔到地上。不知是我的缘故,还是他也在发抖,只觉得他扶着我的手,也抖得厉害。

  贾思文看我们这样,本来沉着的脸上,忽然笑了出来,“好了,别自己吓自己了!你没事!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只吃一种不会有事的。我刚才的话,你没听到吗?”

  身边的人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扶着我的手不再抖动,变得有力起来。

  “没……没事啊!”听贾思文这样说,我惊恐的心才安定下来,但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那为什么我会抖的这么厉害啊?”

  贾思文看了秦意畅一眼,又看了我一眼,似乎很想笑,却又忍着不笑,“你说呢?你现在还抖不抖啊?”

  我再看自己的双手,发现她已经不抖了,手脚也恢复了力气。顿时明白过来,刚才自己发抖不是因为中毒,而是被吓得的。脸腾地红了,唉!这下又丢人了。

  我立刻站直了,掩饰道:“不……不是因为我胆小才……是因为……”

  贾思文立刻接道:“是,我们知道你不是因为胆小,只是因为害怕而已!”

  我忙道:“对!”

  说完才知道又被嘲笑了,正想反驳两句,贾思文的脸色又沉了下来,“还好我发现的早,否则真的有些麻烦了。”

  “麻烦?”我的心又提了起来,“你也没办法解这毒吗?”

  贾思文道:“如果你真的吃了,发现的早还我还能想些办法,但也不能保证能救的了你。若是耽搁了时间,那更是回天无力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骇然,忙将手伸到贾思文面前,“不行,你要帮我看看。万一有事呢?”我可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冒险。

  贾思文没有说什么抓住我的手腕,一会放开了,笑道:“没事,你生龙活虎的很!就是再上房揭瓦也没问题。”

  我听贾思文这样说,彻底的放下心来。才有心思思考,到底是谁要害我?我刚刚还以为那个人要害我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呢,结果他居然来这么狠毒的一招。若不是有贾思文,今日我必死无疑了,而且还死的不明不白。我心里愤怒极了,到底是什么人心肠如此歹毒,两次三番的要取我的性命?真的是孟修齐吗?

  我这样想着,秦意畅已经走到幽兰的面前,沉声问道:“你们说,这桂花糕,到底是谁送来了?”

  幽兰和香蕙听到秦意畅这样问,扑腾跪倒在地,“奴婢们该死!险些酿成大错,请王爷责罚。”幽兰和香蕙两人吓得脸色惨白,特别是香蕙,更是面无血色。

  秦意畅语气严厉起来,“我问你们是谁送来?不要说没用的废话?”

  香蕙听了嘴巴哆嗦了一下,却没发出声音来。幽兰瞥了呆愣的香蕙,道:“是……是……小萱送来的。”

  小萱?居然是她!我就知道这公主府的人是靠不住的,只是没想到我将她们赶到外面去了,还是躲不过他们的暗害。

  她会是谁派来的呢?

  秦意畅问道:“小萱是谁?”

  “是公主府派来服侍小月姑娘的侍女。她送来的时候,我们用银针试过无毒,才敢接过来了,没想到……奴婢该死!”幽兰说完拉了香蕙,两个人一起磕头请罪。

  秦意畅似乎有些生气,“你确实该死!若是……”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下去,神色有些慌乱。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害怕我有事。

  贾思文冷哼一声,道:“用银针当然试不出来!”

  我忙道:“怎么能怪她们呢?若有人想害你真是防不胜防。再说了,我不是没事吗!好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查是什么人所为,而不是追究责任!”又对幽兰和香蕙道:“你们两个起来吧!这件事不怪你们,你们不要自责。”

  幽兰和香蕙连连磕头,“谢小月姑娘!”却不敢起身,都看向秦意畅,秦意畅点点头,她们才站起身来退到一旁。

  秦意畅对我道,“你说的对,我觉得应该立即将这个小萱找来审问。”

  “我也是这样觉得,”贾思文也附和道,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把她交给我吧,我一定会让她吐出真话的。”

  我想了想,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小萱是谁的人,不能打草惊蛇,再说你们现在也不方便出现。还是让我先审问,你们先躲起来。”

  秦意畅道:“万一她耍什么花招,你应付得了吗?还是让我们来吧?”

  “怎么不相信我吗?你们放心吧,我一定能问出来的。如果我真的问不出什么来,你们再出马,好不好?”说着不等他们答话,对幽兰道:“幽兰,你去把小萱给我叫进来。记住,什么都不要告诉她,就说我找她有事。”

  “是!”幽兰退了出去。

  贾思文和秦意畅两人在我的劝说下,虽然不放心,还是回到了西梢间藏了起来。我端坐在椅子上,等待小萱。

  过了一会,幽兰领着一个小丫头走了进来,正是小萱。小萱低着头,一进来立刻跪倒在地,行了个大礼,“拜……拜……见郡主!”像是非常害怕我似的,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跪在地上不停地发抖。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一定做了亏心事,所以才这样害怕我,我心里冷笑,拍了拍桌子,喝道:“你抖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