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45章 半块桂花糕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72 2016-02-03 17:28:29

  幽兰听了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回道:“这些衣服、首饰等是公主派人送来的,笔墨纸砚等是驸马派人送来的,这琴是孟公子派人送来的。”

  呦,凑到一块了,都送东西给我,安的什么心啊?

  “哦!”我随口应了一声。心里感慨万分,身份不一样,真是天壤之别,想我是刁小月的时候,谁理我呀,连乞丐都不会多看我一眼,更别说有人送东西给我了。这才当了几天长乐郡主,人人都恭恭敬敬笑脸相对,每天穿金戴银,锦衣玉食。金银财宝,珍妆贵饰堆满房间,收钱收礼收到手软,简直一步登天了。

  当然不包括我们正直的飞轮,还有洛洛、文文,不管我是刁小月,还是长乐郡主,他们依然待我如初。对了还有那个奇葩的齐快,他是什么时候对我都不好,现在更是看我不顺眼。

  既然是白送的,不要白不要,这可是你们送我的,那就是我的了,到时候我心里不爽,就将这个东西全部变卖换成银票,跟着我的车轮子浪尽天涯去。

  我忽然想起什么来,忙问幽兰,“让贾公子看过了吗?”

  我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贾思文的声音,“谁在叫我?”眼前人影一晃,一个身姿轻盈似仙人,白发银眉若鬼魅,面容佼佼如冠玉的白衣人笑盈盈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这神出鬼没的是要吓死人啊!”我斜了他一眼,笑道:“偏你耳朵灵,可是没人叫你,我在跟幽兰说话呢。”

  贾思文听我这样说,歪着头看了我好几眼,才撇撇嘴笑道:“就知道今天看到你,你一定又会神气活现的上蹿下跳的了。果然如此!”

  我明白他指的什么,却不装作不明白他的意思,白了他一眼,“什么上蹿下跳的,我什么时候上蹿下跳了,我一直都是乖乖女,好不好?”

  “乖乖女?”贾思文打量我两眼,抿嘴笑道:“你说这话不觉得脸红吗?昨天是谁……”说道这里,他立刻住了嘴。可能觉得提到昨天的事,我会心里不舒服吧。

  “谁知道是谁啊?反正我不知道。嘻嘻!”我笑着指了指桌上的东西,“喂,这些东西你看了吗?”

  贾思文收去玩笑,正色起来,“我看了,都没有问题。”

  “哦!没有就好!”

  我起的晚了,到现在还没吃早饭,肚子有些饿了,看到案几上放着两盘蜜饯,两盘糕点,随手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嘴里咬了一口,边吃边道:“真是奇怪,他们怎么都没反应啊?是识破了我的妙计了?还是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压根就不是他们做的,我们被误导了?”

  说完就想将剩下的半块桂花糕放在嘴里,只觉眼前人影一闪,我一愣神间,手里捏着的桂花糕不见踪迹。

  我定睛一看,发现我那半块桂花糕,竟然完好地出现在贾思文手中,贾思文拿着那半块桂花糕仔细地端详了两眼,慢慢地往嘴里放。

  我心里有气,“文文,你说你想吃,再拿一块就是了,干什么抢我的呀?快还给我!”说着就要扑上去抢回来。

  贾思文眼睛一直盯着那半块桂花糕,看到我扑过来了,侧了侧身子,轻而易举地避了过去。我扑了个空,脚下一顿,身子却刹不住,向前倾倒,脑袋向着桌角撞了过去,眼看我就要撞上桌角,我惊叫一声,“啊!”

  “小月姑娘,小心!”幽兰惊呼出声。

  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腕,将即将撞到桌角的我拉了回去。虽然没有撞到桌角,却撞一头栽到一个人怀里。

  我揉揉发疼的脑袋,抬头一看,是贾思文,他一手拉着我,那一只手依旧拿着那半块桂花糕,真是吃和救人两不误。我正想抱怨他两声,才发现他的神色不对,他愣愣地看着我,眼睛里似乎有深深的情意。我有些惊慌,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他的手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抓的更紧了。我们离他那么近,甚至能听到他的加快的心跳,能看到他眼中我那惊慌的身影。

  看着他情意绵绵的样子,我知道他又把我看做她了,心里有些凄然。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山上有树木啊,树上有树枝,可是我这么喜欢你啊你却不知。纵使你不知啊,我依然不悔。

  我虽然不忍心打破他的幻想,却还是煞风景地道:“贾思文,贾思文,你这是干什么呀?”

  忽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贾兄,你这是在干什么?”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冷意,秦意畅不知道何时走了出来,冷冷地看着贾思文,紧紧皱着眉,脸色有些阴沉。

  一直抓着我的手突然松开了,贾思文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神色有些慌乱,慢慢地低下头,一缕银发垂了下来遮住那忧伤的眼眸,“对不起!”

  我明白原因,当然不会怪他,于是笑道:“怎么能这说呢,是我要谢谢你啊!若不是你拉了我一把,我就要磕到桌子上了,万一磕破了脑袋,还得麻烦你这个大神医。”

  秦意畅听了似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脸色缓和下来,“原来是这样啊!”走到身边,皱皱眉,口气虽然有些责备,却透着关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万一磕到了怎么办?”

  我对他笑笑,“这不是没磕到吗?好了!我没有那么娇贵啦!”

  贾思文低头看了看那半块桂花糕,慢慢地放进嘴里?啊不,是放在了鼻子上闻了闻。闻了好一会,又掰开看了看,道了一声,“奇怪!”

  我们忙问,“哪里奇怪?”

  贾思文道:“这桂花糕里为什么会加了少量的细辛呢?”

  我问道:“细辛是什么?”

  “是一味药,细辛主咳逆,头痛脑动,百节拘挛,风湿痹痛,死肌。久服明目,利九窍,轻身长年。可外散风寒,内祛阴寒,止痛镇咳。”

  我道:“我说这桂花糕的味道这么特别。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在点心中加点药材不是很正常吗?一般不都是这样吗?既好吃,又健康。”

  贾思文道:“话是这样说。可是为什么要放细辛呢?”

  贾思文似乎想到了什么,陡然色变,拿起另一块桂花糕来,掰开来看了一阵子,又闻了闻,自语道:“奇怪?怎么也加了细辛?”

  看着贾思文凝重的样子,我和秦意畅两个人对望一眼,都知道这桂花糕可能有问题,屏气凝神地看着贾思文,大气不敢出,害怕打扰他。

  贾思文又拿了一块桂花糕,掰开看了看,闻了闻,忽然冷笑一声,“果然如此!心肠真是歹毒!”

  我心里咯噔一下,忙问,“怎……怎么了?”

  秦意畅也脸上大变,“这……桂花糕有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