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44章 谁送来的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40 2016-02-02 23:50:46

  我慢慢地走到里间,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我闭了闭眼,再睁开,看到黑暗中有两个俊逸的身影,一个倚窗而立,一个立于桌边,看到我进来了,都转头看向我,却沉默不语,似乎如我一般有满腹的心事。屋里静的可怕,就好像这屋子根本没有人似的。黑暗中有几颗闪烁的星星,向着我眨眼睛。

  我看向秦意畅,轻轻地问道:“洛洛,你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倚窗的身影转过头去,望向窗外。另一人向着我这边移了两步,轻轻叹息,“我只能说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年岁尚幼,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他是否是失忆过,也不知道他们的故事。如果你想知道,我这就派人去查,应该能查到的。”

  我摇头,“哦!不用了!”

  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娘如果都不在意了,我还在意什么呢?只要不是他要杀我,我又何必去求证真假呢?

  这么多年,娘一个人辛辛苦苦将我养大,不管多么难,遭受了多少白眼,她都从未想过再嫁。我不喜欢读书认字,她就逼着我认字。我到京城未归,她便来找我,难道仅仅是害怕我们相认吗?

  娘,你才是天下最傻的人。

  我该怎么办?是成全,还是该阻拦?

  我站在那里,不想说话,也实在没有心情再说什么。

  “我想回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小月……”秦意畅忽然叫住我。

  我停在原地,秦意畅走到我的身边,外面的烛光透过珠帘照了进来,在那张清俊的脸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斑点,像是长了麻子一般,显得有些滑稽可笑。我却丝毫都笑不出来。

  他轻轻地道:“不管是真是假,他肯向你解释,肯顾忌你的感受,最起码可以说明,他不会害你。所以,你……不要难过!”

  我笑了,“对,我应该高兴。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我早说我不要留下来,我为什么要留下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

  夜里我睡的很不安稳,不停地做梦,娘在梦中一直陪着我,她时而将我搂在怀里轻声安慰,时而怒目圆睁骂我不孝;时而和孟少卿相拥而笑,时而一个人躲在黑暗中哭泣;时而从高高的山顶摔落下来,时而满身是血倒在血泊中。

  我耳边响起了“呜呜”的声音,是谁在黑暗中悲伤的哭泣?那哭声是那样的凄凉哀怨,那样的缠绵悱恻,我不由的痴了。

  北风起兮雪飘扬,雪飘扬兮大地茫;

  夜难寐兮思远方,远方人不归兮空断肠。

  已经快到巳时了,我窝在暖暖地锦被里依旧不想起来。睁着眼睛看着头上的幔帐发呆。一夜平安,没有人造访,甚至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声音。一切都是安静的,仿佛我之前遭遇到的暗杀,是错觉。是我错了,根本不是他们所为,还是他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天阴沉沉的,似乎没有太阳,窗外的寒风凛冽,寒风吹的窗户啪啪响着,原来我昨夜听到的哭声,是风声啊。

  唉!昨天天气那么好,今天怎么就变天了呢?

  回想起梦中的情景,心里更是闷闷不乐。娘,你说我做错了吗?你怪我吗?你现在是不是望眼欲穿在等着我们回去接你回来?

  好吧,如果你愿意回到他身边来,我不会阻拦你们了。如果你希望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我再也不闹了,再也不让你伤心了。

  不过,在这之前,一定要先将坏人揪出来,只有将那只中山狼揪出来,我才能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他的话,我该不该让你来。

  想到这里,我一扫颓废,一骨碌爬了起来。屋里没人,幽兰和香蕙干什么去了?不会是自己的王爷来了,就不管我了吧?算了,我自己来吧。虽然我的技艺没有达到如火纯青,但比以前还是有了很大的进步,最起码能看了。

  我拿了梳子才想要梳妆一下。香蕙听到动静走了进来,立刻接过玉梳,替我梳起头来。

  我叹道:“太可惜了,没有机会展示了。”

  “小月姑娘,你说什么?”香蕙问道。

  我笑道,“没什么,我在自言自语。”

  香蕙笑道:“小月姑娘,你真可爱!说话这样好玩,难怪我们王爷这样喜欢姑娘。”

  我嘴角抽了抽,随口道:“你快赶上夏草了。”

  香蕙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小月姑娘,你怎么能拿我比夏草。我是永远都不会背叛王爷的!”

  我听着她的声音不对,抬头看了她一眼,香蕙脸色很是难看,眼睛里似乎有恨意。

  我忙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随口说说,你别生气!夏草,她做了什么?”

  香蕙意识到自己放肆了,吓得跪倒在地,低下头,低声道:“奴婢不敢跟小月姑娘生气。只是一时有些口不择言,请小月姑娘责罚。”

  “她背叛了你们王爷,是不是?”我问道。

  香蕙惊讶地抬起头,“小月姑娘您怎么知道?”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脸色惨白,看了一眼西面,低声道:“王爷不让我们告诉小月姑娘的。”

  我将她拉了起来,轻声道:“我已经知道了,索性就都告诉我吧,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香蕙低声道:“夏草家里很穷,她的兄弟姐妹又多,经常吃不上饭,王爷可怜她,给了她家里很多银子,让她的家人都过上了安稳日子。”她眼睛红了,像是要喷出火来,将这座房子点燃,“她居然被敌人收买,当了敌人的眼线,将王爷的行踪透漏给敌人。王爷待她不薄,她居然背叛王爷,忘恩负义的东西,该死!”

  这个夏草居然是眼线。是谁的眼线?我知道我问她,她是不会说的,或许她也不知道。

  “那现在她在哪里?”

  “……”

  “杀了是不是?”

  香蕙惊愕地看了我一眼,连连摇头,从她的目光中,我知道了答案,心里叹息。

  等我梳洗好,走到外间,才发现自己屋里又多了些东西,崭新的棉衣、上等的首饰、笔墨纸砚、书籍琴等堆满了桌子,幽兰正在那里清点整理。

  我指了指那些东西,问幽兰,“这些是谁送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