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43章 爱恨只在一瞬间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73 2016-02-01 23:30:05

  真是好笑,当我是三岁的孩子,那么好骗吗?

  孟少卿苦笑一声,“这事就这么奇怪,别说你不信,连我自己回想起来都有些不可思议。也许是因为那两年我每天都在苦读,每天想的事都是考取功名。也许我曾经发过誓,所以这件事会记得这样清楚。至于进考场,我身上有官府的推荐信和身份文牒,自然可以应考。说来我自己也奇怪,也许是上天在帮助我吧,我失忆之后,发现自己不但没有将过去读过的文章忘了,反而记得更深刻了,考试时下笔如有神助,结果一举考了头名。我们上殿谢恩的时候,先皇非常看中我,当着文武百官为我和公主赐了婚。当公主出来相见时,我发现她竟然是在路上救了我的那个人!我……”

  我哈哈大笑,拍手大赞,“啧啧,真是越来越精彩了,比戏文都精彩。我觉得你应该去写戏文,男女老少一定都会喜欢看的。”

  孟少卿当然听出来,我在说反话,脸色有些难看,皱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的话吗?”

  我好不客气地道:“你说对了,我就是不信!”

  他看了看我,苦笑一声,“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后来,我和公主成了亲,我也受到先皇的重视,在朝为官。就这样过了几年,一直到我生了一场大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忽然记起了往事。我承认我胆小怕事,我深知自己犯了欺君之罪,如果吐露实情,不仅会丢了官,甚至会丢了命。当然更不敢回去找你娘,自己骗自己呀,就想都这么多年了,她一定不会再等我了,一定改嫁了。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饱受煎熬,有时候也曾想过要说出实话,可是每次一想到,说出来的后果,就不敢说了。就这样,时间越长,就越不敢说。有时候甚至想,我干脆逃走算了,可是每次看到公主,又觉得对不起公主,她曾经救过我,又待我情深意重,我若是负了她,更是畜生不如了。每次想到你娘,我就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贪图近路,为什么要失忆。我情愿自己名落孙山,做不了官,也不愿意这样负心与她。这些年我过的真的不好,就算去行善积德,依然无法摆脱良心的拷问。如果我早知道,公主会这样大度,如果我早知道有你……说什么都晚了,我知道我错了,错了就是错了,上天都在惩罚我了。之前我失忆了还可以原谅,等我回想起来,却依旧选择隐瞒,就不可原谅。只是没想到我会在京城遇见她,可能是老天觉得我这些年忏悔还算诚恳,给了我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我看着他,道:“真是感情真挚,让人感动。可惜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我告诉你,我们不会原谅你,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孟少卿脸色难看起来,“好!你这样说,那我问你,你问过你娘的意思了吗?你能替她做主吗?你怎么就知道她不肯来!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我愣在那里,心里慌乱起来。我怎么知道娘不肯来?我问过她的意思吗?我恍惚记得,我在说要离开的京城的时,她那一瞬间的失神。娘,你是不是心里还有他。不,你怎么还会在意一个如此待你的人,不,你一定不会的。

  “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再见到你娘的时候,我将这些事,都告诉了她,她已经原谅我了。我后来带她去见公主,将前因后果也告诉了公主,公主也接受了我们,本来都说好的,找到了你,我们一家人要在一起的。只是没想到,找到了你,你会这样反对,会这样仇视我,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恨我。我这样低声下气地迁就于你,这样的包容你,都暖不了你的心。我也不知道,你和她说了什么,她忽然就变卦了,不肯来了。”

  他的目光忽闪烁起来,“小月,你就让你娘来吧。难道不希望你娘她过的好吗?你难道希望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吗?这些年她已经够苦的了,你难道让她一个人继续过苦日子吗?”

  我强忍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失控起来,站起来指着门口,喊道:“你别说了,别说了!你走,你走!她不会一个人的,我不会让她一人,我会陪着她。”

  “你陪着她?可是你现在这里,你如何陪着她?你终究要嫁人你可以陪她一辈子吗?我来告诉你,是想曾求你的意见,但不是让你做主。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去洛王府去接她。我负了她一次,不会再负第二次。”

  “我不准你去!”我惊叫一声,下意识地走到门口,指着漆黑的夜,“你只要去,我现在立刻就走。”

  孟少卿没有像以前一样,小心翼翼地迁就我。而是静静地看着我,他的眼神此刻是那样那样坚定,甚至带着让我无法直视的光彩,他慢慢地道:“如果,你走,肯让你娘回来,我让你走!我失去你可以,但我也不能失去你娘,我不能再负她!”

  那道一直紧紧包围着我心房的防线,在此刻瞬间崩溃了,眼泪夺眶而出,“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你一句我错了,就能将过去的错都抹去吗?你一句对不起,就能将我们这年吃的苦,都抹去吗?你一句我要弥补你们,我们就要屁颠屁颠的来到你的身边,让你良心安吗。我们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我们是有尊严的。我告诉你!我恨你!我恨你!不光是因为我娘,是我恨你!”

  孟少卿此刻慌乱起来,“你别哭!别哭!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一把将我搂他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我不知道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吃了多少苦,才会让你这样恨我。但是我要告诉你,以后有爹在,爹永远都会站在你身后,不管是倾盆大雨,不管是酷暑严寒,都有爹替你挡着,好吗?你不要再将自己的心藏起来,有什么苦,对爹说好不好?”

  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暖,又是那样的冷;是那样的宽大,又是那样的狭窄。

  我挣扎出来,“我恨你,恨你。你不要假惺惺的对我好,我不会感动,我不会原谅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你走!我不想看到你!”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他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他站在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你别激动,好,我走!明天爹暂时不会去,等你想明白了,咱们一起去好吗?”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黯然,叹了口气慢慢地离开了。有些拘偻的背影,蹒跚地消失在夜幕中,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和夜色融为一体。我突然感觉自己心里忽然没有了恨,只有了说不尽的迷茫,像极了外面的黑夜。

  不知道为什么,他那明明是那么荒诞不经的故事,我居然觉得自己有点信了。我恨他抛弃了娘,我恨他要杀我。若是真是他讲的那样,若是他没有杀我,那我还恨他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