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42章 故事编的真是精彩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44 2016-01-31 23:54:25

  我不想相信,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难道之前对我的容忍和关怀,都是假装的吗?都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然后再给我致命的一刀吗?

  “砰砰!”清脆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回过神来,发现贾思文和秦意畅都在看着我,看我神色慌乱,都对我郑重地点点头,给了我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看到他们坚定的眼神,我心里安定下来,也点点头。

  我走到堂屋,向幽兰和香蕙使了个眼色,幽兰会意开了门,本来已经转身离开的背影,听到的开门声,立刻转过身来,在昏暗的光线下依稀能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和发间岁月的痕迹。

  我转过身来不再看他,道:“进来吧!”说完没有等他进来,一个人先坐下了。

  孟少卿慢慢地走了进来,打量了幽兰和香蕙一眼,对我道:“我有话和你说,她们……”

  我对幽兰和香蕙点点头,“你们两个出去吧!”心里冷笑,将她们打发出去,好动手吗?

  她们两望了我一眼,又向西面看了一眼,道了声“是!”退了出去。

  孟少卿在我的对面坐下来,静静地看了我一会,欲言又止。

  我故意斜坐着,不正脸对他。看似我一副散漫随性的样子,心里却小心地提防着,眼睛时不时地瞥向他。

  孟少卿看我这个样子,却也没有生气,道:“刚刚洛王和贾公子离开了。他们说本来想与你告别的,因为有要事,所以来不及和你告别,我特意来告诉你一声。”

  我“哦!”了一声。他来就是专门说这事的?

  孟少卿看我不答话,自己笑了笑,“明天……”他似乎有些说不出口,顿了一下,才又道:“明天咱们一起去洛王府将你娘接过来吧?咱们这样麻烦洛王,实在太过意不去了。”

  我心里一愣,他怎么又提这件事?有什么目的?

  我冷笑一声,“不用了。我觉得我娘在洛王府挺好,反正比在这里要好。最起码那里不会有人要害她!”

  “胡说什么?”孟少卿神色一凝,紧皱双眉,脸色有些不悦。

  他沉着脸,确实有些威严,我心里有点小小害怕,却还是拿眼瞄了他一下,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冷笑,高傲的扬着头就是不搭理他。

  孟少卿叹了口气,“你是害怕公主会对她怎么样是不是?”本来沉着的脸,慢慢缓和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包容的微笑,“你放心吧,公主她心底善良,大度包容,相信你娘来了,她们一定会相处的亲如姐妹的。这两天公主一直对我说,是我们对不起你娘和你,让我多包容你,多关心你。还一直劝我,早点去洛王府接回你娘来。其实我也早就想去了,但觉得还是我们一起去比较好,你就再别扭了,咱们明天一起去好吗?”

  我冷笑,“不好!说的好听!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她安得是什么心?”

  孟少卿听了脸色骤变,语气略含责备,“你这孩子,为什么这样偏执呢!”

  “……”

  “这两天你这样胡闹,我们对你的容忍,对你的包容,都不能让你改变自己的看法吗?都不能让你放下怨恨吗?是,我承认,从前是我错了,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点,可是我对不起的是你娘,不是你。我也知道你是来替你娘来出气的,不是为了你自己,若是为了你自己,我断不会容忍你如此的胡闹!所以你再怎么胡闹,我都包容,都不肯对你假以辞色。你这两天都做了什么!你以为你那些小心事我们都看不出来吗?我们只是不想和你计较罢了!还有是我对不起你娘,不是公主她对不起你娘,你有气对我来撒就好,不要牵连无辜,更不能无法无天。今天你差点伤了皇上,若不是……若不是皇上宅心仁厚没有追究,我们都要倒大霉,知道吗?到时候,你后悔都晚了!”

  他的语气不再是之前的小心谨慎,而是十分严厉,像是一个严苛的父亲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女儿。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这样严厉,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我不是该气愤吗?为什么反而有些害怕,反而有些许的欣慰呢。

  也许是在一刻,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父亲的影子,而不是一个伤害了娘的负心人。

  他像一棵大树一样,为你遮风挡雨,保护着你。他像宽阔的大海一样,包容着你,爱护着你。他疼爱你但不是不分是非,他包容你但不是一味纵容。你做得好他会夸奖你,你犯了错他一样会训斥你。

  也许他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过了,轻轻叹了口气,“对不起!”

  他顿了一下,又道:“公主真的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找公主府的下人打听打听,或者出去问一问京城的百姓,就会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了。”

  我心里小声嘀咕:我早就知道,你们在百姓心中的名声那是很好的,我才不出去打听呢。

  心里虽然没有生气,嘴上却不甘被这么训了一顿,“你对她倒是了解,真是夫妻同心,让人羡慕啊!”

  他听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了我一眼,无奈的摇摇头长叹一声,愁闷的目光,好像再说,我刚才那些话都是白说了,这孩子是油盐不进。

  我慢慢地转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人,“好,她是不是这样的人,先不说!那你呢?你是不是这样的人呢?”

  “我?”孟少卿神色一怔,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一阵冷风从门外吹了进来,将桌上的蜡烛吹得晃动起来,摇曳地烛光,映着一张苍老而又伤感的面容,“在你心中,我是这样的人?”

  “……”我轻轻冷笑一声,没有回答。这样就觉得受伤了,真是矫情做作。

  “我知道,你一直都对于那件事耿耿于怀,不肯原谅我是不是?这件事本来我是不想说的,说了你会说我,在替自己找借口,我知道我那样做了,不论有什么原因,都是不可原谅的。我说也不是为了让你原谅我曾经的过错。这些年因为我让你娘受苦了,都是我的错,我不想推卸责任。我只是希望我能弥补她,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她,好吗?”

  我不说话,可是心里却不平静,终于编好理由了是吗?

  “我和你娘都是腾城县,瑞吉镇人士。那时我只是一个穷书生,她是镇上的大户人家的小姐。我们两个两情相悦,你外祖父嫌我家穷,要拆散我们。我们没有办法,只好私奔。我们两个离开镇上逃到县城,你娘当了自己的一些首饰,换了些钱,在腾城买了一处院子安了家。”

  “……”

  “为了让你娘不再跟着我受苦,我发奋读书,发誓要考取功名,封妻荫子。于是昼夜苦读,只等着到了大试那年,进京应考。她为了让我安心读书,就四处找活干。以前她家境优厚,哪干过什么粗活,可是为了我,她什么苦活累活都做,每天很累不说,还被人家骂干的不好,她回来却一句怨言都没有,还尽心尽力地照顾我。我记得有一年冬天,到处天寒地冻,她还去帮人家洗衣服,她的手由于长时间的浸在冷水里,手上都是的冻疮,惨不忍睹。我心疼她,劝她不要去,她却不肯……”说着他的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语气有些哽咽。

  “……”

  “后来她听说当媒人挣钱,就想试试,可是她一个外地人,人家不相信她,就算她分文不收,还是被人毫不客气地赶出来。有的人赶出来不算,还骂人,骂的很难听,她却还是不放弃,在她的坚持下,终于有人找上门了,却都是穷人家,也收不了多少谢礼,但总算能填饱肚子。”

  我鼻子里发酸,眼角湿润了,视线有些模糊,这样的一个人,你怎么狠心负了她。

  她原来一定是很爱这个人的,要不然不会这样对他。这样的一心一意,任劳任怨,换来的却是,飞黄腾达后的一脚踢飞。我不知道这些年娘是怎么过来的,一定很难很苦吧。我每天看到的是她灿烂的笑容,却从来不知道她心里的苦,我这个女儿太不合格了。

  “终于到了大试那一年,我想要进京赶考,却没有多少盘缠,那个时候,你娘将仅有的首饰都当了,才凑了二十两银子给我做路费。离开的时候,我对你娘发誓一定要考个功名回来。我舍不得花钱雇车,就一个人上路了。为了早点到京城,我走了一条小路,在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山匪抢劫。他们抢了我的银子,还打了我一棍子,我晕死过去。我醒来的时候,自己满头是血,头很痛,脑子里一片混沌,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是从那里来的。只记得自己要去进京赶考的,只记得自己发过誓一定要考个功名的。于是收拾了散落一地的经书和衣物,迷迷糊糊地上了路。我没有钱了,没有吃的,只能吃了野草树皮,最后饿晕在道上,被一个好心人救了,那人不但救了我,知道我是要进京赶考的,还给我路费……”

  听到了这里,我终于憋不住了,拍手大笑,“故事编的真是精彩啊!不愧是昌平十五年的头名状元。你当我傻子吗?失忆了,什么都忘了,却单单记得自己要进京赶考?失忆了,你如何还能进得去考场?如何中的状元,蒙来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