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40章 我不同意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08 2016-01-28 23:48:09

  可是如何才能尽快找到证据呢?暗地讥讽,大吵大闹,逼他们现出原形,这一招看来是不行了,得另想办法才行。

  我边走边想,越想心里越乱,正好看到旁边有几个石凳,干脆坐了下来。

  到底是谁指使的段兴啊?是孟修齐吗?现在看来,他的嫌疑是最大,段兴是他的人,他又对我很不友好。可是他的动机是什么?是怕我回来会抢了他的地位?可是,我只是个女孩子,能抢了什么?到时候嫁出去,也不过会带走一份丰厚的嫁妆而已,剩下的还是他的。就为了那一份财产,他就忘恩负义要杀我?他的心真有这么坏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了,阴谋一旦被揭穿,就会一无所有,甚至送命吗?这样做真的得不偿失啊?难道不是他?

  不是孟修齐还能是谁?是公主吗?她在知道自己的丈夫骗了她,心里愤怒,所以要杀了我。可是她是公主,她若是愤怒,大可以在皇上面前说孟少卿犯了欺君之罪,大可以将我们都赶走。就算她念在多年夫妻的份上,就算她为了自己的名声,不愿意这样做,也没有必要容忍我如此大闹,毕竟这里是公主府。而且公主府人多口杂,我这样闹,一定会传出去的,这样对他们的名声也不好,如果是为了自己名声,也不应该容忍我如此闹啊。如果她之前就知道我娘的事,他们两个人害怕我们的出现,有损他们的好名声,所以派人杀我。可是他们大可以十几年前就这样做了,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无权无势,暗地里杀了我们,也不会有人知道的。难道也不是她?

  是孟少卿吗?我之前认为他是以为要维护自己的好名声,所以才会杀我。现在我已经败坏了他的名声,又闹了个天翻地覆,连房子都拆了,他居然都没有生气,还在皇上面前替我说话。他对孟修齐说,就算我不是他的女儿,都会善待我。他会下这样的毒手吗?如果不是他,又是谁呢?

  你是怎么回事?干什么要替他们说话?他们中一定有一个人要杀你,所以他们都不值得信任。

  我越想越乱,越想越气,不由地喊了一声,“啊!笨蛋!”锤了捶自己的脑袋。

  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怎么了?为什么要打自己?”

  我一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谁了,知道他是关心我,却故意白了他一眼,道:“是你啊!干什么不出声?吓我一跳!”

  秦意畅笑了笑,但眉头依然紧锁,“我刚刚听到皇兄召见你了,立刻赶了过来,看到你坐到这里在发呆,就没打扰你。”秦意畅看着我,“怎么了?皇兄为难你了?”

  我摇摇头,“他没有为难我。”

  秦意畅看了我一眼,不相信地又问道:“真的吗?为什么脸色这么不好?”说完他的脸色更紧张了,“他和你说了什么?”

  我舒了口气,展颜一笑,“我刚刚在想这两天发生的事,心里有些烦躁,所以脸色才不好。皇上召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老实点,不要再闹事了!”

  “哦!这事他也管?”秦意畅嘴角露出一丝讽刺,“也对,他现在自然不希望你闹事,他还要脸面呢?”

  我听了心里有些奇怪,不由地问道:“怎么这么说啊?我闹我的,和他有什么关系。我这样丢了他的人吗?”

  “你说呢,你这个郡主可是他封的,你这样闹,你说他丢不丢人!”他抿了抿嘴,揶揄道:“估计这会子肠子都悔青了。”

  “是吗?”我听了心里顿时开心起来,笑道,“那太好了!没想到我这么做还是一箭好几雕呢?”

  秦意畅摇头笑道:“你居然还敢笑!就不怕皇兄知道了找你的麻烦?”

  我摆摆头,毫不担心地道:“不怕,他现在忙的焦头烂额,那有空搭理我的事啊?”

  秦意畅听了脸色忽然沉了下来,语气似乎也有些沉重了,“是啊,他现在是没空搭理我们,但忙过之后呢?”

  我听了心里也沉重起来。我明白他的忧心,他担心豫王的事一了,皇上下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他了。

  我正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却笑了起来,“以后他若是敢找你麻烦,有我呢!不怕!”

  看着那如彩霞般灿烂的笑容,如清霜般忧伤的眼睛,心里涌上一阵酸楚,眼睛有些发红。你这样让我如何是好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只好转移话题,“你查的怎么样了,段兴找到了没有?”

  “啊?”秦意畅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问这个,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收获甚微,辜负你的希望了。”

  我忙道:“怎么能怪你呢,你一直在陪着我闹事呢,哪有时间啊!”而且晚上还在为我守夜,那还有多少时间。

  他扫了一圈周围,在我耳边低声道:“不过,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走,我们回去说!”

  我明白他怕被别人听到,虽然心里好奇还是点点头。

  我们两个回到漪澜院,进了房间,让幽兰守在门外,防止别人偷听。

  秦意畅道:“我听云烟讲……”

  “云烟?”听到云烟的名字,我心里一愣,怎么是她?我向秦意畅眨眨眼,“你给她什么好处了?”

  秦意畅笑道:“没有,我去找孟修齐,正好遇见了她,就随便问了她,她就什么都告诉我了。”

  我不信,“是吗?”

  “是啊,你不信啊?”

  “信!”我对他竖起大拇指,“你厉害!”果然是从宫里的出来的人,心事都不简单。

  “你是在讽刺我吧?”

  “不,我是在夸奖你!”

  我们相视哈哈一笑。

  秦意畅笑道:“不开玩笑了。云烟说孟修齐这两天脾气有些古怪,他们这些丫头下人,一有什么做的不好,就会挨他的训斥,甚至会动手打他们。云烟说以前孟修齐不会这样,只是最近几天脾气有些不好。若不是心虚,怎么会这样?我已经让贾兄暗中监视孟修齐了,相信很快就会抓到他的把柄了。”

  我冷笑一声,“他果然有问题。”脑子里忽然闪出一个念头来,“洛洛,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想尽快离开这里。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什么主意?”秦意畅忙问。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那个人忌惮你们不敢对我下手!我们自然抓不到他的把柄。如果你们两个都离开这里,那个想害我的人,一定会再次对我下手的,到时候我们人赃并获!”

  “我不同意!那样太危险了!”秦意畅想都没想就否定了我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