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38章 日久见人心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36 2016-01-26 19:39:35

  冤不冤我自己知道?看来皇上早就看出来我是故意的了,皇上果然是皇上。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置我?

  我惊慌地起头来看向皇上,发现皇上脸色没有怒色,嘴角甚至噙着一丝微笑,那笑似乎有些戏谑的味道,就连那双深邃锐利的眼睛里也有些许戏弄的神色。联想到他和孟少卿的话,顿时明白过来,他一开始就根本没有要处罚我的意思,吓唬孟少卿,是为了让他为自己卖命。吓唬我,是为了……

  是为了什么呢?好像我也没有什么好利用的。只是为了好玩吗?

  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我不认,他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想到这里,我道:“是啊,我知道我冤啊!可惜皇上您不相信啊!”

  皇上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居高临下地看了我一眼,像是一座高大的山峰矗立在我的面前,我顿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心虚低下来头。

  “好了,起来吧!朕忙的很,没空和你斗嘴。这次就算了,朕不追究你的责任,若有下次,定不轻饶!”说完冷哼一声,绕过我身边,向门口的方向踱了两步。

  我心里一喜,“小月恭送皇上!”说完站了起来。

  皇上身影一滞,转身走到我的面前,脸色又冷了下来,“怎么?你要赶朕走吗?”

  “不是啊!”我有些发愣,“不是皇上您自己说要走吗?”

  “朕有说过吗?”

  啊,好像没说过,原来是我理解错了!

  “皇上恕罪,是小月理解错了。小月这就退下!”说完恭敬地行了个礼,就要退出去。

  皇上怒喝一声,“回来!”

  我虽然不愿意,还是退了回来,“皇上您还有什么事吩咐?”

  皇上走到我的面前,冷冷地扫了我一脸,脸色阴沉的吓人,冷得都能刮下一层霜来。胸口起伏不定,呼吸声都有些加重了。

  我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却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又说错了,于是不敢乱说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忐忑不安地等着皇上大发雷霆,自己好再想对策。

  那沉重的呼吸声,慢慢地平稳下来。皇上轻轻舒了一口气,“好了!不要再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像是在训斥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想要让他听话些,却又怕太过严厉会吓到他。

  “什么?”我一时不明白皇上的意思,不由地看向他,他的脸色缓和下来,没有了那种让人生畏的高高在上的神色,脸色依旧淡漠,但我似乎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关心。

  皇上走到我的身边,离得近了,我才发现他的眼睛周围有一圈淡淡的黑眼圈,虽然神采依旧飞扬,但还是掩盖不住眼睛的倦意。难道是熬夜的原因吗?

  豫王的不安分,一定让心力交瘁,殆精竭虑的吧?说句实话,虽然我因为他是皇上怕他,因为他拐走了飞轮利用我们恨他。但是,我还是希望,在他和豫王的争斗中,他会赢。我相信一个每天不间断上早朝,一个经常批阅奏折到深夜,一个爱民的君王,才是百姓的福气。我不知道豫王若是做了皇帝会怎么样,但皇上已经是皇上了,他想要谋权篡位就是不义的。

  皇上拍拍我的肩膀,“不要再闹了。朕知道过去的事,你心里有恨。如今他的名声也在一夜之间毁了,你又将这里闹的鸡犬不宁。气也出的差不多了,差不多就行了,就不要再闹下去了。‘上天有好生之德’看在朕的面子上,原谅他吧,好好过日子不要再闹了,好吗?”

  我将头转过头去,不说话。别闹了,不是我要闹,是他们逼我闹。我还没有找到证据!怎么可能不闹了!

  皇上看我这个样子,皱皱眉,“怎么?朕发话你都不听吗?”

  我恭敬地拜了拜,道:“皇上发话,我们升斗小民怎么敢听?只是这是我们的家事?不敢劳皇上费心。”

  “家事?”皇上笑了,“好,就以家事论,朕现在名义上也算是你的表哥,朕也有权利管你的!”

  我听了不由地冷笑一声,“我不过升斗小民,下贱之人。哪里敢和皇上攀亲!”

  “不敢?”皇上盯着我的眼睛,冷笑道:“不敢为什么要来这里认亲?真的不想攀附权贵,为什么不离开,为什么要留下来?”

  皇上一句话堵得我无话可说。我一边说着自己不稀罕什么荣华富贵,一边上这里来享受荣华富贵。就像嘴里吃着肉,却说自己从来没有吃过肉一般,实在没有说服力,难怪皇上会怀疑我。

  “我……”我只好道:“我是有原因的,我会离开的,现在不是时候。日久见人心,我相信,总有一天恶人会现出原形,好人会沉冤昭雪。”

  “沉冤昭雪,说的自己多委屈似的!”皇上低低笑了一声,随即面色又沉了下来,道:“既然你说,‘日久见人心’。朕这个姑丈,虽然有时候有些迂腐,但人还是不错。虽然当年之事确实有些过分,如今你也出了气,他也知道错了。不如你给他一个机会,相信日子久了,就会‘日久见人心’了。”

  我拜了拜道:“皇上,您如此在意草民的事,让草民受宠若惊。小月知道皇上是个大忙人,每天都有批不完的奏折,忙不完的大事。皇上,事情有轻重缓急,此事对于皇上来说,根本不足道。还请皇上以江山社稷为重,以天下百姓为重,就不要管我这等闲事了?”

  皇上蹙了蹙眉,神色有些不悦,却也没有大怒,“‘子不言父之过’纵然他是错了,天下人都可以唾弃他,只有你不可以!况且错谁都会犯,你就不能宽容一些,原谅他吗?非要闹到两败俱伤才肯收手吗?到时候你后悔都晚了。”

  我听了心里有气,冷笑一声,“是吗?都成我的错了吗?我们无权无势,就该屈人之下,就该委曲求全,就该任人宰割,就该……死吗?”

  “该死?”皇上眉头又皱了起来,看了我一眼,神色比刚刚更阴沉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将有人暗杀我的事告诉皇上?只有虎威门的严正的一面之词,皇上会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