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34章 皇上驾到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59 2016-01-22 22:52:06

  白天忙活了一天,到了晚上我觉得浑身累得很,便让幽兰她们早早的关了门,上床睡了。也许是真的太累了,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一觉睡到了天亮。

  我打个哈气,从睡梦醒来,用手揉揉睁不开的双眼,睁了好几下才勉强地睁开了眼,下一刻又闭上了眼,温暖的被窝,让我留恋不已,实在不想起来。迷迷糊糊睡了一会,猛地想起什么,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和煦的阳光从从窗户中照了进来,打在西墙上,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正适合活动一下筋骨。想到这里,我立刻清醒过来,说好要早起去上房揭瓦的,怎么睡过头了。一定是昨天太累了,才睡的这样好。

  我转头看了一圈,发现屋里就我一个人,于是叫了一声,“幽兰!”

  幽兰赶忙从外面走了进来,“小月姑娘,你醒了!”

  我埋怨道:“昨天不是让你早点叫我吗?你怎么不叫我?”

  幽兰一边替我拿来衣服,一边笑道:“奴婢看姑娘睡的太香了,想让姑娘多睡一会,就没有叫姑娘!对了,刚刚公主来过了,奴婢说姑娘还没起,就要进来叫您,公主却不让奴婢来叫您,说让您多睡会,然后就走了。”

  我一惊,“她来了干什么?”

  幽兰摇头说:“公主没说,来了一趟看到您还没起来,就走了。”

  不管她,走了正好,反正我也不想看到她,她来一定没什么好事,难不成还是想我了,来看看我?

  我“哦”了一声,对幽兰道:“你去给我找一件紧身的衣服来。”打扮简单利落些,方便行动。

  幽兰没有问为什么,答应了一声就去了。

  匆匆吃了早饭,我和洛王两个人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伴着并不刺骨的小北风,再次来到淡远斋。刚到淡远斋就看到里面来来往往有几个人在忙活着。我们走了进去,那些人立刻停下了手里的活,向我们行礼问安。我走进去看了看,屋里的东西基本上都空了,只剩下书架书桌这些大的物件。

  居然真的给我腾房子了!我这么无理的要求她居然都答应?这里可是公主府,她可是大长公主,居然容忍我在她的地盘上如此撒野?不管当年她知不知道当年的事,都应该看不惯我和娘啊,应该欲除之后快不是吗?

  张华迎了上来,恭敬地道:“郡主,公主让奴才来问一下郡主的意思,让我们按照郡主的意思来布置。”

  这元和公主可真是好脾气,我都这样闹了,都不发火,反而问我的意思。既然是问我的意思,那我还客气什么?

  我指了指房顶上的那一排排灰不溜秋的灰瓦,“这房上的瓦太难看了,我不喜欢,我要换成红瓦!”

  张华立刻道:“既然郡主喜欢红瓦,奴才这就去找工匠来换!”

  我道:“不用找工匠了,你搬个梯子来,我要上去自己换!”

  张华傻了眼,“这……”

  我脸色一沉,瞪了他一眼,“刚才不是说听我的意思吗,现在怎么就不听了!快去!”

  张华不敢忤逆,只好让人去般梯子去了。

  秦意畅走到我身边,向房顶看了一眼,似乎有些担心,“你还真的要上去啊?为什么一定要上去呢?”

  我笑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就是要上房揭瓦,看看他们气不气?”

  秦意畅无奈地摇头,笑道:“亏你想的出来。”他虽然面带微笑,依然有些担忧,“可是房顶那么高,万一掉下来怎么办?”

  “掉下来?”我神气地扬起头来,自夸道:“怎么可能,我以前经常上房顶揭瓦的,从来没有掉下来过。”

  秦意畅看我个样子无奈地摇头,笑道:“你还好意思说,觉得光荣啊。也是,你的衣服就没有一天是干净的,不是土啊就是墨的。我看我今天也是拦不住你。去吧,有我在下面呢,一定不会让你摔倒的!”

  很快就有人搬了一个长梯,搭在了屋檐上。

  我走到梯子旁,张华边替我扶了梯子,边道:“郡主,您还是别上去了,让奴才上去吧。”

  我怒道:“你闭嘴!再说话给我滚!”张华立刻唯唯诺诺,再也不敢劝我了。

  我“噔噔噔”一口气爬上梯子的顶端,从梯子上一抬脚爬上了屋顶,我慢慢地蹲了下来,手脚并用向着屋脊爬去。下面一片安静,我知道一定都在紧张地看着我,害怕我失足掉了下去。

  我爬到屋脊处,找了一处看起来好拆的地上坐了下来。我随手抓了一片圆瓦,想要揭下来,结果我鼓捣了半天,那瓦还是好端端地纹丝不动。我知道我错了,这里不是我家的房子,这里的瓦一片连着一片,想揭掉一片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这第一块最难揭掉,只要揭掉了第一块,之后就好拆了。

  我只好向着秦意畅挥挥手,“你上来!”

  他愣了一下,没问什么,一跃身像个飞燕一样飞了上来,坐到我旁边,“怎么了?”

  “我揭不掉,你帮我揭掉一块!”

  秦意畅听了扑哧一笑,“刚才是谁夸下海口说……”他看着窘迫的样子,住嘴不说了,“你让开些。”

  我赶紧退了两步。

  只见他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轻猫淡写地向一片瓦拍了一掌,“咔嗒”一声,那瓦烂成了好几片。

  我立刻眉开眼笑,“好了!你下去吧!”

  “好嘛,过河拆桥,用完了就将赶我下去?”

  我忙笑道:“当然不是了。我不是怕影响我们英俊潇洒温文尔雅的洛王的名声吗?若是让别人知道了,堂堂王爷居然上房揭瓦,那还不得笑话。”

  秦意畅笑道:“你是怎么都有理,我下去还不行吗!你小心点!”说着一纵身跳了下去。

  我拽住秦意畅毁掉的那片瓦旁边的一片瓦,一用力果然揭了下来。我将瓦拿在手里,向着下面比划了一下,大叫一声:“大家快让开了!天降飞瓦了!”说着将手中的瓦向下用力的扔了出去。

  下面的人立刻乱成一片,呼叫着四处躲闪,随着一阵惊呼声,那片瓦“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摔烂了。

  张华等瓦掉在了地上,才从下面伸出头来,对我喊道:“郡主,您快下来,当下摔了下来!我们担待不起!”

  我不理他们,又拆掉一片瓦,随手扔了出去,张华也顾不上劝我,吓得赶紧躲起来。我再往下一看,下面没有一个人敢在院子里站着,都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只有秦意畅站一个看得见我的地方,紧张地看着我。

  我向他做个鬼脸,“你快躲起来,接下来我要发威了。”

  说完我将瓦一下子揭掉好几块,然后一片片的扔了下去,一会扔到西边,一会扔到东面,扔的不亦乐乎,很快院子里就布满了碎瓦片,本来干净整洁的淡远斋,成了破烂地。

  我将面前能够的着的瓦都拆完了,于是背过身去,打算去拆背后的瓦。

  我揭掉一块,拿在手里,正打算扔出去,忽听有人惊呼,“皇……皇……拜见……”

  我正纳闷,将瓦拿在手里不动,等着那个人再说什么,那个人却像忽然哑了一般,没有了下文,而下面此刻安静极,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

  奇怪怎么不说话了,是什么人来了?管他什么人来了,都不关我的事。不管了,继续揭我的瓦。

  我正想扔掉手中的瓦,忽然一个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道:“她在上面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