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33章 上房揭瓦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69 2016-01-21 22:39:51

  我洗了手,我们两人回到了漪澜院。刚到漪澜院贾思文不知从那里窜来出来,吓了我一跳,“文文,你干什么,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人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图谋不轨呢!”

  贾思文站在我们对面,冷冷地扫了我们一眼,脸色阴沉的吓人。

  我看着他的脸色不好,心里一急,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去玩怎么不叫上我?真是太没义气了!”贾思文脸上早就绷不住,笑了起来。

  这玩笑开的,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了。我心道:我还不是想让你多睡一会,才没打扰你的,你倒好来吓我。

  我不打算揭穿他,故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谁让你起的那么晚,大懒虫!”

  贾思文听了和秦意畅对眼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我看到他们两个彼此心领会神的笑容,心里不禁感叹:没想到他们倒成知心朋友,我倒成了外人了。虽然这样想着,心里却一点都不难过,反倒替他们高兴。

  贾思文笑道:“说的也是,谁让我睡过头了呢!下午可要带上我了!”

  我笑道:“遵命!我们贾大神医说话,我怎敢不听!”

  我们吃了饭,我看到秦意畅神色有些疲倦,于是对他道:“我和文文去就行了,你手上还有伤,回去休息一下吧?”

  秦意畅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皮糙肉厚的,这点小伤算什么?”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我想起来了,这不是我说的吗?

  说着秦意畅又看向贾思文,“而且有贾兄的灵药妙手,早就没事了。”

  贾思文笑道:“举手之劳而已!”

  我正想着该找个什么理由再劝劝他,他接着又道:“不过也好,正好我还有事,那我就不陪你了,有贾兄在我也放心。你们去吧!”

  没想到他居然这样痛快的就答应了,想到昨天夜里听到的事,我不禁问道,“你有什么事啊?”

  问出来以后,觉得自己说话又不经大脑了,他是王爷怎么会没事?而且我有什么资格问?想到这里,忙又道:“顺口问问,不方便就算了。既然你有事,早说嘛?就不耽误你时间了,快去吧!”

  秦意畅无奈地看我一眼,“你说什么事?当然是去查段兴的下落,去查是谁指使的段兴。”

  原来是我想多了,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那麻烦你了!”

  “咱们还要说这些吗?”

  我想了想道:“我同意你们的意见,孟修齐确实嫌疑最大!要好好查查他!”

  “嗯!”

  再次来到淡远斋,那个守门的小厮我看到我来了正要行礼,抬头看到了贾思文,愣在那里,似乎没料到还有这样的人。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拜见郡主!”眼睛还在盯着贾思文只看。

  贾思文阴着脸瞪了他一眼,那小厮吓得向后一扬,“哎呦”一声摔了过去,像是知道自己失礼了,又慌得爬了起来。

  “文文,你吓他干什么?”

  贾思文无辜地道:“你冤枉我了,我哪有吓他,是他太胆小了,好不好?”

  我瞪了贾思文一眼,将那小厮拉起来,指着贾思文笑道:“他是跟你开玩笑的,他是个好人,专门救人治病的好人,别害怕!”

  那小厮看了贾思文一眼,又看了看我,似乎有些不相信。

  贾思文脸色一暗,低声道:“别说的那么好听?我是吗?”

  我知道他对过去的事,还是没有释怀。于是笑道:“当然是,反正在我心中是!”

  贾思文脸色又笑了出来,“只要你觉得是,就好了!”

  我问那个小厮,“孟驸马还在里面吗?”

  “回郡主,不在!”

  “谁在里面?”

  “只有两个书童在里面清扫整理!”

  “哦!你叫什么名字?”

  “张华!”

  “你跟我进来。”

  “是,郡主!”

  我们三个人进了淡远斋,果然里面只有两个小书童在里面擦地,地上的墨迹已经清理干净了了,那方被我摔坏的砚台和被我污了的画,已经不见了。

  张华对两个十几岁的小书童道:“郡主来了,给郡主行礼!”

  那两名书童,立刻行礼,“拜见郡主!”

  我挥挥手道:“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张华你也退下吧!”

  张华愣了一下,“是!”满脸疑惑地退下了。

  我的目的就是让这两个书童知道我的身份,才不至于拦着我。虽然有贾思文在,也不怕他们拦我,那也会很麻烦。虽然我不稀罕郡主这个身份,可别说,这个身份还挺好使!

  我笑盈盈地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砰”地一声扔了出去,接着第二本,第三本……

  那两名书童听到声音,立刻看了过来,当看到我手里拿着的一本发黄的旧书时,吓得脸都白了,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郡……郡……主,这本可是孤本!是老爷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您千万不能扔啊!”

  我看了看手中的书,露出了惊叹的表情,翻了翻看了几眼,啧啧赞道:“哦,是孤本了,那太珍贵了。确实是不能扔,那只好撕了!”

  在两名书童惊恐的注目下,我慢慢地翻开一页,撕下一页来,又将这一张撕成一片一片小纸片,向着他们撒了过去。

  那两名书童吓得用手去接,只接到几个零碎的纸片,两人看着手中孤零零的纸片,居然哭了起来。

  我冷哼一声,“怕什么!若是公主驸马怪罪下来,就实话实话,知道吗?”

  两人对视一眼,不住的点头。

  到底是两个小孩子,自己不敢来制止我,也不知道偷偷溜出去,找人来制止我。这样更好,省的我多费口舌。

  我又拿起一本书。

  “郡主,这本书有名家批注,您不能撕!”

  “不能撕?那烧了!”我说着点了一支蜡烛,用手拿着将书点了,等书烧到一半,扔了出去。

  “郡主,这本是皇上御赐的,你不能烧!”

  “不能烧?那好吧!”我说着拿了桌上的一杯剩茶,全倒了上去。

  “郡主,这本你不能毁了……”“郡主,这本你不能……”

  在两名书童的只闻其声不见任何动作毫无震慑力的阻拦下,我将整个书房里的书,扔的扔,撕的撕,烧的烧,污的污,没有一本书幸免。

  看着满屋子扔的乱七八糟的书,我满意地拍拍手,看向那两名书童,一人跪在地上拿着一部残缺不全的古书,不住的哀哭,一人拿着被我扯成两半的字帖,不住的痛哭。

  我大叫一声,“别哭了!”

  他们听到立刻止住了哭声,连呼吸都摒住了。

  我扫了他们一眼,“我看上的这房子,要住在这里,你们去将我的话告诉公主和驸马!听到没有!”

  两个书童吓得脸色惨白,不住的点头。

  我当然不是真的想住在这里,就是想要为难他们,想让他们生气,让他们忍不住对我发火。原来的小打小闹,他不在意,他纵容我。这一次,我就不信你还会纵容我,一定会向我发火的。

  我回到漪澜院等着有人来兴师问罪,结果没有人来,反而等来的消息是,明天就将书房腾出来,整理好了,我就可以住进去了。

  我听了无力的倒在床上,仰天长叹,这都不生气,这涵养,这气度,这城府,简直了!你们以为这我就老实了。不,我是彻底怒了!

  俗话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好,明天我就去上房揭瓦,看你们生不生气?看你们打不打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