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32章 她来是有目的的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50 2016-01-20 23:53:13

  我正暗自猜测着,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匆匆向这边而来,我看见旁边有个半人高的花坛,想都没想就躲到了花坛的后面蹲了下来。躲起来后才发现自己有些可笑,我为什么要躲起来?我想偷听还用躲吗?

  这样想着就要从花坛后面走出来,而此时脚步声已经到了我的藏身之处,这个时候我再出来就有些尴尬了,于是决定继续蹲在花坛的后面。

  脚步匆匆地向着书房里走去,不久从书房里传来了孟修齐惊诧地声音,“啊!爹,这是怎么回事?”

  孟少卿道:“没什么,是自己我不小心!”他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一丝的怒气。

  我有些意外,他为什么要替我隐瞒?

  孟修齐沉默一下,好半天才道:“是小月妹妹干的吧?我刚刚听张华说她来了。”

  孟少卿听了没有说什么。

  孟修齐又道:“爹,我觉得你们不该这样由着她!我刚刚听下人说,小月妹妹将花厅的花都砸了,还故意说那些花是花妖,留着会祸害人。还把鸟都放了,说是因为看鸟儿呆在笼子里太可怜了。”

  我心里冷哼,这个孟修齐果然对我不满!他是怕我抢的他在公主府的地位吧?谁抢了谁的!真是忘恩负义!

  孟少卿听了半天都没说话,估计是明白过来我刚才是故意的,被气得不清吧?气死才好!

  过了好久孟少卿才道:“公主知道了吗?”

  “公主早就知道了,还拦着下人不让他们来打扰您。”

  “哦,她怎么说?”

  “公主说,小月妹妹心底善良,小孩子脾气,一笑了之,没有追究。”

  孟少卿道:“那就没事了,由她去吧!”

  居然还是没有生气,这么说这一回合我又败了?果然城府极深!

  孟修齐忽然道:“爹,我觉得她是故意。”

  孟少卿道:“嗯,我知道。”

  他知道?他居然知道!

  孟修齐似乎也有些意外,“既然您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惯着她,这样纵容她?”

  孟少卿长叹一声,道:“当年我做错了事,曾经对不起她们,她怨恨我也是应该的。”

  孟修齐道:“嗯,我听公主说了一些!其实当年的事也不能全怪你!您和公主能这样对她已经很好了,她为什么还要做这样过分的事?一定……”

  孟少卿厉声喝道:“修齐,你胡说什么,我记得你从来不是多嘴的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孟修齐似乎有些害怕,声音都有些发颤,道:“爹,我……我只是……害怕你们这样由着她,怕她会变本加厉,早晚会闯出大祸来的。”

  “胡说什么?她只是一个女孩子,有些怨气,发发小孩脾气而已,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只听“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撞倒了地板上。

  孟少卿惊道:“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孟修齐道:“爹,我知道我本来不该这些话,可是不说心里总是不安。您和公主对我有天大的恩情,就是您听了要将我赶走,我也毫无怨言!”

  “有什么话起来说!”

  过了一会,孟修齐道:“爹,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吗?”

  “怀疑什么?”

  “爹,你不觉得奇怪吗?原来小月妹妹死活不愿意,怎么过了几天,忽然同意了,她来恐怕是有目的的。您知道的现在局势紧张,皇上登基的时候,您辞官不就是为了明哲保身吗?从前皇上说要想要您出山,你不是不同意吗?皇上忽然封了小月妹妹为郡主或许会旧事重提。小月妹妹和洛王好像关系匪浅,而洛王又莫名其妙地留在了府上,恐怕也是有目地。爹,我真的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怕有人利用你们的盼子心切来讹诈或者有人利用她们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觉得您不能仅凭一句话,就认定她就是你的女儿,应该派人去腾城调查一下。”

  讹诈?这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和娘在讹诈他们,是怀疑我们为了荣华富贵来攀附他们吗?不相信我娘,好啊,谁稀罕认你们,我马上就走!

  我怒气冲天,气冲冲地从花坛后面走了出来,就要跑出去,走到一半冷静下来。不,我是来找证据的,不是来置气的。不,我不能这样离开!

  孟少卿厉声道:“不许胡说八道,我相信巧巧不是这样的人,她不会骗我!”

  只听“砰”的一声,孟修齐似乎又跪下了,“爹,您不要生气!我错了!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请你原谅!”

  孟少卿语气缓和下来,“快起来!不怪你,你也是为了我,怕我认错了人。其实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以前我做错了事,对不起小月她娘,现在不能一错再错,就算小月真的不是我的女儿,那她也是巧巧的女儿,我们都应该善待她。”

  你以为我希望是你的女儿吗?不是更好!等我找到你们作恶的证据来,就离开这里,让你们后悔莫及!

  这个孟修齐说的话虽然让我很生气,但是他说的没错,如果不知道内情,但从表面上来看,我们这次来确实有些奇怪。孟修齐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是真的为了感恩才这样说的,还是为了将我赶走才这样说?还是害怕我们发现什么,才这样说?

  我出了门,那个小厮对我行了个礼,却没有看到秦意畅。我正奇怪,就看到他从旁边的一面墙上跳了下来,焦急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你身上怎么会这么多墨?他欺负你了!”

  我回过身来,才发现刚才只顾着听他们说话,不自觉将自己的衣服抹上了墨,我看了看自己满身的墨迹,和手上已经快要干了的墨,不由地笑了出来。眼珠一战,猛地伸过手去,就要抹他一身。

  秦意畅下意识地向后一退,躲了过去。

  我扬了扬手,“看把你吓得,你看都干了!”

  他遗憾地笑了笑,“早知道就不躲了!”又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承认,“我心事重重?你看我像现在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吗?告诉你,刚才可有意思了,我打了砚台,又在画上留下了我的两个黑黑的手掌印。他气的不行,却又无法对我发火,真是太过瘾了!”

  秦意畅笑道:“是吗?是在自己脸上留下了黑黑的手掌印吧。”

  我一愣,“我脸上也有吗?”

  “你说呢!”

  “哈哈!”

  “哈哈!”

  我笑道:“我饿了,咱们回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再来将他的书都毁了。”

  秦意畅笑道:“吃饭还是先等等吧,我看还是先将自己手上的墨洗干净再说吧!”

  我不禁莞尔,“是哦,我差点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