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30章 淡远斋独处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79 2016-01-18 19:48:03

  说着走到一盆墨菊旁,用手揪下了最大的一朵花,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气充盈着鼻子,顿时神清气爽。我轻轻抚摸着花瓣,口里默念:小花儿,小花儿,你们可别怪我,要怪就怪孟少卿,谁让他喜欢你们呢,想要报仇就去找他。

  秦意畅走到我身边,“你在念什么?”

  我向他吐吐舌头,“不告诉你!”

  秦意畅也不生气,反而道:“你小心点,别伤了自己,我帮你吧?”

  “不用,不用!你堂堂王爷干这样的事,有失身份。你站在一旁帮我压阵就行了。”说着将他推到一边。

  那些花匠看我摘了一朵,以为我只是摘着玩,没有人上来阻拦。我又摘了一朵,还是没有阻拦。我端起花盆,高高的举过头顶,那几名花匠都好奇地看着我,不明白我在干什么,还是没人上来阻拦我。

  在众目睽睽下,我慢慢的松开手,“啪!”花盆掉落在地上,摔成了好几半,黄褐色的土撒了一地,本来千娇百媚的花儿,此时有些狼狈,紫红色的花瓣散落了一地。

  我又搬起一盆来来,高高举过头顶。一个花匠拦着我,惊呼:“郡主,不能砸呀,这可是驸马老爷最喜欢的花,您将它砸了,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我装作吃惊了样子,“啊?”手又是一松,“啪”花盆又跌落在地上。我夸张地叫道,“我不是故意的!是手滑了!”说着又搬起一盆,使劲的摔在地上。

  我正砸的开心,忽听秦意畅道:“你干什么去?”

  我转头看去,有一个花匠面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像是要偷偷溜出去。

  那花匠听到秦意畅的声音,哆嗦一下,转过身来,结结巴巴地道:“回王爷,我……我……”

  我瞪了那花匠一眼,“我……我什么我。你是想要去向公主和驸马报信吧?”

  那花匠吓了一跳,更结巴了,“是……不是……”

  我走到他的身边,对他眨眨眼,神经兮兮地道:“那快去吧,别忘了告诉他们,是我一个人砸的,和别人没关系。还有,别忘了告诉他们,我砸是因为这些花都是花妖,必须要除去,否则会遗祸无穷的。知道吗?”

  那花匠惊恐地看了我一眼,回了一声,“是!是!”便急匆匆地走了。

  我又吓唬另外的花匠,“你们可不能拦着我,我是在救你们。我若是不除了这些花妖,她们晚上会来吸你们的血,吃你们那肉,啃你们的骨头。”

  那几个花匠有的被我吓得直哆嗦,有的胆大的似乎不相信,那眼神分明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你们不相信啊?”我神秘对他们道:“我偷偷告诉你们,我可是有火眼金睛,能识一切妖魔鬼怪的!”

  说着我再端起花盆来,我的吓唬起作用了,这次果然没有人上来拦我了。

  我将所有的墨菊摔在地上,又用脚踩个稀巴烂。还不解气,又将其他的花,一股脑全都扔在地上。我忙活了半天汗流浃背,看着一片狼藉的花厅,想象着某人心疼不已,又无法发泄的样子,心里畅快极了。

  终于出了一口气。

  又跑到鸟厅,里面不光有两只鹧鸪,还有几只鹦鹉,几只画眉。我一个不留全都放了出去,然后一副我很伟大的样子,对那几个吓得不行的仆人道:“你们快去向公主驸马报信,说我放走了他们的鸟。说的时候,一定要说我是因为看它们被关在笼子里太可怜,才放走的它们的。快去吧!”

  说完不管那几张惊愕的脸,拍拍手扬长而去。

  出了沁暖苑,秦意畅递来一方丝帕,“擦擦汗吧!”

  “不用了!”说着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

  秦意畅僵了一下,收去手帕,“累了吧,回去休息一下吧?”

  我笑道:“一点都不累,我还没有玩够呢。走!跟我去他的书房玩玩!”

  我们来到淡远斋的门口,正要进去,被一个小厮拦下了,“你们是谁?有事吗?”

  我故意不理那个小厮,仰着头就要进去。

  “大胆!”那小厮喝了一声,伸出胳膊拦着我,不让我进去。

  我呸了一声,“大胆的是你,连我们都敢拦!”

  那小厮听了这话,知道我们有些来历,软了下来,“你们是?”

  吴管家这时从里面走了出来,道:“吵什么吵?老爷可在里面看书呢?”

  我愣了!孟少卿在?我还要进去吗?我踌躇了一下,计上心来。我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毁了你心爱的东西。看你会怎么着!

  那小厮委屈地道:“吴管家!我问他们有事吗?他们不答,反而硬要闯进来!”

  吴管家看到是我们,惊了一下,立刻向我们行礼,又瞪了那小厮一眼,向我们陪笑道:“小子没有眼力,请王爷、郡主恕罪。”

  又转向那个小厮,板起脸来呵斥他,“你怎么还像个木桩杵着,这是洛王爷和长乐郡主,还不快向他们行礼赔罪!”

  那小厮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听到吴管家的话,才惊醒过来,立刻跪下磕头,“奴才不知是王爷和郡主,请王爷和郡主恕罪!”

  我知道不该把气撒到一个不想干的人身上,对他友好地挥挥手,笑道:“快起来!没关系了!”

  那小厮愣愣地看着我,好像不明白我的态度怎么变的这么快。

  我还有事要忙,也懒得理他,对吴管家道:“我能进去吗?”

  吴管家立刻笑道:“当然能。王爷、郡主请进!老奴还有要忙,就不陪王爷和郡主进去了?老奴退下了!”

  我们点点头,吴管家弯了弯身子退下了。

  我想了想,对秦意畅说,“我自己去,你别进去了。”

  秦意畅看了看我,有些疑惑,“你自己?”脸色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我笑道:“放心!光天化日,没事的!”

  秦意畅点点头,“好,我在外面等你,若是有事叫我!”

  我对他笑笑,长吸一口气,一个人慢慢地走了进去。

  我悄悄地靠近书房,扒着门向里张望了一下,正中是的墙上是一副画,画的下面是一张雕花刻叶的长木几。木几上有香炉、花瓶、玉盘等物,长木几前放着一张方桌,和两把太师椅。

  我悄悄的走了进去,里面静悄悄,没有看到人。左面是梅兰竹菊四扇屏风,右面有两大间是通透的,四周摆满了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

  我转过屏风去,孟少卿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一本书,神色淡然却透着威严。他似乎沉浸在书海之中,我进来都没有发现。

  他的面前是一张宽大的书桌,上面放着文房四宝。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方松竹梅的石砚。石砚雕着梅树、修竹和苍松,五只喜鹊飞于梅枝间,一对梅花鹿相向而鸣,与树上之鹊相呼应。

  他的身后挂着一幅山水人物画,赫然就是《游春图》。

  我看到它们心里有数了,故意咳嗽了两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