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29章 我自己来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37 2016-01-17 19:56:08

  那小丫头虽然低着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不安分,偷偷地瞥向一个地方。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除了我和我身边的人,没看到别的什么,她看的难道是洛王?

  我心里一动,“你叫什么名字?抬起头来!”

  那小丫头羞涩地抬起头,长得有几分姿色,妖娆的瓜子脸,娇艳的樱桃小嘴,最吸引人的是那双妩媚勾人的大眼睛,那双勾人的眼睛,此刻虽然向下垂着,余光却不时飞向秦意畅,“回王爷,回郡主,奴婢叫云烟。”声音真是娇柔,听了让人心里有些发痒。说完又娇羞的低下头,可是那双妩媚的眼睛,还是不肯安分,不停地向着秦意畅抛媚眼,似乎想要吸引他的注意。

  我不由地看向秦意畅,忽然明白过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我身边,对我百般迁就,我却忘了,他还是个王爷,是无数女子梦中情人。嗯,他的条件真是太好了,别的不说,就是只有王爷的身份,也会让无数女子趋之如骛,主动投怀。再加样貌出众,温文尔雅,待人和善,那更有魅力了。也难怪这小丫头会这样。

  呵呵!一个小丫头野心真不小,居然将主意打在洛王身上。你以为凭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好,我成全你!

  秦意畅看我这样盯着他,有些不明所以,笑道:“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怎么了?”说完一直看着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那个云烟。

  我对他眨眨眼。对云烟笑道:“云烟,名字真好听啊!你是谁的丫头啊?”

  “我们是服侍少爷的。”

  少爷?也只有孟修齐了。孟修齐的丫头,可是她自己找****来的,就不要怪我喽。

  我对她招招手,“你跟我来!!”

  “是!郡主!”云烟听了似乎十分高兴,跟在了我们身后。

  我们进了沁暖苑,好大的院子啊,院子里好多花草树木,除了一些四季常青的松柏,翠竹之外,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

  袭人的花香被一阵阵风送到我们这里,我们循着花香而去,走进了一个花厅。我不由的惊呆了,好美的地方,好美的花!

  里面种满了花,有的种在花缸里,有些种在花盆了……有梅花,有菊花,有茶花,有水仙花,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花……有些已经开了,有些还只有花骨朵,有些不知是开过了还是未开,只有青翠的绿叶……那些鲜艳的花儿,有红色的,有黄色的,有白色的……有的像大碗大大的一朵,有的像星星一样零零星星的开着,有的羞涩地打着卷儿的……

  有几个花匠在给花儿浇水,剪枝。看到我们进来了,只是好奇打量了我们一眼,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云烟对那几个花匠喝道,“王爷、郡主来了,你们还不快行礼!”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

  这个云烟果然是个人精。

  那几个花匠才恭恭敬敬地给我们行了礼。

  我挥挥手,“你们都忙去吧,我随便看看!”

  我看了一圈也没有没找到哪个是墨菊,其实我根本没见过墨菊。

  我只好问云烟,“你知道那个是墨菊吗?”

  云烟指了指几盆开着大大的深紫色,和普通菊花差不多的花,“这个就是墨菊!郡主也喜欢花吗?老爷和少爷都最喜欢墨菊了。”

  我大跌眼镜,“这就是墨菊!”我还以为是墨色的呢,难怪我认不出来。

  我指了指那几盆墨菊,对云烟道:“你去把这些墨菊都给我拔出来!”

  云烟吃了一惊,瞥了一眼秦意畅,哀求道:“郡主,这些花儿开的好好的,您为什么要拔了呢?花儿草儿都是有生命的,她们也会疼的。”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真是太会抢戏了。

  我冷笑一声,“不合时宜就是妖,菊花这个时候早就败落了。它还开着,一定是妖,不除此妖孽,必祸害无穷。你快去把它们都给我拔了。”我不由的赞叹自己聪明,给自己找了个这么好的借口。

  “奴婢不敢!”云烟低下头,小声嘀咕,“真没见识,这里比其他地方暖和,当然会开了。”

  好个小丫头,居然敢暗地里嘲笑我,真是胆大包天了,你不给你点厉害,你当我好欺负?

  我冷哼一声,“你居然敢不听我的话,自己掌嘴二十。”

  云烟吓地立刻磕头求饶,“郡主,那是老爷最喜欢的花,奴婢真的不敢,您饶了奴婢吧。”一边说着一边流下了可怜兮兮的眼泪,泪眼婆娑满含期盼地看着秦意畅,真是惹人心疼呢。

  我一点都不心疼,“打!”

  秦意畅忽然道:“别打了!让她走吧!”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不由得不多想,“你,不会真的……”

  秦意畅在低声笑道:“你不相信我啊?一会再和你说原因。”

  我满腹狐疑,还是放走了云烟,“哼,今天饶了你,下次再敢不听我的话,就是四十下。赶紧走吧!”

  “谢王爷替云烟求情。谢郡主饶了奴婢!”说完又磕了个头,慌忙站起身来退了出去。边走边回头看了秦意畅一眼,脸上似乎有红晕,眼睛里是掩盖不住的惊喜。

  看着云烟的样子,心里有些生气,“你为什么不让我打她?”

  秦意畅笑道:“生气了?”

  看到我生气他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心里更气了,哼了一声,“我哪有生气,只是不明白,我们来这里就是来找茬的,你怎么还帮她?”

  秦意畅笑道:“还说没生气,嘴巴都能挂个油壶了。”说完正色道:“好了,别生气了。这个云烟一看就不是个纯善之人,你这样无缘无故地打她,她一定会心生怨恨,一定会到处说你的坏话。与其让她心生怨恨,不如让她对我们心生感恩。并且她是孟修齐的丫头,如果她真的肯为我们办事的话,会比我们更方便。”

  他的话说服了我,嘴巴上还有不肯饶了他,“她走了,没人拔花了。那,你去帮我把花都拔了。”

  “我?”秦意畅看着我面露难色,最后还是笑道:“好!我拔!别生气了!”说着真的要去拔。

  我拦住他,笑道:“给你开玩笑的。我根本就没打算让别人拔的。我自己来,你靠边站。这样的事,若不自己干,怎么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呢,你说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