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24章 暗箭伤人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04 2016-01-12 22:33:15

  孟修齐想了想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出自哪里?”

  我听了心里笑了,若是让我作诗一首,我还有些头疼,偏偏要考我出处。虽然我读书不多,偏偏记性不错,竟然考我这么简单的。

  我道:“《诗经·黍离》”

  孟修齐似乎没想到我会知道,初听有些震惊,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点头道:“不错!”

  其他人都是一愣,就连贾思文和秦意畅都有些惊讶。我偷偷地冲他们吐吐舌头,你们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我看起来真的像是目不识丁的野丫头吗?

  元和公主和孟驸马更是面露惊喜,点头称赞。

  孟修齐看了一眼孟少卿,道:“都说‘虎父无犬子’,小月妹妹,果然与众不同。那‘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长顑颔亦何伤。’呢?”

  我立刻道:“屈子《离骚》”

  我再次收获了不少赞扬的目光。

  “不错。”孟修齐嘴角微微一动,看了一眼元和公主和孟少卿,对我道:“那‘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呢?”

  元和公主和孟少卿听了,都看向孟修齐,孟修齐似乎有些害怕他们,看到他们的目光,立刻低下了头。

  我瞪了低着头的孟修齐一眼,冷笑道:“《孟子·离娄上》”

  我心里有些愤怒,好你个孟修齐,一边表达自己高尚的情怀,一边骂我是吗,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吗?

  孟修齐低着头看了孟少卿一眼,看到后者并没有责怪的神色,才继续问道:“那‘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呢?”

  我冷哼一声,“《礼记》”

  孟修齐又道:“察一曲者不可与之言化,审一时遮不可与之言大。”

  我咬牙切齿地道:“《淮南子》”

  孟修齐笑道:“妹妹不仅读过四书五经,连《淮南子》也读过,果然是博学多识。”

  我嘿嘿笑了两声,“我乃是乡下没见过世面的丫头,也就翻过几本书而已。恰巧你问的,都是我翻过的。修齐哥哥,你怎么知道我读过什么书啊?”

  孟修齐尴尬一笑,“妹妹玩笑了。我再考妹妹一个……”

  你还没完了,你讽刺我上瘾了是吧。我笑眯眯地打断了他的话,“让妹妹来考哥哥一个好不好了。”

  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我本来还没想这么早针对你,这可是你自找的。

  孟修齐愣了一下,笑道:“好啊,妹妹请!”

  我想了想,说道:“树桃李者,夏得休息,秋得食焉;树蒺藜者,夏不得休息,秋得其刺焉。”

  孟修齐听了微微一愣,立刻说道:“《说苑·复恩》”

  我笑道:“修齐哥哥,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自然知道出处的。妹妹读书从来都是死记硬背,不求甚解的,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想请教一下修齐哥哥。”

  我说完偷偷看了一眼孟少卿,孟少卿脸色似乎有些难看,摇头轻叹了一声。

  孟修齐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种桃李的人,夏天可以在它们的绿荫下乘凉休息,到秋天还可以收获果实;种蒺藜的人,夏天既不能从它们那里得到乘凉的荫地,到秋天它们还会长出许多刺来刺人。

  我装作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意思。是不是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意思了?”

  孟少卿听了脸色微微发红,面色更难看。元和公主轻声问道:“少卿,你没事吧?”孟少卿道:“没事!没事!”

  孟修齐道:“意思虽然有些相近,但也有些不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原为佛教语,源于《涅槃经》:“种瓜得瓜,种李得李。”意思是种下什么因,得到什么果,讲的是因果报应。而这句话是所树非人的意思。结什么样的果实在于栽种什么树。如果种的树不对,就算再辛苦培育,也得不到果实,只能得到刺。育人和育树是一样的道理,想要培养一个优秀的人才,一定要先选择好培养对象。”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可是有些人贪心不足,明明自己种的是蒺藜,而种树之人却偏偏想得到果实,恐怕他只能得到刺了。”

  我说完这话,孟少卿的脸果然又难看了几分。

  我又道:“那‘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是什么意思?”

  孟修齐道:“这话出自《老子》,意思是说:罪恶没有大过欲望强烈的,祸患没有大过不知满足的,过失没有大过贪得无厌的。是劝世人要知足常乐的意思。”

  我道:“原来是知足常乐的意思。偏偏有些人贪得无厌,为了荣华富贵,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白读了一肚子书,却连知足常乐的道理都不懂。”我扫了一眼脸色涨红的孟少卿,对孟修齐笑道:“修齐哥哥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孟修齐瞥了一眼孟少卿,低头不答话了。

  我又继续道:“修齐哥哥才是真正的博学多识,我不懂的你都懂,以后要好好跟着修齐哥哥读书了。对了,我平生最讨厌暗地里捅刀子,暗箭伤人的人,真是坏极了。不知这‘暗箭伤人’是出自那里?可有什么典故?”

  我看向孟少卿三人,秦意畅和贾思文本来一直安静地看着我们斗嘴,此刻也和我一样,仔细地留意他们三人的表情,期望有所收获。

  孟少卿脸上除了愧色并没有其他的神色,元和公主一直面露微笑,此时正拉着孟少卿的手,似乎在安慰他。孟修齐一直低着头,看不到他的神色。

  我心里不禁有些失望,表面上却装作无辜的样子,笑道:“修齐哥哥,你不知道吗?”

  “什么?”孟修齐慌得抬起头来,神色有些茫然,愣了好一会才道:“哦,暗箭伤人。典处《左传·隐公十一年》。隐公十一年,郑庄公攻打许国时,郑国的一位老将军颍叔考和一位青年将军公孙子都,为了争夺兵车心生嫌隙,公孙子都因此怀恨在心。后来在攻城时,颍考叔奋勇当先,率先攻上了城头,公孙子都眼看颍考叔就要立下大功,心里忌妒起来,便抽出箭来对准颍考叔射了一箭,射死了颍叔考。后来就要暗箭伤人比喻采取不光明的手段暗地里伤害别人。”说完又低下了头。

  “这个公孙子都真是心胸狭窄,心狠手辣,居然暗箭伤人,真是卑鄙!无耻!”我怒不可赦,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一桌子的盘碗盏碟,一起跳舞奏乐,好不热闹,汤汁也洒了一桌子。

  

昨日飞絮

昨天发的有些匆忙,今天又仔细修改了一下,内容有些不同,不是重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