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22章 下马威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18 2016-01-10 23:49:57

  孟少卿迎了上来,看了看关上的门,眼里有些失望,“你娘她怎么了?她不一起吗?”

  我冷着脸,哼了一声,“她不去,只有我去。怎么,你不愿意吗?那好吧,那我不去了。”说着转身就要回去。

  孟少卿立刻拉住我,脸上没有一点愠色,反而小心地陪笑道,“怎么会呢?那咱们走吧,过两天再来接你娘。”

  从表面上,可真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可是,那饱含爱意的目光下讲究隐藏的是一颗什么样的心,实在让人难测。

  我冷哼了一声,不理他,径直出了院子。

  我们出了洛王府,我瞥了一眼门口的那辆马车,任性起来,“我不想坐马车!马车太闷了!”

  “若是嫌闷,咱们将帘子挂起来。”

  我加重语气又重复地了一遍,“我就是不想坐马车!”

  孟少卿没有丝毫不快,依然满脸带笑,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宠溺一个被惯坏的小孩一般,“那你想坐什么呀?”

  “我什么都不想坐?”

  孟少卿像是害怕我似的,小心翼翼地迁就我,“那我们要怎么走啊?”

  我冷冷地道:“怎么走?这还用问,当然是用脚走啊!”

  “嗯?”孟少卿愣了一下,似乎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冷笑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孟少卿被我嗤了一顿,脸色微微发红,尴尬地看着秦意畅。

  秦意畅笑道:“她的意思,是走着过去。”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孟少卿恍然大悟,立刻道:“小月既然想要散步,那爹就陪着你散步!”

  又对秦意畅道:“多谢洛王多日照顾小女,感激不尽。不敢再叨扰,请您请留步!”

  秦意畅笑了笑,正要接话。

  我立刻接过话去,“他想去公主府做客。”又指了指贾思文,“哦,还有他。不知道驸马大人欢不欢迎啊?”

  孟少卿看了秦意畅和贾思文一眼,笑道:“自然欢迎!王爷您先请!”

  我和洛王商量好了,我们走着去,京城就会有很多人看到我们。然后,秦意畅再派一些人去故意散布消息,将我们的关系公开,制造对孟少卿不利的言论。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相信很快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了,他的好名声很快变臭。就算京城百姓不相信,那也没关系。最起码他们都知道我是进了他的府里的。若是日后,在他的府里出了什么意外,他一定是逃不了干系的。肯定会联想到之前的传闻,他的名声还会好吗?他为了他的名声,就不敢对我怎么样了,最起码在他的府里不敢对我怎么样!

  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洛王府,向着公主府行去。他们几个身份想要不引人注意真的很难,很快引了不少百姓围观,不少人在那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

  “听说,那个女子就是孟大人的女儿。”

  “啊,孟大人怎么冒出个女儿来?”

  “听说孟大人在娶公主前早就成了亲,为了攀上公主,就抛弃了……”

  “啊,居然有这样的事!这孟大人也太不应该了,自己发迹了,就忘了自己的糟糠之妻了。”

  “孟大人可是个好人,京城帮助我们这些穷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我不信,说不过只是走散了呢!”

  “我也不信。若是真是这样,他怎么又认了这个女儿?”

  “我觉得倒真是有可能,若不是他做了亏心事怎么会没有子嗣?”

  ……

  百姓的议论声一字不落地落入了我的耳朵。洛王派出去的人,看来已经将消息散发出去了。孟少卿的名声真的不错,出了这样的丑闻,居然还有人替他说话。

  我看向孟少卿,孟少卿脸上有些挂不住,一路低着头,倒没有发火。

  好,能忍,我们就继续走着瞧。

  在像猴子一样被人看了一路后,终于走到了公主府,元和公主热情的迎接了我,拉着我的手,左看有看,看不够似的,真的看不出是假装,倒像真的很喜欢我似的。我才不信,她是真的喜欢我。

  这次我终于见过那个孟修齐了,正是在月老庙见到个那锦袍公子。他安静地站在角落里,长的还算不错,浓眉大眼,高鼻梁,薄嘴唇,他的精神似乎不太好,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里却没有了我在月老庙见到的轻蔑,反而有点自卑。我不禁怀疑,当初是我看错了吗?

  孟修齐看到我在看他,对我客气地笑了笑。

  我只好回了一笑。

  他们三个人好像都很正常,单从表面上真的看不出来是谁。

  元和公主看我在看孟修齐,将我拉到孟修齐地面前,“修齐,小月,以后就是你的妹妹了,你可不能欺负妹妹啊!”

  孟修齐低着头,应了声道:“是!我不会的!”

  哦,果然是不善言辞,也不会说两句好听的。

  我立刻笑道:“修齐哥哥那么好,怎么会欺负我?是不是,修齐哥哥?”

  孟修齐笑笑,“是,我很喜欢小月妹妹。”

  我也笑道:“修齐哥哥张的真好看,咦,修齐哥哥,你长的怎么不像公主,也不像驸马呀?”

  孟修齐脸色发青,低着头不说话了。

  我故意恍然大悟,道:“原来修齐哥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公主和驸马看了我们这么好,相视一笑,都露出了欣慰的微笑,至于那微笑是不是真诚,我就不知道了。

  公主和驸马做了一桌子菜为我们接风。他们先请秦意畅、贾思文坐了,才将我拉在他们身边坐了,不停的夹菜给我,我没有拒绝,一一受了,这是我应得的。

  十几年骨肉分离,今日终得团聚,真是感人肺腑啊。我岂能让这么其乐融融的场景继续下去呢!

  我扫了一圈,笑道:“‘先娶为妻,后娶为妾。’得有先来后到吧,既然我娘是是先来的,那公主您是不是该将我娘接过来,尊为大夫人啊!”

  说完我挑衅地看向元和公主。我这话相当无礼的,公主怎么可能会屈居下位。我就是要看看她,会不会恼羞成怒。

  我话音一落,桌子上顿时安静了。

  孟修齐脸色变了,看了公主一眼,又看我了我一眼,低下了头不吭声。他不说话正好,此事没有他说话份,他要敢多嘴,就不要怪我不给他留面子。

  秦意畅和贾思文两人都微笑着看着我们,也没有说话。他们此事不方便说话,也不用他们帮我说什么。

  孟少卿则脸色骤变,看了元和公主一眼,神色有些慌张,又看了一眼秦意畅和贾思文,才小声地对我道:“小月,别闹了!我知道你生爹的气!你对爹怎么样,爹都由着你。你不能对公主无礼知道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