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19章 不如什么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41 2016-01-07 19:20:30

  贾思文似乎如梦初醒,抬头看了我一眼,“还没有!”他淡淡地笑了一下,神情更不自然了。

  “还没试啊!”我有些着急,“那快点试啊,若是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贾思文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嗯!好!”看着窗外发呆,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纳闷地看了他一眼,他怎么了?难道又在思念那个女子?

  我不由的叹了口气,默默地转身打算离开。

  我看了看桌子上那个他刚刚想要藏起来的瓷瓶,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担忧。我走过去拉拉他,拿出自己的手给他看。他看了一眼,有些惊讶,“怎么好的这么快?”

  我于是将原因告诉了他,希望能打消他的顾虑。

  “还有这样的事?真是奇怪!”贾思文看了我一眼,沉思了一下,神色更凝重了。

  我劝道:“文文,你就试一试吧。我的血,说不定真的能解你的毒呢?我知道你的顾虑,你不要想的太多。就算真的解了毒,也只能说明,我的血真的与众不同,不会有别的含义的,你不要想的太多好吗?试一试吧?”

  贾思文听了看了我半晌,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似乎在思考什么,最后终于笑道:“我明白的你的意思了。我会试的!”说完又看向窗外,默不出声了。

  他若是因为这个顾虑一直不肯试,我也没办法劝他了,心结或许比毒还要难解。

  我只好道:“那我走了!你一定试一试啊!不管有没有用都要告诉我,知道吗?”

  贾思文一直看着窗外不看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快走吧!”

  我摇摇头离开了,刚出了门就看到秦意畅站在楼外一株杏树旁发呆。光秃秃的树枝,显得他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

  我愣了一下,心里紧张起来,他在等我吗?是有话要说吗?不知道我和贾思文的话他听到没有?我回想了一下,我们也没说什么话,听到没听到都没关系。于是走了过去,笑道:“你怎么还没走啊?”

  “我在等你啊!走吧!”

  “哦。”我跟了上去,两个人默默地向回走,一时都无话可说,气氛有些沉闷。

  秦意畅和我并排走着,微笑着目视前方,脚步沉稳,似乎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我心里反而放松下来,不说话反而更好,我实在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了。

  很快就到了明月楼,我正要庆幸终于到了,他忽然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啊!”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我惊了一下,不由地愣在那里。迷茫地看着秦意畅,他看向别处并不看我,神色有些阴沉。

  为什么?是啊,我为什么会喜欢他?

  我想了好久,才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在不知不觉中就喜欢上了他,自己却不知道。我了解他就像了解自己一样,所以,我相信他。”

  “相信他?”秦意畅重复了一遍,“我明白了!”说着一个人慢慢地走了,留给我一个孤单落寞的背影。

  我转身走了,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不是你不够好,是我先遇见了他。

  我回到明月楼,娘正兴高采烈地看着什么,我凑过去一看,居然是一堆精美的珠宝首饰,一个个熠熠生辉,多人眼目,我看着有些心动,我抓抓这个,看看那个,不禁问道:“娘,这些是哪里来的?”

  娘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她的眼中只要那些珠宝,脸上露出崇拜而又兴奋的表情,“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这孩子刚才跑哪里去了,皇上来了你知道吗?他居然特意要召见咱们。谁知道你竟然找不到了,我只好一个人胆战心惊地去见了皇上。皇上好威严,端着一张脸,一丝笑模样都没有,真是吓死我了,吓得我话都说不出来。你说你死哪去了,若是提早教教娘,也不至于那么丢人。呐,这些东西都是皇上赏赐咱们的。”

  我听了立刻将手中拿着的那着一个绿玛瑙手串扔了。这皇上拐走了飞轮还不算,还想怎么着。还好还好,我跑出去了,才躲过这一次。皇上为什么要赏赐这么多东西给我们,是要收买我吗?切,你以为我是那么没涵养的人,只知道钱吗?不过,既然是白送的话,那干嘛不要。

  娘摸了摸桌子上的一个金钗,又道:“对了,那皇上还封了我什么三品淑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还说什么以后会更富贵什么的,什么一家人之类的,我听了云里雾里的。”

  我心里有些吃惊,表面上装作满不在乎地样子,“皇上一般说话,我们都是听不懂的,不用管他。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当时吓坏了,只会说‘是……是……是……’、‘对……对……对’、‘皇上圣明’。”

  我无语,这下好了,皇上再以为我们都是那种贪图富贵之人。

  娘脸色忽然沉了下来,“那个齐快找你那么长时间,你们都干了什么?你看你身上这些土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撒了个小谎,“是齐快知道我会逮麻雀,想让我逮一只麻雀玩。我们忙活了半天,将衣服都弄脏了,好不容易才逮到一只,结果一不小心飞走了。齐快笑话我,说自己徒手就能捉到。我不信,正好飞来一只麻雀,齐快就飞过去追了上去,出了院子,我想看看他是不是能捉到,就跟出了院子。结果在外面转了半天,也没看到齐快。我只好回来,才知道齐快早就回来了。我才明白,是齐快看我不顺眼,在故意耍我呢。”

  “故意耍你?”

  “娘,你不知道,这个齐快一直看我不顺眼,老实找我麻烦。”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不是我想的那样,不是更好。”

  我有些诧异,“你想的哪样?”

  “什么这样那样?我还想问你的,你的婚姻大事考虑的怎么样了。现在飞轮进了宫,我看你们没戏了。不如……”

  “不如什么?”我立刻惊觉起来,心里突突直跳,娘你又想打什么歪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