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16章 你若去,我就去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52 2016-01-04 19:11:13

  我心情顿时大好,一扫这几天的阴霾,本来阴暗的屋里瞬间觉得亮堂起来,就连地上的茶杯碎片也是那么的可爱。我将信一起收了,贴身放了。从桌上拿起一个茶盘,打算将地上的碎瓷片捡起来扔出去。

  我正捡的开心,只觉得眼前一暗,抬头一看,秦意畅此时蹲了下来,“你快放下,当心划了手,让下人来收拾就好了。”

  我边捡了一片放在茶盘上,边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皮糙肉厚的,没事的。”想起因为自己生气连累了这个无辜的茶杯,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再说了这本来就是我自己摔的,我不捡谁捡?洛洛,对不起呵!我不是故意的。”

  忽然见他的脚边还有一片碎瓷片,轻轻推了他一下,“你起来,别妨碍我捡。”

  秦意畅闻言立刻站起身来,后退半步,我忙去捡了。又看到前面还有一片,向前挪了一下,忙要去捡。

  “我来吧!”秦意畅说着弯下腰来就要去捡。

  真是的,这个也跟我抢?我忙道:“你站着别动,让我来。”说着就抢在前面去捡了,我才拾了起来,秦意畅的手正好伸了过来,打在了我的手上,我的手不由地一松,手里碎片掉落在地,一片摔成了两片。

  我无奈地摇头,指着那多出来的一片,“哦,不是让你不要动吗?你看越捡越多了吧!”

  秦意畅对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歉意地道:“对不起,我只是想帮你!你的手没伤着吧?”

  我看他内疚地样子,心里不由地叹气,他总是太小心了,每次我不经意地话,他总是会放在心上,就算是伤心,也放在心里,从来不告诉我。所以,每次看他不开心,我总想我是不是又说错了话?在他面前我尽量小心翼翼地,生怕自己又说错了什么。有时候,心里真的会觉得有些累。

  我想我真的该离开了。

  我忙笑道:“我皮糙肉厚,能有什么事啊!好了,王爷您站着别动好吗,让我这个小丫头来。”

  说着又要蹲了下去,却被秦意畅拉住了,“让我看看你的手。”

  我知道他不看会没完没了,就自己将手伸了出去,翻了翻,“你看,什么事都没有,你放心了吧!”

  秦意畅惊呼一声,一把抓住了我的左手,心疼地道:“还说没事,你看伤的这样厉害。不行!必须请大夫看一下!”

  我心里一愣,真的划到了吗?我怎么没觉着疼呢?

  我笑道:“破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抬眼看了一下,看到伤口,才猛然想起,是刚刚自己咬破的,那本来的掉了一块肉的血口,已经开始愈合。

  我不由的叹道,好的可真快,他也真是的,难道看不出来,这伤口根本就不是划的吗?文文让我替他保密的,我还是别告诉他。遂笑道:“原来,这么小的一个口子啊,算什么呀!明天一准就好,不用请大夫了。”我挤挤眼,神秘地道:“你忘了我有神灵护体的。”

  秦意畅听了一愣,随即笑了,“我倒忘了这个了,不过还是找大夫看一下吧?”

  我忙道:“那好吧,那我去找文文了,他可比那些庸医强多了。”心里暗笑,他已经看过了。

  “那你快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对了,别忘了换件衣服。”

  我看着自己满身是土,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知道了,那我走了。”

  “快去吧!”

  我转身走了,走到院外,忽然想起,刚才只顾着飞轮的事,正事还没说呢,又转身走了进来。

  我以为他会叫个下人来收了,却没想到他会自己做。他捡一片,出一会神,再放进茶盘里。那几片碎瓷片,他却捡了好半天。

  秦意畅将地上的碎瓷片一一捡到茶盘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才站起身来,将茶盘放在桌上,一抬头看到了我,愣了一下,笑道:“怎么没走呢?是不是有话说?”

  我点点头,“你帮我查一个人好吗?”

  秦意畅脸色沉了下来,神色有些森然,“我知道你想查谁,没想到既然会有这样的事。既然他们这样不仁,就没必要对他们客气了。”

  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忙问:“你想怎么做?你做了什么?”

  秦意畅缓缓地看了我一眼,神色暗了暗,随即笑道:“我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做。我怎能替你做主?我只是派了几个,到公主府附近探探消息。就是想等你回来,想问问你想怎么做?不论你想怎么做,我都会帮你!”

  我大为感动,“谢谢你肯帮我,真的很感谢。我想自己去一趟公主府。”我愤恨地道:“你们想除掉我,我偏偏要天天在你们眼皮晃,碍你们的眼,我看你们的好人的能装到什么时候。我要将你们那副和善仁慈的面具揭下来,我要让你们声名扫地,让天下人唾骂。”

  秦意畅立刻摇头,“不行,他们都已经这样了做了。你去了岂不是羊入虎口,太危险了!我不同意!我不让你去!”

  “我必须要去,我必须要亲自去。否则我不能出这口恶气。”

  秦意畅叹了口气,劝道:“小月,我知道你恨,我能理解你这种恨,我也经历过这种恨。可是你不能意气用事啊,真的很危险的。我帮你去查,查出来是谁,我帮你把他抓来,任你处置。”

  “洛洛,我知道你关心我,我很感激。他们不是傻子,怎么会等着我们去查?他们不是普通人,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能随便就抓来的。好,就算你将他们抓来,那又有什么用?就算我打他一顿,出了心中的恶气有又什么用。我要的不仅仅是出口气。我想要讨回公道,我想要的是找回天理,我想让他为当年的错付出代价,我要的是要揭开他们的真面目。我真的不是意气用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想,我若是光明正大的去,他们反而不敢怎么对我,别忘了他们都是在意名声的人。我若不去,怎么会知道到底是谁要害我?如果我知道不是他,他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想为难他,‘杀人八百自损一千’,真的不值。这次若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想再和他们有任何瓜葛。”

  秦意畅听了沉默了一下,才道:“话虽这样说,万一他们暗中对你下手呢?”

  “我想好了。我让文文和我一起去,有他在,那些卑鄙的手段是逃不过他的眼的。”

  秦意畅踱了几步,叹了口气,“那好,那我也去。对了,你将幽兰、香蕙两人一起带去,她们会些武功能保护你。毕竟那时是公主府,不方便安排暗卫的。”

  我十分感激,“洛洛,我知道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我很过意不去。你就不要去了,我想让我娘留在洛王府,你替我好好照顾她吗?”

  秦意畅摇头道:“不,你若去,我就去,除非你不去。否则我留下来,也是不能放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