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15章 不渝不负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46 2016-01-03 19:36:58

  只是这样,我可能很长时间会见不到飞轮了,想到自己还没有问清楚,有些不开心。但想到,他不是因为生气才走的,同时又有些安慰。又想到反正自己现在也不能离开,想见他还是有机会的,遂不再愁眉苦脸。

  思索片刻,道:“照你这样说,那皇上对豫王很是忌惮了?可是他是皇上怎么会怕豫王?”

  秦意畅听了愣了一下,笑了笑道:“先皇在时,只论势力,三哥的势力比皇兄还略占上风。若不是先皇对三哥后来的表现有些失望,最后决定将皇位传给二哥,二哥这皇位真的不会这么容易得的。如今三哥在朝廷的势力真的不容小觑,皇兄现在不敢轻易动他,否则怎么可能容忍他到现在?”

  “既然这样,那皇上为什么不先动手,难道皇上不知道先发制人吗?”

  秦意畅轻轻一笑,“先发制人固然是好。那你想过没有,万一一击不中,那会是后患无穷,豫王必反。这样不仅消灭不了他,反而给豫王谋反一个正当的理由,舆论对皇兄将十分不利。若是豫王先动手,那他们就是谋反,就是全国百姓讨伐的对象,舆论自然偏向皇兄这边。”

  听他这么一说,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这应该也是皇上为什么是要借江湖人和鬼面门除掉洛王,而不是自己动手的原因;也是皇上为什么要封花飞雯为贵妃的原因。他是在逼他们先动手,只要他们先动手,他就有充分的理由除掉他们了。皇上确实敢于冒险,万一事情不向着他所设想的方向发展,就不怕自己会一败涂地吗?这个时候,他将飞轮收拢过去,一定是准备和与豫王动手了。

  飞轮,你这个傻瓜,为什么非要掺合进去呢。我知道你是个有血性有正义感的好男儿,可是我真的怕你会被利用了啊!我现在不能进宫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万一情况不对,不要逞强,一定要逃出来啊。

  秦意畅这时叹了口气,面露忧色,“皇兄估计现在就是在织网,等鸟儿自投罗网,想要一网打尽。可是这鸟儿会不会钻网,实在难说,就算鸟儿会钻网,这网结不结实,也不好说。但愿这网只要网住他想要网住的鸟儿即可,千万不要网住那些无辜的鸟儿。”

  我心中一惊,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秦意畅顿了一下,笑了笑,话锋一转,“算了,不说这些无聊的事了。哦,对了,飞轮等你一会没等来你,就留了一封信给你。”

  “信!”没想到他还给我留了信。我心里一阵激动,他肯留信,一定没有怪我了。

  秦意畅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我,我赶紧接了,就想拆开来看,看到秦意畅在旁边盯着我看,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要自己看。你……”

  秦意畅神色一暗,随即笑道:“好,我到院子去,看完叫我。”说完真的走了出去。

  我看秦意畅走了出去,忍耐不住,立刻打开信封,抽出信来看。

  “小月:

  打开此信,你心中一定在怨我骂我,骂我不仗义,要跟我绝交。想象你生气的样子,我心中一抖,手不能书,笔落于地。开句玩笑,博君一笑。好了,别生气了,生气就不好看。”

  我气了一番,又笑了一番,才接着看了下去。

  “今日皇上突然驾临,召见与我,沐听圣言,知一些事,是以必须为之。此时离开,实非我所愿,但事关重大,所以不辞而别。不仅是为韩叔叔,为你为我,也是为家为国。他日归来,必告与你知。”

  皇上给他说了什么,他这样义无反顾地要进宫保皇上?他为什么说是为了韩叔叔,为了我呢?难道皇上告诉了他什么?是关于鬼面门的事,还是关于下毒害我之人的事?我心怀疑问,又看了下去。

  “听齐快说,前番之事他皆以告诉与你。心中惴惴,不知你之意如何?此事本不愿你知,既然你已经知道,我若再掩饰,岂非懦夫。本想当面告诉你,但时间紧迫,只好留信与你,勿怪。

  你心似我心,我心如磐石。此情终不渝,此心定不负。

  你心非我心,我心遥相祝。双燕长相依,双鸳长相慕。”

  “此情终不渝,此心定不负。”我不由的念出声来,心莫名的平静,轻轻地笑了。继续看了下去。

  “你若是选择第一句,那就等我回来,我会实现诺言。若是选择第二句,那我尊重你,不会让你为难。

  此事一了,我必回来,是等是走,是我是别人,皆有你自己选择,我无怨无悔。今日一别,再见不知何日,照顾好自己。飞轮。”

  看完后,我心里有些闷闷的,什么叫不会让你为难,真是个大傻子。你怎么也这样,也不为自己争取一下。若是我不喜欢你,你再回来有什么用呢,黄花菜都凉了。等你,你以为人人都想我这么傻啊,会傻傻地等你啊!

  我叹了口气,好,我等你,我就在京城等你。你若是敢违背自己的誓言,我就再也不相信你了,我就恨你一辈子。

  我又看了一遍,才将信放入信封,仔细地藏在怀里。忽然看到地上的茶杯碎片,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弯腰捡去,蓦然发现地上有一张叠成一个小小四方块的薄纸。我心生诧异,赶紧拆开来看,像是飞轮的字,但字迹很潦草,似乎写的很匆忙的样子,饶是我对他的字非常熟悉,仔细地看了半天,才勉强分辩出来他写的是什么。

  “不知道这张纸你会不会看到。其实,前面所说,都是口不由心的话。其实,我真的很希望,我回来时,我们还能和以前一样,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月老,我还是你的车轮子,我们一起回家。哼!一定要等我,听到没有!你若是敢不等我,我回来就打你屁股!”

  我不由地笑了出来,这才像你说的话嘛!就知道你小子,怎么可能说出那么好听的话来。

  看到他这几句话,我终于放下心来,再无怀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