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14章 危险无处不在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1 2016-01-02 19:00:50

  我不知坐了多久,直到一阵冷风灌了进来,我不由得打了寒颤,惊醒过来,茫然地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一件最宝贵的东西。

  他走了!

  是的,他走了,真的走了!

  是因为我伤了他的心了吧?

  是因为对我失望了吧?

  我真的错过他了吧?

  他再也不会管我了吧?

  连你都不管我了吗?连你都放弃我了吗?

  你太过分了,竟然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你就这样走了,就是想要我后悔,是不是?就是想让我去求你,是不是?我不是你们的玩物,我也是有尊严的,我也是有感情的。你们想对我好,就对我好;想不理我了,就不理我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以为是为了我好,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问过我了吗?考虑过我的感受了吗?你连告诉都不告诉我,就这么走了,是觉得离开是为了我好,还是觉得我会回去找你?不,我才不会去找你,不会!绝不会!

  走就走吧,咱们恩断义绝。

  我忽然愤怒起来,抓起桌上的茶杯用力地向地上摔去。看着地上支离破碎的茶杯,心也如那茶杯一样支离破碎。我坐在地上痛哭失声,哭了几声觉得自己太没用了,使劲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愣是不让它流下来。

  哭是软弱的表现,我不能哭了,今天哭的太多了,像一个没有的受气包一样,我不应该这样软弱。没有他,我还有我娘,我要替她和自己讨回公道。

  外面忽然响起起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近。我的心此刻不停地跳动着,心里狂喜起来,他其实没走,故意逗我玩呢。

  我欣喜地转过头去,看到来人,失望极了,心冷了下来。

  秦意畅走了进来,“我听门卫说你回来了。去明月楼却没找到你,原来在这。”说着将我拉了起来,“为什么坐在地上,地上凉,快起来。”他看到我的样子,似乎吓了一跳,心疼地道:“你怎么哭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袁晨晓和杜冲都告诉我了,你放心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说完抬起手来,要替我擦眼泪。

  我呆呆地看着看着他,本来含着地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洛洛,车轮子,他走了。他生我的气了,他不管我了。”

  秦意畅听了手停在那里,最后无力地放下了,愣愣地出了一会神,忽然自嘲地笑了,喃喃自语,“原来是他,果然是他。你早就看出来了不是吗?好!很好!真好!真的很好!”

  他叹了口气,再次抬起手来,轻轻替我擦了擦眼泪,笑道:“为了这个哭呀!我还以为是因为别的事呢。好了,别哭了,我告诉他没有走!”

  我不相信,“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他走了。他的东西都带走了,连齐快也走了。”

  秦意畅笑道:“我骗你干什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他们是被皇上召进宫了!时间仓促,所以来不及等你回来。”

  我一下清醒过来,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来,惊道:“进宫了?为什么会进宫?”

  “你刚刚出去的没多久,皇兄就来了。他单独召见了飞轮,不知和他说了什么。之后飞轮和齐快就一起进宫了。

  我急了,“你明知道他们都得罪过皇上,怎么不拦着他们呢?糟了,皇上不会是对他们动手吧。洛洛,我们快去救他们啊。”想起皇上的手段,不由得担心起来,这个时候我早忘了自己刚才还在生他的气呢。想起飞轮曾经擅离职守,违背皇命,齐快曾经偷盗玉玺,若皇上要治罪,恐怕都不轻,心里急坏了。

  秦意畅将我拦着了,叹了口气,“你先别急,他们不会有事的。我拦过他们,拦不住,话又不能说的太白,只好由他们去了。不过,你真的不必担心,看皇兄的样子,并不是想要治他们的罪,恰恰相反,看样子想要重用他们。”

  我糊涂了,“皇上不是治他们的罪?反而还要重用他们?这皇上的心胸也太大了吧?”

  秦意畅点头道:“虽然我和皇兄并不亲近。但我不得不承认,单轮才能和气魄,我和三哥确实比不过他。行事果决,勤奋不缀,心思深沉,善于用人,敢于冒险。若论皇帝最佳人选,非他莫属。该狠时,绝不手软,不为感情所累;用人时,知人善用,能放下私怨。现在朝堂震荡,皇兄和三哥剑拔弩张。皇兄身边可用之人并不多,真心效忠之人更少。万一兵变,那些文臣都是靠不住的,还要靠武将。他身边若是有飞轮和齐快这等奇人,想必更有保障。他们的曾经的那点过错又算什么,只要肯效忠于他,他又怎么会在乎他们的过错。皇兄真是厉害,我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能让飞轮死心塌地无反顾地去帮他。”

  我听了更急了,“你这么说皇上是想利用飞轮和齐快他们对付豫王。啊,那他们不是成了马前卒,成为炮灰了吗?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该不该劝他们回来?”

  秦意畅摇头道:“我将这个意思给飞轮说了。虽然没有明说,我想他一定听明白了。他说,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说他必须要去,让我不要拦着他,还让我照顾好好你。人各有志,既然他已经做了选择,想必我们是劝不回来的。他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还是有些担心,“那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危险无处不在,哪里没有危险呢?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以他们的能力,想必能保护自己!”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飞轮一定是听了玄伯伯的话,想要有所作为,所以才会进宫。既然他有他的抱负,我怎么能够拦着他呢。就算皇上是在利用他们,他们能为皇上平息了一场可能发生的叛乱,减少百姓的苦难,也是大功一件。至于危险,是啊,哪里没有危险呢,若是你倒霉,就算是躺在床上睡觉房顶都会掉下来,难道因为这个就不睡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