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13章 有些人错过就不在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30 2016-01-01 19:21:52

  我知道我的血一定是不行的,所以他不肯试。我既然救了自己那么多次,万一真的可以救他呢。我一定要让他试一试!

  我狠狠心,将手指头放进自己的嘴里,用力将手指咬破,鲜红的血立刻涌了出来,顺着手指流了下去,我毫不犹豫地将手指伸了过去,“你就试一试吧!难道要让我的血白流了吗?”

  贾思文叹了口气,只得拿了一个瓶子接了,“你这是何必呢?”

  我笑道:“和你救我相比,这算什么!够吗?不够我还有。”

  贾思文无奈地看着我,“够了!够了!若是有用,一滴就够,若是无用,再多也没用!”

  我听了心里有些戚戚然。

  贾思文小心翼翼将瓶子收了起来,替我止了血,心疼地看着我,“你怎么咬地这么狠,都咬掉一块肉,也不知道疼啊!”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疼,皱着眉咧着嘴,后悔不迭地道:“哎呦,还真是疼啊。刚才不是怕你不肯吗?早知道只需要那么一点,我就不咬得这么狠了。呵呵!”

  我故意这么说,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想逗他开心点。

  贾思文听了神色反而沉重起来,歉意地看着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知道了会骂我的。没想到,你还会这么关心我!我做过那么多坏事,又让你无故挨骂,你既然都知道了,你不是该怪我吗?为什么还想着要救我?”

  我想了想道:“我们是朋友啊,当然要救了你。至于犯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从未见你害过人,都是见你在救人。你救了洛王、救了飞轮、救了我、救了朗白岩,难道不是善吗?过去就让他过去吧,放下之后,你会发现,原来前方是那么美好。”

  贾思文沉默了半晌,苦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么多年的执念,怎么可能放下,若是可以,今时今日,想必我不会在这里。”

  我长叹一声,“既然如此,你为何还在这里?为何不去找她?你知道我不会是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因为你我有缘,认为你和她也有缘吧;或许知道自己有罪,无以恕罪,不敢再去吧;或许是想到得到一种安慰吧!或许……”他叹了口气,才道:“总之,我不会再去找了。有缘我们自然会再相见,无缘就是我再怎么找,也是无济于事。”

  “那为何不能将她忘了,重新开始,找一个爱自己的人共度一生?”

  贾思文苦笑着摇摇头,神色凄然,“你知道吗?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其他人就算是再美再好,都比不过你爱的那个人,你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你宁愿孤老终生,也不愿委屈自己。”

  我听了不禁痴了,难道我也是吗?我总是觉得车轮子武功天下第一,是天下最好的人,总是把他当做自己的保护神。所以,我早就喜欢他了,早就离不开他了,只是自己不敢去想,是吗?原来不明白的人是我。

  贾思文又道:“你不要觉得心里有负担。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你无需觉得亏欠我,虽然你不是她,但看到你我就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为你做什么都值得。你不要拒绝好吗?你就当做成全我好吗?”

  我挠挠脑袋,有些不知所措,这样让我很为难,我若是答应他,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这算什么,我怎么好意思接受他的好意,毕竟我又不是他的那个她。若是不答应,又不忍心看他伤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道:“毕竟我不是她呀。你这样,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觉得白白接受的你的好意,却什么也不能帮你,我很过意不去的。”

  贾思文面色暗淡下来,沉默了一下,道:“好吧,如果你不愿意见到我,就告诉我,我马上会离开。”

  我头疼不已,劝道:“文文,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唉!你这是何苦呢?人生苦短,转瞬消亡。情情爱爱,皆是空无。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呢。有些人该忘记就应该忘记,该放弃就已经放弃。放下即自在,放下吧,好吗?”

  “执念已生,终难忘却。我是红尘中芸芸凡人,无法了悟。上次的忘却,已经让我很后悔了,我不会再选择忘却,除非这命终了。”

  我知道我是劝不了他了,叹道:“文文,你这样太苦了。我不希望你活的这样苦,你希望你能快乐!”

  贾思文笑了,“傻丫头,我不觉得苦啊!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啊。尤其是现在,我觉得很快乐啊!每天看到你就很快乐,真的很快乐。既然你这样说,那你愿意吗?”

  我不解,“愿意什么?”

  “和我在一起啊?”

  “啊?什么?这……你……”我彻底傻了,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明知道我不是她,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贾思文扑哧笑了,“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

  我看他笑了,放下心来,也笑了。

  贾思文又道:“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知道你是为我担心,其实我真的很开心,很高兴。谢谢你,肯听我的故事,或许将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整个人就轻松了许多。我的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以为这辈子我会守着这个秘密直到死去。没想到我竟然会告诉你,一切都是缘分吧。你可不可以替我保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就连齐快都不要告诉他。”

  我点头,“你放心吧,我谁都不会说的。”

  贾思文将茶钱放在了桌子上,站起来,对我笑道:“我们走吧,你再不回去,会有人担心的。”

  “……”

  “飞轮真的不错,你千万不要错过他啊!”

  我没料到他会说这个,脸腾地红了,有些不好意思,“你说什么呢!”

  贾思文去开了门,背着我道,声音有些低沉,“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他真的为了做了很多的事,真的很令人感动,你要好好珍惜他。”

  我不再躲闪,郑重地点点头,道:“我会的!”

  贾思文背影似乎僵了一下,转过身来对我笑了笑,“那我们快走吧!”

  “嗯!”我忙跟了上去。

  想到回去就能见到车轮子了,心里七上八下地,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有些迫不及待,又有些不好意思。见到他,我该说什么呢?真是的,干嘛要让我问呢,你直接告诉我不好吗?这种事,也让我主动吗?真是的!谁让你就喜欢这样的人,活该!

  这回去的路居然是那么短,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说呢,就已经到了洛王府的后门。

  我和贾思文告了别,迫不及待地就跑去了锦阳堂,看着锦阳堂马上就要到了,心里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我深呼一口气,快走几步,很快就到了正房,门是关着的,我走了过去,想要推门进去,手愣在那里,心里一阵慌乱。

  为什么里面那么安静,为什么没有一点声响?

  我心里不安起来,推门走了进去,里面是那样干净,桌上只有一套茶壶茶杯,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床上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

  看着空空如也的锦阳堂,我跌坐在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