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09章 我想跟你聊聊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91 2015-12-28 19:37:17

  我紧紧地握着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心中愤怒到了极点,真恨不得立刻去跟他们算账。但我知道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单凭小眼睛说的我是不能怎么样他们的,我必须得回去和飞轮洛王他们商量一下。我踱来踱去踱了好几圈,不停地劝说自己要冷静,不能冲动,才渐渐地平静下来。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愤怒的心情,问小眼睛,“如果我让你去指证段兴,你会替我作证吗?”

  小眼睛的小眼睛转了转,面露难色,“他可是公主府的人,我怎么敢作证?姑娘别为难我了!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你们就饶我了吧!”

  贾思文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们放你走了,那个段兴会放过你?你太天真了,他一定会杀你灭口的!”

  小眼睛显然没想到这一点,张着嘴有些吃惊,“啊!”

  此时贾思文的右手漫不经心弹了一下。

  而那个小眼睛像是忽然被定了身一样,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小眼睛瞪得大大惊恐万分。忽然,小眼睛哇的一声哭了,不住地磕头求饶,“我作证!我作证!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贾大侠赐给我解药!求贾大侠赐给我解药!”

  贾思文冷哼一声,“不见棺材不落泪!”

  又转向我道:“你打算怎么办,现在去公主府兴师问罪?”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问小眼睛,“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小眼睛这次再也不敢滑头了,立刻回道:“我叫严正。我们是虎威门的。”

  “虎威门是干什么的?”我又问道。

  严正道:“虎威门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门派而已,师父带着我们师兄弟几人,靠着为有钱人当个打手,要个债,收个租什么的填饱肚子。”

  我冷笑道:“是不是还有杀个人!”

  严正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们以前从来不干这等营生的。这次这段兴出的钱太优厚了,我们这才见钱眼开了,才……我保证我们以前绝没有干过这等事伤天害理的事!”

  我问道:“虎威门在哪里?”

  “在城南的归义巷!”

  我想了想,道:“你先回去吧,回去后若是他们问起你来,你就说,你撒谎骗我们说,你们只是要劫色。我们就信了你,打了你一顿就放你走了。不管谁问你,你都要这么说,包括你那两个不仗义的师兄弟和你的师父。到用的着你的时候,我们会去虎威门找你。你现在最好躲在虎威门不要出来,更不要再见段兴,以免被灭了口!”

  “谢姑娘不杀之恩,谢贾大侠不杀之恩。只是解药……”小眼睛说完看着贾思文一动不动。

  贾思文拿出一颗白色的丸药,扔了过去,“这颗解药,能保证你十天毒性不发作。”

  小眼睛伸手接了,立刻放到嘴里吃了,才问,“十天后呢?”

  “你若是真的照她说的去做了,而且他们都相信了你的话,而你没有被灭了口。十天后,我自会将解药给你。否则,你只能等死了!”贾思文喝道,“还愣着干嘛,快滚!要不要我送你走啊!”

  小眼睛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我滚!我马上滚!贾大侠您可要说话算话,十天后一定要给我解药啊。”

  贾思文不耐烦地道:“废话真多。看来我要送你一程了!”

  贾思文的话还未说完,严正吓得立刻爬了起来,“我滚,我滚!”说着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地跑了。

  小眼睛一离开,只剩我和贾思文两个人,想起齐快话,我觉得有些惭愧,想要问他,又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敢抬头看他,低着头偷偷地瞥他。贾思文看着我笑了笑,好像也想对我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我觉得气氛实在太尴尬,觉得还是该说些什么好,于是笑道:“文文,你给他吃的真的是穿肠破肚丹?”

  “咱们……”贾思文本来想说什么,听到我这么问,立刻笑答,“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这个妙手毒心是叫着玩的吗?不过我不是叫穿肠破肚丹。”

  “那你叫它什么?”

  “我叫它‘笑看江湖’”

  “笑看江湖?为什么会叫这个啊?”

  “不为什么?随便叫的!”贾思文笑了笑,又问,“你为什么要放那个严正走?为什么不去公主府找他们算账?”

  一提到这个,我就怒不可赦,气呼呼得道:“气死我了,居然有这样的混蛋。自己错了,不承认错误也就罢了,居然要杀自己的……不说这个了,再说我就气疯了。其实我也很想去,我恨不得立刻杀过去。可是不能这样莽撞地去了,我们得回去和飞轮洛王他们商量商量。你想,若是我现在带着这个严正去了公主府,就算严正肯帮我指认了段兴,那又能怎么样,指使段兴的人,肯定不会承认的,我们又没有别的证据,那个人是不会认罪的。若是把严正关起来,等找到证据一起指认凶手。可是如果我们把严正关了起来,那个想要害我的人,一定会知道的,那人肯定会认为我已经知道了,说不定会狗急跳墙,继续派人杀我或者害怕事情败露,自己先将段兴灭口。我现在不知道,到底是谁要杀我?是孟修齐?是公主?还是其他人?如果只是孟修齐我倒不怕他,我怕的是另外的人。所以在没有弄清楚到底是谁要杀我之前,还不能打草惊蛇。让严正回去,就是想要那个人认为我们并不知道这件事。这样这个人就会不设防,对我们来就更容易调查了。我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是谁要杀我,如果是别人我都可以接受,若是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贾思文劝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想不会是他,既然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承认了错误,应该不会再这么做了吧。”

  我冷笑一声,“那可说不定!有些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名声,为了掩盖自己的恶事,保全自己名声,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如果真的是他,我就把他的名声搞臭,让他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让他成为过街的老鼠。如果不是,这说明他还没有完全的丧尽天良,还有一点人性!”

  贾思文叹了口气,“但愿不是吧,如果真是确实太让人寒心了。好了,我们走吧?”

  我点点头,想起什么问道:“你认识回去的路吗?”

  贾思文看着我笑了,“我当然认识,不过……”

  “不过什么?”

  “我想跟你聊聊,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