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08章 是你们逼我的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82 2015-12-27 19:02:32

  小眼睛听到妙手毒心时脸色就已经变了,后来我说到穿肠破肚丹的时候,更是惊恐万分,在那里直打哆嗦。

  我本来还想多说说妙手毒心在江湖上有多么多么的恐怖,好吓吓他。没想到文文的名号这么响,他居然知道。难道他也是江湖中人?这样也好,倒省了我一番口舌。

  我凶巴巴地道:“你还不说吗?难道真的要我找来妙手毒心,你才说吗?他来了你可就倒大霉了喽,我劝你识相点!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小眼睛虽然吓得直打哆嗦,却还是不相信我的话,“你怎么会认识妙手毒心?你骗我的吧?我不相信!”说完小眼睛又滴溜溜转了两圈。

  这小眼睛倒狡猾的很,这样都骗不了他!

  我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忽然白影一闪,一个白衣人从天而降,轻飘飘地落在了我的身边,那面若白无常的脸上,带着仿佛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嗖嗖冷意,“她说的不错,她确实是我的朋友。”

  “妙手毒心?是真的……啊!”小眼睛眼睛瞪得大大的,浑身不停地发抖,不住磕头求饶,磕得头上鲜血直流,“饶命啊!饶命啊!”

  我诧异地看着贾思文,他怎么来了?是刚刚到,还是早就到了?

  贾思文没有管我诧异的目光,而是轻轻一抬手,手里捏着一颗黑色的丹药,对小眼睛道:“你是现在说,还是吃了我这个穿肠破肚丹才说?”

  啊?我不过是随口说说,他还真有穿肠破肚丹?

  那小眼睛吓得连连摇头,“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求贾大侠饶命啊!”

  此时不问更待何时?我大声喝道:“快说!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小眼睛转头看了看周围,惊恐地瞥了瞥贾思文,才颤抖地说道:“是……是……是……段兴……派我们来的!”

  段兴?段兴是谁?我诧异地极了,我和他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杀我?

  我看向贾思文,贾思文也是一脸茫然,我想问问袁晨晓和杜冲,才发现他们不知道何时消失了。

  我只好问小眼睛,“段兴是谁啊?”

  小眼睛转了转那双豆粒般的小眼睛,嘀咕道:“段兴就是段兴啊!”

  我指着小眼睛,怒道:“别耍滑头,我问的是,段兴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

  贾思文忽然叹了口气,面带遗憾地看着手里的丹药,“可惜了,我这颗穿肠破肚丹,是用了七种毒虫练了七七四十九天,又加了八种毒花炼了八八六十四天,又加了九种毒草练了九九八十一天才炼出来的,却要给你吃,真是舍不得呀!你可真的走运啊!你说你是自己吃呢,还是让我喂你呢?”

  小眼睛吓得紧紧的闭着嘴,不敢露出一点缝隙,由于恐惧浑身不停地发抖。

  贾思文轻轻地抬了抬手指,小眼睛被吓坏了,再也撑不住了,“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们了,我说了你们可不要说是我说的,我们惹不起他呀!求你们了!”

  是什么人能让小眼睛如此害怕?

  我忙道:“我们绝不会说是你说的,我们一向说话算话!”

  小眼睛面露难色,张了张嘴,那眼睛瞥向贾思文,“是……”他似乎还有些犹豫。

  贾思文脸色一冷,手指又动了动。

  小眼睛不敢再迟疑,立刻招了,“段兴是公主府的下人,我们哪敢惹公主府的人!我们只是收钱办事,从前真的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这真的是第一次。求大侠念在我们是初犯的份上,饶了我吧,我保证改邪归正,再也不敢这等伤天害理的事了!”

  我觉得像是有一盆冰水浇到了我头上,从头凉到脚,加上寒风呼号,觉得自己冷极了,都快成冻成了一尊没有生命的冰雕。

  是他吗?他真的要杀我?

  我颤声问道:“公……公主府?哪……哪个公主府?”

  “就是大长公主元和公主府!”

  我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天下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没想到当初胡说八道的话,一语成谶了,真是活该啊!

  贾思文担忧地看着我,“别胡思乱想,说不定有误会呢!”

  我大笑不已,“误会?我和他段兴素未谋面无冤无仇,他为什么会杀我。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贾思文叹了一口气,问小眼睛,“那个段兴,在公主府是干什么?”

  “段兴是公主府的世子孟公子的一个得力的随从!”

  是孟公子的随从?这么说不是他?不,他一定也逃不了干系。不管是谁,我都不能再忍了。我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好啊,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呢,你们倒先要杀我,咱们走着瞧!

  我厉声问小眼睛,“那个段兴为什么要杀我?”

  “段兴是乔装打扮了才找到我们师兄弟的,他可能不想让人知道他是公主府的人吧?若不是我以前就在街上见过他,根本认不出是他。他给了我们姑娘您的一些画像,说你是洛王府的一个小丫头,他跟你有些私仇,想要报仇。就让我们在洛王府附近守着,说若是看到画像里的姑娘单独出来就杀了她,若是旁边有其他人,就不要动手。我们在洛王府附近等了好久,才等到姑娘出来,这才动了手。”说着小眼睛又不住的求饶,“姑娘饶命啊,我们以为你只是个小丫头呢,不知道你是贾大侠的朋友,若是知道,就是给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都怪我贪图钱财犯了大错,如今我知道错了,请大侠饶了我的性命。饶命啊!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我冷笑一声,“好,那我问你,那个孟公子叫什么名字,这个人品行如何?和他爹娘关系如何?”

  “孟公子叫孟修齐,听说颇有文采,待人彬彬有礼,长相也不错,受不少官家名门的小姐的青睐。孟大人为官清廉待人亲和,大长公主更是和善仁爱,这些年公主府帮助过不少穷人,做过不少善事,在京城颇有威望,很受百姓爱戴。关系如何?咱是什么人,哪里知道,听说是挺好。我觉得应该是这个段兴私自找得我们,和公主府没有关系。他们那么好的人,怎么会……”看着我越来越阴沉的脸,小眼睛声音低了下去,“我都是听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

  孟修齐,想起月老庙那个衣着华丽表面上谦恭有礼,却自觉高人一等的孟公子。我冷笑一声,好啊!本来那个家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不想跟你争什么,你却来惹我,是你逼我的。

  什么颇有威望,就是一个道德沦丧的伪君子。好啊!本来我只想和娘、飞轮他们回家过我们的日子,不想再跟你计较过去的事,你却这样对我,是你们逼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