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04章 一次哭个痛快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465 2015-12-23 21:38:36

  齐快轻轻拭了拭了眼角,道:“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生气吗?我当时都恨不得你死了才好。我生气啊,我气的暴跳如雷,我故意骂他,我想骂走他,我骂他没骨气,我骂他下贱,可是无论我怎么骂,他都不肯走,就跪在哪里,任我侮辱。看他那样,我是又急又气又心疼啊!你知道的,师父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他什么时候求过人,他什么时候说过的一句软弱的话?”

  我不敢想象当时是什么情形,我一想到就难过到不能原谅自己。车轮子你为了救我,居然肯受这样的委屈,我知道这样比杀了你还难受。我却没有对你说一句感谢的话,我还和你吵架,我还怪你总是生气,我怎么这么坏啊,我这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齐快叹了口气,又道:“最后,我实在骂不下去了,我只好带他去见文文。你知道吗?文文听了,居然不顾自己的身体,二话没说,就要去救你,我根本就劝不住他啊。我不放心,只好跟着来京城。在去京城的路上,文文毒性又发作了一次,差点没死在路上。还好当时他带了药,又有师父替他输真气,才勉强地捡回一条命。师父问他,要不要紧。你猜他说什么,他居然笑着说,在救活你之前,他怎么敢死掉呢?文文他真的好傻啊!你和师父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我还能理解。可是文文,不过才认识你几天啊,他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对你那么好啊,你说你到底哪里好啊?”

  我无力的摇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文文,我到底哪里好,你告诉我好吗?你到底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到底为什么啊?

  “当我们来到皇宫的时候,时间已经的太多了。看着你安静躺在哪里一动不动,师父以为你死了,你知道吗?他那坚强的一个人,居然哭了,哭的那么伤心,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当文文说,你还有救的时候,他又笑了,笑的是那样开心,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我的傻师父啊,你怎么那么傻啊。”齐快摇摇头,露出了疼惜的目光。

  齐快长叹一声接着道:“后来文文为了救你,不眠不休,将自己的身体累垮了。他现在的身体很不好,这些天他不出门,不光是因为心情不好,也是因为身体不好。他的身体都是被你耽误了,你知道吗?”

  齐快指着我,威胁道:“若是以后,文文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

  若是文文有什么事,我一定也不会绕了自己。

  齐快又道:“后来,那个皇帝因为我偷过他的东西,他想把我关起来,就那个天牢能关的住我?其实当时我大可以一走了之的。是师父求我,是师父求我才留下来。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吗?我是为了师父,他还什么都不让告诉你。可是现在我看到他们这么难过,而你还一副无所谓,左拥右抱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了,所以今天我全都说了出来,就是想让你知道他们都为你做了什么。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就选择一个和他一起离开这里一心一意地对他,不要再朝三暮四,左拥右抱的伤他的心了。若是你不喜欢他们,不愿意和他们在一起,那就去和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死了心!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明白就快去!”

  我呆呆地看着齐快,张张嘴,好久都说不出话来。

  齐快怒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说话呀!聋了吗?说呀,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嘴唇直哆嗦,用力地张了张嘴,努力的想让自己说些什么,还是说不出话来。

  齐快怒不可赦,“别在我面前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可不会怜香惜玉。你气死我了你!我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还这样!我看你见一个爱一个,水性杨花的性子就是随你那个混蛋的爹。你就是无情无义的混蛋,混蛋!我看你还是认了你那个驸马爹,当你的郡主,享你的荣华富贵,嫁你的金龟婿去吧。别再去招惹师父和文文了,把他们还给我!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不,不是这样的。我在心里呐喊着反驳着齐快,可是嘴巴像是被人缝上了一般,就是说不出来话来。泪水又一次汹涌而来。

  “哭……哭给谁看啊,我又不是师父,我又不是文文,你哭也不管用……快去啊,你不去是吧,我拉着你去。走,快走!”齐快边说边死命的拉着我向前拽。

  我拼命的向后退,终于说了来出来,“不……”只说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来,只剩下眼泪在肆虐。

  “不去也得去!快去!不走我打断你的腿!”齐快根本不理会我,依旧死命的拖着我往前拽,我蹲在地上不肯走,他还是不肯放过我,拖着就走。

  我蹲着被齐快拖了好远,泥地上留下两条长长的鞋印。脚下忽然出现了一块突起的石块,脚一下子撞到了石块上,一阵剧痛,我一头栽了过去。我只觉得浑身都痛,手也痛,脚也痛,头也痛,屁股也痛,但所有的痛上,都比不上心中的万分之一。我赖在地上不想起来,就只想这么躺着。

  齐快没有拉我,反而冷冷地道:“别装了,不就是绊了一下吗?至于吗?快起来!”

  这时,一个人快步走了过来,走到我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将我扶了起来,轻声问道:“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

  我后退两步,低着头不敢看贾思文,我觉得自己没有脸见他,当眼角扫到那抹白色的身影时,那白色像是一道白色的亮光那样耀眼,刺痛了我的眼睛,我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眼。

  贾思文口气有些不善,“齐快,你这是干什么!快跟小月道歉!”

  齐快气呼呼地道:“道歉?该道歉的是她!”

  我又后退两步,像是逃兵一样跑开了,跑了几步看到一个小门,慌乱地从小门跑了出去。对不起文文,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我飞快的跑着,想要逃离他们,可是齐快的声音,还是传到了我的耳朵,“文文,你别追了,让她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吧。我刚刚只是吓唬一下她而已。”

  贾思文道:“齐快,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以后你不要再这样做了,知道吗?”

  齐快道:“文文,我是为你啊,你怎么能这样呢?为了她,连你那么多年的朋友都不要了吗?”

  贾思文道:“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你,你这次太过分了!”

  齐快道:“我过分?我过分?过分的是她……”

  一句一句的话是那么刺耳,我捂住耳朵不让自己听到。拼命地往前跑,边哭边跑,把这些天所受的委屈,通通的哭了出来。从被鬼面门追杀的恐惧、在宫中的提心吊胆、被同心绑架的死里逃生、中毒被皇上囚禁的委屈,到回到家找不到娘的惊慌,到齐快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和齐快说的那些让我心痛的事,所有的恐惧,所以委屈,所有的伤心,所有难过,所有的心痛,所有的所有,在这一次全部爆发了,痛哭失声,越哭越伤心,越伤心眼泪越止不住的流。

  几多风雨几多霜,几多生死几多伤。一腔悲痛肠百转,一路心酸泪千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