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03章 爱到深处是无言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97 2015-12-22 17:48:40

  齐快听了眼圈红了,神情悲切,“师父,文文,你们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你们看看,可曾在她的心里留下一丝一毫,她居然还说不可能,你们真是白白的付出那么多,我真替你们不值啊!”

  看着齐快的样子不像假装,我心猛地一颤,他说的是真的?他不是在逗我?

  齐快看着我忽然嘿嘿笑了,那笑中似乎带着泪水,“不可能?不可能?你居然还说不可能?他们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你知道吗?为了救你,师父居然跪下来求我,你知道吗?为了救你,文文还差点死了,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是郡主了,就对文文不理不睬,最近文文都很不开心,你可曾关心过他?昨天你和师父吵架,你让他走,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走吗?我回去问他,他说他不放心你!我就将你被封了郡主和我看到的事都告诉了他,劝他离开,他听了什么都没说,然后就在那里坐了整整一天,你呢?连去看他一眼都不屑。就算你跟他吵架,你不理他,你那么伤他的心,他还是会默默地关心你守候你。你自己说,你对得起他们吗?你对得起他们吗?”

  听着齐快的质问,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我原来什么都不知道,我原来什么都不知道。我愣愣地看着齐快,泪水无声滑落,顺着脸颊滴到了我的手上,那泪滴是那样的重,是那样的疼。痛像是毒药一样从手背随着血液慢慢流淌,蔓延到身体的每个角落。

  车轮子你告诉,齐快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为了我跪下去求齐快吗?你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从来不肯低头的,真的那么做了吗?我值得你这么做吗?

  文文,你说不是为了我,那你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甚至不惜送命?我值得你那么做吗?

  我抓住齐快的衣服,颤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好不好?我求你都告诉我好不好?”

  齐快一把扯开我的手将我推开,“真的吗?我巴不得我说的是假的。我当然要告诉你,我就是要告诉你!我不忍心看我最爱的师父和我最好的朋友,他们白白付出那么多,你却无情地将他们的真心踩在脚底,践踏他们的尊严。”

  践踏他们的尊严?是吗?在齐快看来我真的有这么坏吗?我做了什么事,难道不自知吗?

  齐快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悲痛和淡淡的无奈,“你不知道师父为你做了多少事,他从来都不让我告诉你,他说你若是和他有一样的心事,一定会感觉到的,若是没有和他一样的心思,又何必让你知道徒增烦恼。他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拼了那么多么次命,你都不在乎,当作理所当然,整天伤他的心,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如果你还是不在乎,那请你和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死了心,把他们还给我!行吗?”

  齐快的话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狠狠地烙在我心上,火辣辣地痛。我拼命的摇头,想要反驳齐快,张着嘴却早已说不出话来。

  我没有不在乎,真的没有不在乎。我怎么能不在乎他呢?我真的伤他的心了吗?我到底做了什么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你跳崖那次,师父为了能让那个洛王下去救你,将所有的鬼面人都引了过去。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当时有多么危险你根本不知道,有好几次他都险些丧命。他在昏迷的时候还一直在叫你的名字。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你,我怎么拦都拦不住,还差点和我打起来。若不是文文答应去找你们,又给他下了点东西,他根本不会安定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一直都知道他对我好。他那么厉害,那么优秀,我那么卑微,那么差劲,我怎么敢让自己多想。我不敢想,我害怕,我真的怕,我害怕我想多了会失去他,他是这个世上除了我娘,我最亲的人了,我不想失去他,真的不想失去他。

  车轮子,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错了,我不该跟你吵架,我再也不跟你吵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齐快长长叹了口气,“还有文文,文文更傻。那日,师父因为你中毒了,来找文文,文文正好毒性发作……”

  我惊呆了,“毒?什么毒?他不是使毒高手吗?他怎么还会中毒?”

  齐快冷笑道:“怎么?你还知道关心他吗?你没发现,他的脸苍白的吓人,他的头发,他的眉毛都是白的吗?”

  我一直以为他天生就是那样的,没想到居然是中毒了。

  我急切的问,“他怎么中的毒?中了什么毒?要不要紧?解了吗?”

  “唉!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中毒,我也一直都不知道他中了毒。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毒性发作,在那里死去活来,他那么痛苦,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忙也帮不上!”齐快自责地直捶自己的脑袋。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中毒啊,他那么厉害,一定可以替自己解毒的,一定会没事的。对,现在他不是没事吗,一定是替自己解了毒。

  齐快冷冷地瞪了我一眼,道:“幸好文文吃了自己的配的解药,福大命大,挺了过来,但他也只是暂时压制下来,并没有完全解了。他刚刚平静下来,这个时候,师父忽然来了,说你中毒了求文文去救你!文文才刚刚好一些,怎么能长途奔劳呢?弄不好就有性命之忧的,我怎么能让文文去送死呢?我故意不让他见文文,师父他就以为是我们还在生你们的气。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居然……跪下来求我……”

  齐快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眼角似乎闪着泪花。

  泪水像泉水一样,不停地向外冒。几只麻雀在那里叽叽喳喳,像是在那里争着骂我。那暖暖的冬阳,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天色阴暗下来。忽然来了一阵寒风,吹的树枝啪啪直响,张牙舞爪着像是在哪里嘲笑我的无知。阴冷的寒风,吹走了那几只麻雀,却吹不干~~我的眼泪。泪水早就泛滥成灾,汇成一股汹涌的洪流,淹没了我痛彻的心扉。

  都说相伴相依最幸福,都说相知相许最美好,原来爱到极点是默默付出;都说肺腑之言最真挚,都说海誓山盟最动人,原来爱到了深处是无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