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202章 不可能的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83 2015-12-21 18:15:37

  一根手指就能戳断我的腿?他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吹牛的吧?

  看着我的腿不争气地直打哆嗦,我知道我的腿她已经信了。不管是不是真的,我还是不要试了,万一他来真的怎么办?一般人都吃软不吃硬的,我还是跟他来软的吧?

  我忙转身走了回去,满脸堆笑,讨好地道:“快快,你别生气了嘛!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当时我不知道你是无影神偷嘛,我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小偷呢。呸,你瞧我说的,什么小偷?我们快快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不仅本领高,而且气量大,总是笑口常开,从来不生气,从来不记仇,对朋友那是真好的没法说,能认识你这么个朋友,我真是太走运了。快快,你看咱们都是朋友,你就别计较了好不好?好不好嘛?”说完走到齐快身边,伸手去抓他的胳膊,想要求他原谅。

  我的手还没碰到齐快的衣服,什么东西在我脚下一拌,我一个站立不稳,“砰”的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一下摔的我呦,屁股都摔成两半了。

  我揉揉疼痛不已的屁股,心里暗骂:这个该死的齐快,居然用脚绊我!真是气死我了!哼,以后你不是我的朋友,我要劝车轮子将你逐出师门!

  一会摔了两个了,要是再站起来估计还得摔倒。唉!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我盘腿坐到了地上,偷偷地抬眼看齐快。

  不曾想我的这个举动激怒了齐快,“你给我起来!!”齐快怒气冲冲将我拖了起来,抓着我的衣领,将我逼到墙角,眼睛红红的,里面像是有两团熊熊的火焰。

  我被齐快死死地摁在那里,动弹不得,他眼里的怒火吓坏了我,声音不由地颤抖起来,“你……你……想干什么?快松手,再不松手,我要喊人了!飞轮,洛洛,快来……”

  齐快怒喝一声,“你给我闭嘴!”眼睛瞪地大大的,像是要吃了我。

  “我看见你这个样子就来气,就恨不得揍你一顿。真让人恶心,呸!”齐快啐了我一脸,脸上满是厌恶,“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明明是癞蛤蟆,还真以为自己是天鹅啊!以为人人都喜欢你啊!我告诉你,我很讨厌你!非常非常讨厌你!”

  我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讨厌我?讨厌就讨厌呗,谁稀罕你喜欢啊!至于把我叫到这里来说吗?莫名其妙!

  齐快继续骂道:“最讨厌你整天沾花惹草、处处留情,搞得自己像是白痴一样,真叫人恶心。你说你喜欢谁,就和谁在一起就是了,干什么要朝三暮四的,干什么要那么花心啊!”

  嗯?齐快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沾花惹草?什么花心?我干什么了就花心了?又关他什么事啊?

  他受什么刺激了,怎么胡言乱语了。不会和郎白岩一样疯了吧,还是别跟疯子一般见识了,回头找文文给他看看。我转过脸看墙,不理面前那个愤怒的疯子。

  齐快冷笑道,“怎么?知道惭愧了,不说话了?”

  “我惭什么愧啊?真是莫名其妙!疯子!”我小声嘀咕。

  齐快听了我这话,好像又被我激怒了,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还真是脸皮厚,比猪的脸皮都厚,也不知羞耻。整天自以为是,惹是生非。有本事自己惹了事自己解决啊,干什么要让师父和文文替你操心啊。师父和文文对你那么好,你不知道感激也就罢了,干什么要去招惹什么皇上、什么洛王。你看看你这个熊样,真够矫情的!若不是师父和文文,我早就揍你一顿了,你信不信!”

  我听到后面才明白,他是在替车轮子和文文抱不平呢!齐快,你知道个茄子啊你!我又不是白眼狼,我当然知道他们对我好啊,我当然也感激了。他们只是拿我当好朋友才对我那么好的。你想让我怎么感激他们,难道以身相许吗!就算我要以身相许,人家还不愿意呢!再说了,他们都没说什么?轮得到你齐快来抱不平吗?又是打又是骂的,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知道他不敢揍我,也就不害怕他了。我一把抓齐快指着我鼻子的手,在他的手背上狠狠掐了一把。让你绊我!让你骂我!

  齐快“嗷”了一声,捂着手气得直跺脚。我没等他反应过来,又使劲推开他,“好狗不挡道!滚开!”然后嚣张地从他面前走了过去,冷笑道:“那是我们的事,关你什么事!真是瞎操心,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齐快尖叫一声,像被踩了尾巴一样,一蹦三尺高,死死地拉住我,怒道:“关我什么事?关我什么事?是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替师父和文文不值,他们为了你做了那么多的事。你呢?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玩意,你是怎么对他们的!师父和文文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喜欢你!”

  齐快的话像是一个惊雷响在的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嗡的一下,一阵嗡嗡地蝉鸣声充斥着我的耳朵,其他什么都听不见了,他说什么?他刚刚说了什么?

  我愣愣地看着齐快,“你……刚刚……说……了……什么?”

  齐快冷笑一声,“我说,我师父和文文真是瞎了眼了,会喜欢你!”说完那双如猎鹰的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我。

  我的脑子轰的一下,一片空白,傻傻地看着齐快,嘻嘻直笑。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了,他说车轮子和文文喜欢我?

  可能吗?不可能的!肯定是齐快误会了,才会这么说的。文文说过他对我好,不是因为我。车轮子总是嫌弃我给他丢人,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而且他们又没有说过喜欢我,我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了!虽然这样开导自己,心却平静不下来,怦怦怦怦跳个不停,像是要跳出来一般。我捂住胸口,别跳了,齐快是故意逗你呢,你激动什么呀。

  我稳了稳心神,装作很镇定的样子,一边摇头,一边连连摆手,“不可能吧?你瞎说什么呢?你故意逗我是不是?想看我笑话是不是?开这种玩笑真无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