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99章 你只负责开心就好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27 2015-12-18 18:43:25

  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只是一个乡下的野丫头,为什么要跟我过去呢!我不想进宫,我不想去那个冷冰冰的皇宫里。我不想当皇妃,我不想皇上只有在无聊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我不想成为他的消遣品。到那个时候,我哪里还有心情逗趣解闷,肯定整天哭丧着脸,那时候皇上一见到我就烦,他烦了我,我是不是就会被他关进冷宫里去?不,我不要在冷宫里过一辈子。

  我大叫一声,“我不要!”抬腿往外就跑,“我去把圣旨还给皇上,我不要当什么郡主,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要回家!”

  秦意畅一跃而起,伸手拉住我,“小月,你不能去,这圣旨你还不得!”

  我拉开秦意畅,“你别拦着我,我必须要去!我不当了郡主了还不行吗?我不要进宫,我不要当棋子。”说着不顾一切就往外跑。

  秦意畅从后面死死地抱住我,将我拉了回来,摁着我坐下,“别急,你听我说。这圣旨你真的还不得。”

  “为什么不能还?”

  “圣旨只能由皇上收回,你听说过有人自己退圣旨的吗?好,咱不说这个,咱就说说为什么不能还!这次皇兄没有任何征兆就下了这道圣旨,而且丝毫未提公主和驸马的事,更是没有宣你进宫接旨。他这为什么?他就是要让你明白,这个圣旨你必须要接,这郡主你必须要当。你若是进宫还了圣旨,不是当众让他难看吗?不是在逼他,对我们动手吗?现在他希望稳住我们,不会对我们怎么样。但是你还了这圣旨,不是表明要与他为敌吗?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和他为敌。现在豫王动作频频,大有不臣之心。他们之间必有一战,鹿死谁手不得而知。我们这个时候不能淌这趟浑水了,你明白吗?否则,我们就会成为他们争斗的垫脚石。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都明白!”我急得团团转,跟本坐不住,拉着秦意畅的衣服,无助地道:“可是,那我该怎么办?难道我就等着皇上宣我进宫的圣旨吗?我就等着大难临头吗?洛洛,我真的不想进宫,上一次我差点就死在宫里,我真的害怕,有一天会无缘无故地死在那里。”

  秦意畅轻轻将我搂在怀里,柔声道:“别害怕,有我在呢,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的。”

  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别扭,不自然地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不安地看着他。

  秦意畅神色僵了僵,看着我苦笑一声,才道:“现在我们只能静观其变,皇兄只是单纯的封你为郡主,其他什么都没提。不仅是告诉你这个圣旨你必须要接,而且也是想要告诉我,他没有什么意图,希望我们能够安分守己,不要轻举妄动。否则,这圣旨就不会这么简单了。至于他会不会拿你的婚事做筹码,会不会让你进宫,我想现在应该不会,这个时候他还不想激怒我们。我只有些担心罢了,但愿是我多想了,希望他不会这么做!”

  秦意畅眼睛忽然射出一道寒光,声音也冷了下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若是不想进宫,我就算是反了出去,我也会保你平安。你放心吧,只要我在一天,就保你平安一天。”

  啊!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吓坏了,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你说什么呢,你不要命了。这话是随便说的吗?若是被人听到了,那就坏了。洛洛,不可以这样的,连想都不能想!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你救我出来就好,千万不要这样,那会有很多无辜的人遭殃的。”

  秦意畅神色暗了暗,随即笑道:“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这么做呢?我要想那么做,何必等到现在?其实这些都是我猜测,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了。也许皇兄真的只是听了大长公主的请求所以才封你为郡主的,没有别的含义的。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吧?”

  我擦了擦满头的汗,长舒一口气,“洛洛啊,你吓死我了,我差点当真了。不过……”不过真的是他想多了吗,皇上真的不会这么做吗?

  秦意畅笑道:“别担心,有我在呢!”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洛洛,我好怕啊,我真的怕有那么一天。到时候,我只能遵命,是不是真的别无选择了?”

  秦意畅摸了摸我的头发,柔声道:“有我在,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虽然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但听了他这么说,还是很感动。我点点头,闷闷地道:“我也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那现在我该怎么办?”

  秦意畅笑道:“怎么办?开开心心地过今后的每一天。你只负责开心就好,其他有我呢!放心吧!”

  我感动地都要哭了,心里乱乱的,“洛洛,谢谢对我这么好。只是我……”

  为什么他每次说这些的时候我都想逃避,为什么他对我越好我觉越愧疚,到底为什么不能试着爱他呢?

  是因为娘的事和飞雨的事吗?我害怕会受到伤害,所以才不敢接受他吗?唉,我到底是怎么了,现在为什么这么多愁善感,我还是我吗?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秦意畅叹了口气,走开几步,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这个世上爱真的比恨美好,恨只会让人痛苦,让人难受,让人变得和疯子一样。爱却可以让人开心,让人从心底微笑,让人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若是我早点明白,一开始就不会那么做了,她也不至于……总之大错已铸成,无法挽回了。所以……”

  我知道他说的是飞雨,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又能说什么?

  这辈子你都欠飞雨的,你永远都还不了了。而这辈子我都欠你的,我该如何才能还你?

  秦意畅走到我的面前,微笑地看着我,那微笑下面是什么我不知道,只是看着他的微笑,我觉得好心酸好难过,洛洛,请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我怕我承受不了。

  “所以……我不会奢求什么。你是你自己的,你做什么决定都好,我都会支持你。只要你开心,那我就会开心!”

  看着那双忧郁如伤而又真诚热切的眼睛,我低下头,不知为什么有些惶恐,只想离开这里,“洛洛,我……先回去了,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娘去。”

  秦意畅笑道:“去吧,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出门,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有我呢!”

  “嗯,我知道!”我应了一声,低头不敢看他,闷头向外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