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97章 宠爱?假象?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87 2015-12-16 22:39:24

  什么!皇上居然封我为郡主!这郡主怎么说封就封,封的太随便了吧?奇怪,我都没有认他们,皇上为什么要封我为郡主!肯定不是元和公主请求的,他们还想用这个郡主的名号诱惑我认他们呢。

  那皇上为什么要封我为郡主?

  我正愣神间,忽然有人推了我一下,我回过神来抬头一看是秦意畅,他向我使了个眼色,又轻轻地点点头。

  他的意思是?让我接旨吗?

  我只好不情愿地跪了下来。

  小伍子高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刁氏之女小月,秀外慧中,温良贤淑,知书达礼,深得朕心,特册封刁氏小月为长乐郡主,赐玉如意一对,黄金千两,钦此!”

  真是奇怪,皇上丝毫不提元和公主和驸马之事,只是封我为郡主,这是为什么?不会是有什么目的吧?我隐隐觉得这事一定不简单。

  这圣旨是接还是不接?接了就是间接认了那个人了,不接那可是抗旨啊,如今我没有金牌了,抗旨可是要杀头的。怎么办啊?

  我走神间,小伍子已经宣读完了圣旨,对我笑道:“郡主,还愣着干什么?接旨吧?”

  我愣愣地看着小伍子,不知道这旨该不该接,秦意畅在旁边低声道:“事关重大,快接了!”

  我看着他严肃的样子,知道这圣旨必须要接,只得恭敬地谢了恩接了旨。

  小伍子将圣旨恭敬地捧到我手里,笑道:“郡主,这可是鲜有的隆恩了,您可别忘了进宫谢恩啊!”

  我敷衍道:“多谢公公指点。”心里却在盘算,该不该将这个圣旨退给皇上。

  秦意畅拿出一锭金子,放在小伍子的手里,笑道:“有劳伍公公了!这是给伍公公喝茶的,还请公公收下!”

  小伍子摇头笑道:“我可不敢收,能为皇上和郡主效劳,是奴才的福气,怎么敢劳王爷破费呢。王爷,郡主,奴才告退了!”

  我们送走小伍子,我拿着圣旨,看了半天,越看越觉着像一个烫手的山芋,恨不得扔了它,可是它是圣旨,我不敢扔。

  秦意畅笑道:“别看了,供起来了吧!”

  是哦,这可是圣旨,哪里是我们随便乱看的,得像个菩萨一样供起来。我将圣旨交给一个下人,走到秦意畅身边,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让我接了呢?我可不想当什么破郡主!”

  秦意畅摇头笑道:“这个郡主,你不想当也得当了。既然白封你个郡主,为什么不当了。还能得上千两黄金。”

  听秦意畅这么一说,我才想起皇上还赐给我一对玉如意和千两黄金呢。是哦,反正又没让我认他们,我又白捡了个郡主和千两黄金,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为什么不要呢。

  我立刻眉开眼笑,“是啊,你说的对!不当白不当。”我忽然想到什么,“不对!不对!洛洛,我怎么觉得皇上封我这个郡主有些蹊跷啊。他怎么说封就封,也不调查一下,也不宣我去问话,就这么忽然下了一道圣旨,也太奇怪了吧。郡主就这么不值钱吗?想封多少就封多少?”

  秦意畅面色沉了沉,忽然挥了挥手,下人都退了出去,才对我笑道:“我还以为你高兴忘乎所以了,没想到你还能想这么多。唉,你这郡主啊,不光不是不值钱,而且是相当值钱的!”

  “这话是怎么说的,怎么就值钱了?”我不解地问道。

  秦意畅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木椅,对我道:“你坐下,我细细分析与你听!”

  我只得坐下,“洛洛,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

  秦意畅道:“封你为郡主,不过是下一道圣旨,赏赐些东西而已,对他却是非常有利,他何乐而不为!”

  “对皇上有利?有什么利啊!”我实在想不透,皇上封我为郡主能有什么好处,还要搭上东西,他得不偿失啊!

  “不仅有利,而且大大的有利!”秦意畅笑道。

  我撇撇嘴,不相信地看着他,道:“就我一个小人物,还大大的有利?你也太扯了吧?”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了。”秦意畅笑道:“好了,不跟说笑了。我给你分析分析,你就知道了。第一,皇兄封你为郡主,大长公主和驸马,自然对他感恩戴德。如今皇兄想推行新政,却得不到重臣的支持,新政不得不搁置。如果姑丈再次出山,虽不至于力挽狂澜,但对皇兄而说,也是一个支持的力量。二来,封你为郡主,可以拉拢一些人。飞轮他们这些草莽,本来皇兄是不会在意的,但是他们几个实力不如小觑,他当然不愿意看到他们与他为敌,如果能够拉拢过去为他所用是再好不过了。三来……”

  秦意畅顿了一下,担忧地看了我一眼,才又道:“三来,你若是郡主,那你的婚事到时候就由不得你自己了,我怕他会利用你的婚事做文章。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拿我的婚事做文章?”我摇头道:“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利用的?”

  秦意畅没有解释,反而问道:“你知道丽妃吗?”

  “丽妃?知道啊,这和丽妃有什么关系吗?”我不解地问。

  秦意畅没有回答,又问道:“那你知道的丽妃的事吗?”

  我更疑惑了,“知道啊,我见过她的,丽妃这个人温柔贤惠,美丽大方,与人无争,可以说是皇上最宠爱嫔妃了。”

  秦意畅听了愣了一下,皱着眉看向我,“看来你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嘛!你和她很熟吗?”

  “没有了,其实我也就见过她两回,连话都没说过,谈不上熟。你问这个干什么?”

  “宫里的人心机太重,和她们相交,我怕你会吃亏。你和她不熟就好!”

  我明白是因为他自己的经历,才会让他认为后宫所有的女人都是恶毒的,才会这么说。

  我道:“洛洛,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其实哪里都有好人,哪里都有坏人。你不能因为一个地方的一个人做了坏事,就认为那里所有的人都是坏人。其实,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

  秦意畅听了轻轻一笑,转过头去没有说话。

  我又道:“对比其他嫔妃来说,丽妃这个人真的还不错,从来也不争宠,也不算计别人。要不然皇上也不会那么宠爱丽妃了。”

  秦意畅转过头来,忽然笑了,笑的充满讽刺,“宠爱?你相信?那不过是假象而已!”

  “假象?是吗?”我不信,“不能吧,我看皇上是真的很宠爱丽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