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93章 阳光静好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27 2015-12-12 22:41:49

  娘不知我的窘态,继续道:“你还不好意思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和飞轮从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又知根知底。飞轮这个孩子,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冷淡,其实是面冷心热的好孩子,打小我就挺喜欢他的。若是你们……我也就放心了。以前就我们这样的人家,是高攀不上的,我从来不敢想,现在不一样了……”

  我急的上去捂了娘的嘴,低声道:“娘啊,你别说了!你想什么呢,人家哪会看上我?”

  若是让车轮子听到我们在打他的主意,他还不得笑话死我。就他那样眼高于顶,连仙子都看不上的人,会喜欢我?

  娘拉开我的手,笑眯眯地继续道:“还有那个洛王,一路上那么照顾我们,你看看你住的地方,对你真的不错。娘是过来人,娘看的出来,他……”

  我看娘越说越离谱,死的心都有了。我捂住娘的嘴,低声急道:“娘,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你可真敢想啊!就算我粘上满身的凤毛,也不是凤凰啊!我求你了,给我留点面子好吗?”

  这次丢人丢大了,以后都没脸见他们了。不行,我的想个办法。

  我气呼呼看着娘,提声道:“娘啊,今天我告诉你实话,自从知道娘的事,我就看破了红尘,决定了这辈子谁都不嫁!我要自己一个人过,就像娘一样……”

  娘的脸上一变,“胡说什么!”

  “啪!”的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

  娘被吓了一跳,看向门外,“什么东西响啊?”

  我向娘假笑了一下,心里快被气疯了,你说你们偷听就偷听吧,还弄出动静来,故意让我难看是吧!

  现在时候若是出去,那太尴尬了。我拉了娘,笑道:“一定是几只老鼠看到了一坛油,这几只老鼠都想独吞这坛油,结果谁都不让谁,就打了起来,‘啪’的一声把油坛子掉到了地上摔碎了,最后谁都没吃成。”

  娘看着我煞有其事的样子,有些不信,“这里还有老鼠?”

  我撇撇嘴,一本正经地道:“当然有,不光有,而且多着呢。这些老鼠,一个个肚大腰圆,膘肥体壮,仗着自己是王府的老鼠,堂而皇之的在这里跑来跑去,欺负我好脾气,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是吗?这里的老鼠这么厉害吗?那我出去看看?”说着娘就要开门出去。

  我吓坏了,赶紧拦了,“哎呦,几只老鼠有什么好看的!天下的老鼠还不是一样的狡猾!娘,咱不管那几只老鼠了。我们说我们的!娘,你可别再劝我了,反正我不稀罕什么郡主,更不会为了当什么郡主而认贼作父。”

  娘摇头叹道:“你呀,就是这么个脾气。当郡主有什么不好?也不用跟着娘过苦日子了。”

  我笑道:“苦日子有什么不好?而且我一点都不觉得苦,只要跟娘一起,再也的日子也是甜的!”

  “你的嘴就是甜。”娘瞬间又愁云密布,“可是,娘还是希望你能认了他,我们恩怨,和你无关。无论如何,他都是你爹。”

  我想了想,道:“我若认了他,那你怎么办?”

  娘听了一震,沉默不语。

  忽然听到齐快在外面低声埋怨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的!哼,你们在这里偷听,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被骂也是活该!”

  只听玄飞轮冷哼一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居然是齐快干的,车轮子说的太对了,这个齐快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娘沉默了好久道:“我回腾城啊。你总要嫁人,不可能一辈子都陪在娘身边。能看到你有个好的归宿,我也就放心了。”

  “不,这辈子我都不离开娘!”娘这辈子过的太苦了,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过日子。

  最后的结果是,我们谁都说服不了谁,最后决定先暂时不谈此事。

  ————————

  这两天娘总是劝我,一会说飞轮怎么怎么好,一会说洛王怎么怎么好,一会说当了郡主怎么怎么好,一会说京城怎么怎么好,我听的都耳朵都生了茧子了,刚开始还反驳,后来我知道我的反驳是没用,最后放弃抵抗,只好假装没听见。唉,终于知道娘为什么能成为腾城第一媒婆,就这么念叨法,谁受的了啊。

  当然,原则问题不能妥协。无论她怎么说,我绝不松口。开玩笑,那个人当初为了荣华富贵,为了攀高枝,就抛弃了娘,抛弃了为了他抛弃了一切的人。这样无情无义的人,我这辈子都不会认的。

  那个人和元和公主也来过两次,我见都没见,让洛王把他们赶出去了。开玩笑,我认识你们吗?为什么要见?

  那天他们偷听,本来我以为见到飞轮和洛洛会有些尴尬,好在他们都不提那件事,好像没发生一样,对我还是还以前一样,我放下心来。齐快一看到我就向我翻白眼,眼里的看不起更甚了,我每次都不理他。贾思文有些反常,他到洛王府后经常将自己关在屋里,神色恹恹地,似乎很没精神。我看他不对劲,问他怎么了,他总是笑笑说,没事啊。我问不出来什么,自己事还千头万绪呢,对他的事也没放在心上。

  这天,娘又在我的耳边唠叨,我受不了娘的唠叨,趁空溜出明月楼。刚出了门,就看到秦意畅坐在一张摇椅上晒太阳,似乎又悠闲的样子。

  在秋末冬初的时刻,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搬了椅子坐在阳光下晒太阳,真的是个不错的享受。温暖的阳光照到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阳光起来,轻轻摇晃的椅子,似乎摇走了所有的阴霾。

  我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在椅子后面,猛地一摇椅背,椅子飞快的摇晃着,他随着椅子不停地前后摇摆,却一点也不惊慌。

  我走了过去,有些无趣,“你怎么也不害怕啊?”

  秦意畅笑道:“这里也只有你会这么干了。一起晒晒太阳?”

  我看着他的笑容,忽然就想起来飞雨,想起她离开时的那个微笑。我很想问问他,他是否还记得她,心里是否愧疚。可是看着温和的笑容,我问不出口,我如何能够责怪他,毕竟我们两个人都有责任。

  我一阵迷茫,爱与恨,错与对,好与坏,真的是那么绝对的吗?

  心情低落下来,我摇摇头,不开心地道:“我现在可没有心情晒太阳,你还是自己晒吧,我走了!”说着就要走。

  “小月!”秦意畅叫住了我,“凡事都有两面性,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没有绝对的事情。所以,想事情要从多方面去想。”

  我应了一声,转身走了,边走边想他话里的意思。忽然起什么,转身走了回去,“洛洛,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会给你添麻烦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