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85章 再回京城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1 2015-12-05 18:51:24

  这时,玄伯伯、钱伯伯、冯叔叔、曹叔叔等等一群人都在迎客厅,围着玄飞轮和齐快问长问短,好不热闹。

  我快步跑了进去,也顾不得有没有礼貌,大声叫道,“玄伯伯,你知道我娘去哪里吗?她怎么不在家?”

  我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人声中,我用最大的力气,叫道:“玄伯伯!玄伯伯!”

  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我,不少人看到贾思文时面露惊奇,有些人甚至面露恐惧。贾思文对他们笑笑,以示友好。

  我趁着安静了,立刻问道:“玄伯伯,你知道我娘去哪里吗?”

  玄飞轮听了也是一愣,向玄伯伯询问道:“爹,刁姨怎么不在家?”

  玄伯伯听了惊讶道:“你娘她去京城了!怎么,你没见到她吗?”

  我听了更是吃惊不已,“去京城了?她去京城干什么啊?我没有看到她呀?”

  玄飞轮也和我一样惊讶,“去京城了?我们没有见到她。”

  玄伯伯道:“她去京城就是找你去了吧?哦,你们可能在路上错过了!”

  “找……找我?洛王不是派人来报平安了吗?她为什么还要去京城找我?”想到我们去京城一路上遇到的危险,我就急的不行。娘,你一个人去京城,不会有事吧?呸,一定会没事的。

  玄伯伯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担心你吧?那天,洛王府来人传讯,说你们在洛王府做客,过段时间就会回来。当时你娘不在家,那人等不到你娘就走了。我将那人的话告诉了你娘,你娘当时听了也没说什么,只是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当时她可能还在生你的气,所以脸色才有些不好看吧。我当时劝了她几句就离开了。过了两天,曹老弟走镖回来,正好在碰见了你娘要出城。曹老弟就问她干什么去?她说要去京城。我想她可能是担心你,就去京城找你了。没想到你们没碰到!曹老弟你和小月说说当时的情况!”

  连环刀曹夏听了,忙道:“那天,我从北城门回来,就看见你娘背着个包袱要出城,我就上去问了她一句干什么去?她就说去京城。我当时有些奇怪,就问她去京城干什么去?她支支吾吾的说了两句,我也没听清说的啥,说完她就慌慌忙忙地走了。我有些奇怪,在她背后叫了她两声,她也没理我就走了。回来我就跟玄大哥说了两嘴巴,玄大哥说可能是担心你去找你了。我们一商量,怕她一个人不安全,玄大哥就派了两个伙计去追她,结果没追到,伙计就回来了。”

  我一下子急了,“京城那么远,路上那么危险,京城那么危险。娘她一个人不安全,不行,我要去京城找她!”说完不顾一切,就要冲出去。

  “飞轮,拉着小月!”玄飞轮听了玄伯伯的话,一把拉着了我。

  玄伯伯走过来安慰道:“小月,你也不要太着急。镖局去北面走过几趟镖,现在去京城的路上还算太平。自从你们离开腾城以后,腾城的武林人士,也跟着离开了,腾城就没那么乱了。后来,朝廷又搜捕了许多叛乱分子,这里就更太平了。放心吧,你娘她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其他人也在一旁劝我不要着急。

  他们只知道路上安全了,但不知道京城有多么危险,不行,我要去找她,否则,我是不能安心的。娘,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安全了吗?为什么还要去京城找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京城真的很危险,我很担心她,我必须要去找她。”我看着玄飞轮,道:“飞轮,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玄飞轮立刻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然后看向玄伯伯。

  齐快在一旁边摇头边叹道:“哎呦,刚来就要走啊!都还没喝口热茶呢!真是个麻烦精!”

  我恼了,“没人让你去!我和飞轮两人去!你爱上哪上哪!”

  齐快瞪了我一眼,想说什么,被贾思文拦着了,“齐快,别说话了。小月,不要着急,我们跟你一起去!”

  齐快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说话了。

  玄伯伯走到玄飞轮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飞轮,去吧!”

  玄伯伯顿了一下,语重心长地道:“大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爹不盼望你能封侯拜相,也不盼望你能名扬江湖,只希望你能助人爱国,行侠仗义,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希望你,无论受到什么的磨难和挫折,都能坚持下去不改初衷。爹相信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去吧!”

  玄飞轮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是!爹,我明白!那我们走了,您多保重!大家多保重!”

  玄伯伯都答应了,自然不会再有人阻拦,众人都依依不舍地玄飞轮道别。看到他们不舍的样子,我很不好意思,“玄伯伯,那我和飞轮现在就走了,你老多多保重,我们找到我娘就回来的。”

  玄伯伯道:“不急于这一时的。来人备上四匹快马。”对我道:“你不要着急,骑上马会快些。你们才刚回来,吃了午饭再走吧?”

  我忙道:“就不吃午饭了,我们带上干粮路上吃吧。我怕晚了,娘会有事,我们现在就走吧?”

  玄伯伯看了看玄飞轮,好半天才道:“好吧,那我送你们!”

  我知道他也舍不得飞轮,飞轮他才刚回来,连话都没说几句,我就叫走了他,实在太不该了。我忽然有些不忍心,眼泪汪汪地道:“玄伯伯,对不起!飞轮才刚回来,我就叫走了他。”

  玄伯伯摸了摸我的头,笑道:“没关系的,他长大了,出去闯闯对他也有好处。别哭了,快走吧。”

  我摸了摸眼泪,“那我们走了,您多保重!”

  我们一群人出了迎客厅,向大门走去,却听到门口吵吵闹闹的,玄伯伯高声问道:“谁在哪里吵闹?”

  门丁王大听了赶紧跑过来,回道:“总镖头,是郎公子他要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