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83章 门口坐着一个乞丐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79 2015-12-03 12:00:00

  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在郭镇住一晚上再走。我们四个人住进了常来常来客栈,想起之前的事,我不由的对贾思文,道:“文文,当初你还这里吓唬我们呢。你还记得吗?”

  贾思文道:“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记得!我都不记得了。”

  我看着那张苍白到异常的脸,有些诧异,他真的不记得了吗?还是故意这么说的?

  我们各自要了一间房,休息去了。晚上,我睡的不好,中间醒了好几次,还老是做梦,至于做的什么梦却不记得。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收拾了东西,立刻赶路。

  当看到城门的那一霎那,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里又恢复了从前那般热闹,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仿佛我们只不过是昨天才离开,又仿佛我们从未离开过。

  我看向飞轮,高兴地道:“车轮子,我们回来了。”

  “是,我们回来了。”玄飞轮望着城门平静地道,那双清澈的眼睛却透着殷切地期盼。

  “车轮子,我们回来了!”

  “是,我们回来了。”

  “车轮子,我们终于回来了。”

  “是,我们终于回来了。”他不厌其烦地重复道。

  我知道玄飞轮和我一样,都盼望这安静的生活。是经历坎坷、磨难,对平静生活的向往和期盼。

  “车轮子,我们以后再也不出去,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腾城生活好吗?”

  “好!”

  “你也不要去走镖了!”

  “不走镖?那我要干什么?”

  我笑道:“你家那么有钱,还养不起你啊。你就继续当你的草包大少爷吧。”

  玄飞轮听了脸色一黑,快走两步,不理我了,齐快瞪了我一眼,立刻追了上去,“师父,她有毛病,别理她!以后,咱们师徒二人行走江湖去!将江湖搅他个天翻地覆!”

  玄飞轮瞪了他一眼,“别跟着我,走开!”

  齐快却不在意,厚着脸皮跟着上去。

  走在大街上,不时的有乡亲们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也有些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们。我了然,一定是齐快和贾思文两个,特别是贾思文太引人注目了。

  远远地就看到了镇海镖局门前的两个威猛的石狮子。我深呼一口气,我们终于回来了。心里却像一面小鼓似的,砰砰地跳个不停。娘,我回来了,我知道错了,你可不要一上来就打我啊!

  镇海镖局的门丁王大远远地看到我们,激动地迎来过来拉着玄飞轮,少镖头长少镖头短的叫个不停,就差没痛哭流涕了。

  末了,玄飞轮对我道:“小月,那我先回家了,等会再去找你。见到刁姨,好好说话,别惹她生气!”

  我拉着脸,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你快去了。玄伯伯,也着急了。”其实,我真的很希望他能跟着一起回家,那样娘看在他的面子上,可能会手下留情。可是我知道,他也离开家那么久了,玄伯伯一定也盼着他回家呢。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齐快接道:“师父,咱们快走!”

  玄飞轮不理齐快,对我点点头,“那我走了!一会见!”说着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齐快立刻跟了上去。

  我看着玄飞轮越走越远,最后进了镇海镖局,脚下依然没有动。唉!以后千万不能再干这样的事了。我挪着步子就要走,却发现贾思文还站在我身后,我诧异地道:“你怎么不跟着去啊?”

  贾思文笑道:“我想去你家啊!”

  “去我家?我家很破,也很穷的!玄飞轮他家好,你还是去他家吧?”

  贾思文笑道:“我不在意这个,我就是想去你家看看。”

  如果贾思文在,娘看在他的面子上,就不会打我了吧。想到这里,我道:“好吧!那走吧!”

  我忐忑的也走向我家,越来越近。想到就要见到娘了,心中越来越紧张。娘,你会不会一看到我就拿起笤帚打我?或者一把抱住我,哭喊着,“不孝女啊!你还知道的回来。”现在想想,当初真傻,为什么要去找那个人呢。我和娘两个人过的很好,为什么要找个人给自己添堵。

  我一抬头却发现我家门口坐着一个邋里邋遢的乞丐。

  我心里诧异,这个乞丐为什么会坐在我家门口?不会是娘,招惹了人家吧?也可能是路过我家门口歇一歇吧?

  我正胡乱猜测时,门口的那个乞丐向着我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眼睛忽然亮了,激动地站了起来,就向我所在的方向奔来,边跑还边哭。

  我一看情形不对,赶紧避开,好让他过去,谁知那乞丐竟直奔着我来了。站到我的面前不动了,忽然痛哭起来,“呜!!”哭的好不伤心。

  我吓了一跳,他是谁啊,为什么见到我就哭啊?我看向贾思文,他也正奇怪地看着我,看来他也不认识这个这个乞丐。我只好问那个乞丐,“你哭什么?”

  他擦了擦眼泪,抽抽噎噎地道:“我可等到你了,你上哪里去了?”

  我脸抽了抽,“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吧?”

  那乞丐将遮住脸的头发一掀,委屈地道:“是我啊,你认不出我了吗?”

  我一看那张脸,吓得我拔腿就要跑。妈呀,居然是郎白岩,他居然在我家门口等着我。天啊,我不就是骗了你一回,你至于这么执着的吗?

  郎白岩却一把抓住我我的胳膊,说什么都不让我跑。

  我只好求着,“郎公子,我错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我再也敢了!”

  郎白岩眼中噙着泪水,激动不已,“我终于把你等来了,你就是贝儿姑娘是不是?是不是?”

  事到如今,我也只好认了,“是又怎么样,都那么长时间了,你想怎样?”有贾思文在,我也不怕你。

  郎白岩忽然疯癫地笑起来了,“我终于找到贝儿姑娘了,我终于找到贝儿姑娘了!”

  我吃惊了看着他,他怎么了,好像真的疯了!天啊,我不就是骗了你一回吗?总共骗了没几两银子,至于气疯了吗?你家又不缺那几两银子,至于天天堵在我家门口要银子吗?

  不知道娘知不知道?若是知道了。我摸了摸我的屁股,估计这一顿揍是少不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