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77章 两朵奇葩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99 2015-11-27 18:58:01

  衣服勒的我有些喘不过起来,我扯了扯勒住脖子的衣服才好些,生气地道:“车轮子,你给我松开,我喘不过气了!”

  玄飞轮立刻松了手,但脸色更难看了,将头扭到一边,似乎生气了。

  看着他们这个样子,我气的不轻。真是气死我了,我好心来救你们,一个个连个好脸色都没有,还训我,挤兑我,早知道就不来了,你们继续在大牢里蹲着吧。

  我恨不得马上甩手就走,想了想还是忍了,“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好心好意来救你们,你们居然……这样对我……真是气死我了。”

  玄飞轮听了瞟了我一眼,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黑着脸不说话。齐快则在一边抿嘴偷笑,“师父,我是用我的千里眼亲眼看到了,还有假!”

  玄飞轮听了依旧板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连眼都没有抬一下。

  我狠狠地瞪了齐快一眼,这个齐快他想干什么!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这样说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着一直拉着脸的玄飞轮,心里有些莫名其妙。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我哪里做的又不对了?算了,从小到大都是我劝他,也不差这一次。

  我走到玄飞轮身边蹲下,摇摇他的胳膊,“车轮子,你生气了!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玄飞轮依然扭着头不看我,闷声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个?真是的,居然不相信我,我是什么人,会干那样的事吗?

  我笑道:“哎呀,齐快的话,能信吗?是这么回事了,当时我被皇上囚禁起来了,皇上派了很多人监视我们的一言一行。白天我们根本没办法说话。贾思文他只能晚上偷偷的将事情的原委告诉我。真的不是齐快说的那样!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行得正,坐的直。问心无愧!”

  玄飞轮听了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脸色似乎没有那么难看了,又看向齐快,似乎是想向齐快求证一下,但依然没说什么。

  齐快哼了一声,道:“那你为什么往贾思文怀里扑。还好我们文文是眼神好,根本看不上你。”

  玄飞轮听了瞪了齐快一眼。齐快撇撇嘴,无辜地道:“我说的是事实。”

  我恼了正要发火,忽然明白过来,指着齐快,叫道:“我知道,就是你在半夜里,吓我!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玄飞轮诧异地问道:“吓你?怎么回事?”

  “文文告诉我我中毒了,说到吓人处,我正害怕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我背后有一阵阴风吹来,当时吓死我了,下意识地就……”我指了指齐快,“一定是他没安好心,故意吓我!”

  玄飞轮听了脸色铁青,厉声问齐快,“齐快,是不是你干的?”

  齐快耸耸肩,“你认为是我就是我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玄飞轮忽然站起来,走到齐快面前,阴着脸看着齐快,“齐快,为什么要这样做?”

  齐快不过是跟我闹着玩而已,为什么玄飞轮会这么是生气?看到气氛有些紧张,我吓了一跳,拉着玄飞轮,“车轮子,齐快是闹着玩的,你别当真!”

  说着我对齐快笑道:“是不是,快快,你是跟我闹着玩的!”

  齐快却并不领情,冷笑一声,“为什么?想教训一下她而已。看到她我就来气,想到你们为了……”

  齐快狠狠地瞪我一眼,眼睛了似乎有厌恶的神色。我愕然,我到底哪里得罪了齐快,他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除了在郭镇的时候打了他一顿,其他真的没有得罪他啊!

  “齐快,闭嘴!”玄飞轮忽然厉声断喝。

  齐快听了,居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好,我闭嘴。师父,别生气了,我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看的我既气愤,又莫名其妙。这个齐快是怎么回事,脸变得也太快了。算了,他本来就不是个正常的人,还是干正事要紧,别理他了。

  我稳了稳心神,拉玄飞轮,“车轮子,咱们不理他。”

  我将玄飞轮拉到角落里,小声道:“车轮子,我已经和皇上谈妥了。只要齐快交出东西来,皇上就会我们出去的。等会我去劝劝齐快将东西交出来,你在旁边帮着我点。”

  玄飞轮还没说话,齐快在一旁接道:“别嘀嘀咕咕的,我都听见了。老子就是不想交,你奈我何?”

  看着齐快那个欠揍的样子,气的我不轻,好半天才压住火气,“齐快,你想死没人拦着你。可是别连累我们好不好。若不是你,我们也不会被关起来。我们不光不怪你,还好心要救你出去。你倒好,不感谢倒罢了,还冷嘲热讽的。算了,算我白操心了。我看你在这里住上瘾了,想在这里过年了。车轮子,我们不理他了,让他自己在这里待着吧?”

  齐快又恢复了之前的玩世不恭,仿佛刚才的那个他,是我的错觉,他笑道:“若不是师父,死活不愿意走,就凭这能关的住我。太小看我无影神偷了。我还要你救?笑话!”

  我哑口无言,他还真的不用我救。我心里有些着急,他若真的不愿意交出来,那可怎么办?皇上会不会对我娘怎么样啊!

  玄飞轮听了冷冷地道:“没人让你留下来,是你自己非要留下来的。”

  齐快脸垮了下来,“师父,你太不给徒弟面子了。我还不是为了你留下了的,你怎么就不领情啊。”

  齐快这个二货,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任性。真没想到,他居然是因为车轮子才留下了的。

  齐快看了玄飞轮忽然笑道:“如果师父可以收我为徒,我倒可以考虑考虑将那东西,还给那个皇帝。反正我要那东西,也没什么用。”

  这个齐快真是不正常,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哪有这样上赶着,让别人收自己为徒的,而且还是一个比他小那么多的人。

  我一看有门,拉了拉玄飞轮,“车轮子,你就答应了吧。”

  玄飞轮扭过头去,道:“想的倒美,我才不收呢。”

  一个非上赶着让一个比自己小的人收自己为徒,一个明明一点都不吃亏却死活不收,我怎么就认识这么两朵奇葩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