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75章 怎么这么好说话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71 2015-11-25 18:43:00

  我侧耳倾听,过了一会,柔佳公主才吞吞吐吐地道:“皇兄,您……就放了那个玄飞轮吧。他毕竟只是为那个人求情,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事。皇兄你都关了他几天了,也算给了他一个教训了。不如就放了他的。”

  我实在没想到,柔佳公主居然会为车轮子求情。她为什么会为车轮子求情?我不由的胡思乱想起来。

  皇上笑道:“柔佳心疼了吗?”

  柔佳公主道:“皇兄,别开柔佳玩笑了。柔佳只是觉得皇兄有些小题大做了。”

  皇上道:“柔佳不好意思了。好了,朕不开玩笑了。此事关系重大,朕还不能放了他。你放心,朕一定会还你一个好好的驸马。这下柔佳放心了吗?”

  我心里一惊,驸马?什么驸马?是在说玄飞轮吗?他真的要当驸马了吗?一定不是的,现在车轮子是囚犯,被关在天牢,有什么资格当驸马?

  柔佳公主嗔道:“皇兄,你说什么呢!柔佳不想要驸马,只想一辈子陪在母后皇兄身边……”

  听柔佳公主这样说,我有些不服,你看不上车轮子,我们车轮子还看不上你的。我们车轮子,武功高强,高大英俊,正直可爱,怎么没有资格当驸马?别说当驸马?当什么都有资格!

  不行,我要好好的劝劝车轮子,我们这等小民,还是不要和皇族扯上关系。

  可能是昨天受了风寒,身体还没有好,我觉得脚底发软,我扶了桌子,慢慢地坐了下来,早就神游太虚了。好半天我回过神来,发现我的面前是一张桌上,桌子上铺着几张宣纸,上面写着几个苍劲有力大字: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另一张写着:志行万里者,不中道而辍足;图四海者,非怀细以害大。

  旁边还有一行小字:且将心事付西风。

  我心中一惊:哎呀,完了完了。这是皇上书桌,天啊,你怎么坐到皇上的座位上?

  我吓得正要站起来,耳边忽然响起大太监丁福的声音,“小月子。你坐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你能坐的吗?皇上叫你,你都没听见吗?”

  我吓的一激灵,我赶忙要站起来,结果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倒。我狼狈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将椅子扶正,顾不得自己摔的屁股疼,向丁福请求,“丁公公,我不是故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想,坐下的,是……”我指了指桌子上的字,道:“是皇上的字写的太好了,我一时看呆了,情不自禁的就坐下了。”

  丁福黑着脸,“你跟我说没用啊。皇上叫你呢。你快去吧!”

  我忐忑不安地出了内室,才发现淑妃和柔佳公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我松了口气,她们走了好,若是被她们看到了,说我对皇上不敬,又是一条大罪。

  我跪下请罪,“小月子失礼了,请皇上恕罪。”

  皇上并不看我,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又看了一会奏折,才道:“你刚才不是有事说吗?说吧!朕忙的很。”

  看到皇上只字不提刚才的事,我放心来了。我掏出金牌,“皇上,您说过用这块金牌我可以保命三次。君无戏言,皇上,现在我要保命!”

  皇上看了看金牌,忽然笑了,感觉他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你想如何?”

  “我请求皇上放了玄飞轮、放了齐快、放了洛王。”

  皇上听了,脸色越来越沉,“这件事你也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我,是昨天我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听宫女太监们说的。”

  “是哪个宫女太监?”

  “那么多宫女太监,我不知道是哪个?”

  皇上哼了一声,没有追问下去,道:“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被关起来吗?”

  “知道,是因为齐快偷了宫中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皇上面露寒意。

  我能感觉我若是说出来,定没什么好事,还是假装不知道的好,“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一定很珍贵。皇上,当初您可是答应了我的,君无戏言的。”

  皇上看了我好一会儿,他忽然笑了,“收起来吧。”

  我愣了,“什么?”

  “明明可以免死的,你却只让朕放人,岂不是太浪费了。”

  “我不觉得浪费。只要能救出他们,就是我用我的命换,我也觉得值得。”

  “哦,你不后悔?”

  我毫不犹豫地道:“不后悔。”

  皇上笑了笑,“那好吧。朕答应你,将他们都放了。那现在你将金牌还给朕吧。”

  事情顺利的我有些不敢相信了,皇上怎么会这么好说话了?

  我恭敬地将金牌捧给皇上,皇上拿了回去。

  皇上看了看金牌,将金牌置于案上,沉吟道:“洛王朕即可就下令放了他。玄飞轮嘛,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罪,如果不是他太过于不逊,顶撞于朕,朕也不想关他,朕关他也只是想杀杀他的锐气而已,让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关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放出来了。至于那个小偷嘛,只要他肯将偷的东西还给朕,朕可以考虑网开一面,放了他。”

  “皇上你说的是真的。只要齐快交出东西来,你就放了他们?”

  “是啊!”

  我大喜,“那还不简单,让他交出来就好了。”

  “可是那个小偷偏偏不交,还说什么,要先将你放出去,才会考虑考虑将东西交出来。”说着皇上兀自笑了,“这不是开玩笑吗?你怎么能和宝物相比呢。”

  是啊,我怎么能和……说什么呢!不过,我确实比不上。

  皇上又道:“朕也担心,若是放了他们出去,他们嘴上说,去取东西,实际上跑了怎么办?朕只好将你留在宫里,让他们去取东西。他们却说什么也不去,朕也没办法,只好继续关着他们了。”

  皇上担心的很有道理,玄飞轮齐快怕交东西交出来后,皇上不会放过我们。皇上怕让他们去取东西,他们会趁机逃跑。所以就这样僵持不下了。这个时候是我出马的时候了。

  我自告奋勇地道:“皇上,将这件事交给我,我保证劝齐快把东西交出来。”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