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72章 会轻易放过我吗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77 2015-11-22 18:34:03

  我愣愣地看着贤妃,已经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也不想明白她说什么,更不想分辩什么,只感觉莫大的悲哀。

  花丞相依然抱着飞雨,呼唤着她的名字,希望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可以睁开眼睛看看自己。

  “贤妃娘娘请息怒!”有人说道,是给我带路的侍卫,“飞雨姑娘真的不是小月子害的。小月子一直跟我们在一起,我们路过这里,发现了飞雨姑娘的鞋,就猜测飞雨姑娘可能落水了,我们跳下去找,结果真的找到了飞雨姑娘。属下斗胆猜测飞雨姑娘可能是自己失足掉下去的。”

  贤妃怒道:“胡说八道,好端端的怎么就会掉下去。就是她害了我妹妹,就是她将飞雨推下去的。来人,把她给我砍了!”

  那侍卫又道:“贤妃娘娘,皇上吩咐我们要将小月子平安地带回去。若是贤妃娘娘执意如此,是不是先请示一下皇上?”

  贤妃冷冷地看着我,眼睛里仿佛着了火一般,“你们算是什么东西,竟敢教本宫做事?请示?皇上忙得很,那有功夫管这等小事?不过是一个小太监而已,你认为本宫连处死一个小太监的权利都没有吗?来人!给我把这个小太监就地正法,谁若是敢抗命,一起砍了。”

  她一定愤怒到了极点,要杀了我也是情有可原的。我知道我该求情,我该为自己辩护,可是此刻我却说不想说话。

  立刻有几名侍卫走到我的身边,将我拖到一边,有一名侍卫抽出腰间的佩刀,看着那明晃晃的大刀,我才清醒过来,“贤妃,你……不能杀我。飞雨不是我推下去的,是……”

  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贤妃似乎更不想听我解释,脸色一寒,“杀!”

  “是!”

  我面前的刽子手,高高举起佩刀,眼看大刀就要砍到我的脖子上了。

  不,不,我不能死,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还要救飞轮他们呢。这里有这么多人在,她贤妃一定不敢公然违抗皇命。

  我正要拿出皇上赐我的金牌救自己,忽然有人大声呵斥,“住手!”一个白衣人从天而降,打飞了那柄刀,惊呆了一众人。

  那白衣人飘飘然落到了我的旁边,是贾思文。

  周围的侍卫片刻后反应过来,将我们层层围了起来。

  我看到贾思文一骨碌爬起来,拉住贾思文的手,指着花丞相怀里的飞雨,“你快去看看她,你快去救她!快去啊!”

  贾思文却没有动,“她是谁,我为什么要救她?你看你浑身湿漉漉的,手这么凉,跟我回去,回去我给你熬两付药去去寒。”

  花丞相这个时候忽然开口道:“贾神医,我知道你是神医,你来救救她吗?求求你救救她好吗?我花天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贾思文还没答话,贤妃对花丞相道:“爹,他不是什么神医,是毒医。他们俩是一丘之貉,怎么会救飞雨?”

  说完,立刻喝道:“来人,将这两个人一并砍了。”

  花丞相厉声道:“贤妃娘娘,现在是不是先救你的妹妹比较重要!”

  贤妃听了冷冷的看了我们一眼,不说话了。

  我拉着贾思文求道:“你先别管我了。去看看她,她不行了,你快去救她。快去啊!我求你了!”

  贾思文看了我几眼,又看了看周围的侍卫,没说什么,走到花飞雨的身边。

  好半天,贾思文叹了口气,道:“太晚了,无法救了。一个人若是心已经死了,纵然是再厉害的大夫也救不活她。”

  贾思文话音刚落,响起两声凄厉的哭声,“我的女儿啊!”

  “妹妹啊!”

  无法……救了!贾思文说,无法救了!

  贤妃站起身来,眼睛通红,指着我,“将这个杀人凶手给我杀了……”

  贾思文将我护在身后,道:“我看谁敢!”

  无……法救了。她死了!我将她害死了!

  我心里一痛,再也支持不住,失去了意识。

  ————————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居然又回到了紫宸殿我的房间。贾思文站在我的床前,忧心忡忡地看着我,看见我醒了,只是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看了他一眼,却也不想说话,看着床帐发呆。

  贾思文道:“你醒了,没事吧?”

  我知道贾思文在关系我,勉强地道:“我没事!”

  我愣了好久,才问道:“文文,你说我真的错了吗?”

  贾思文笑了笑,道:“别人错没错我不知道,反正你没错。”

  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不,我错了!我当时怎么就脑袋一热,来京城了。如果我没来,一切或许就不一样。或许她也就不会死。”

  贾思文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不要再责怪自己了。感情的是真的不能勉强,有些人有缘无份,有些人爱而不得,有些人擦肩而过,有些人天涯陌路,甚至有些人只见过一面却为此耽误终生。但真正两情相悦何其的少啊。即便没有你,如果他们没有缘分也不可能在一起。这世间不如意的事太多了,伤心人也太多了。如果我们不学着快乐些,那我们的生活该是多么无趣啊。所以,该想开的时候要想开些。”

  说完贾思文神色黯然的看向窗外,似乎有满腹的心事,白色的身影显得格外的落寞。

  我呆坐了好久,才问道:“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记得当时贤妃要杀了我的。”

  贾思文转过身来,脸上闪过厌恶的表情,“那个女人疯了,那女孩是自己跳下去和你有什么关系,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口咬定,是你杀了她妹妹,非得要杀你?”

  贾思文不明白,我却明白。她本来就看我不顺眼,这次飞雨……她自然不会放过我。唉,飞雨,一想到飞雨,我心里就隐隐作痛。

  贾思文又道:“后来皇帝去了,将你带了回来。即便他不来,有我在你也会没事的。”

  “皇上?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越来越不明白皇上了,他为什么要救我?如果只是要用我牵制飞轮他们,又未免对我太好了点!君心莫测,我看我是永远都猜不透的。

  我又问道:“那飞雨的事呢?贤妃和丞相会轻易放过我吗?”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