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61章 你被软禁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37 2015-11-11 22:42:07

  我不安地看着贾思文,在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脸,不知他此时是什么表情。但是听着他那严肃的语气,依然让我心里忐忑不已。

  贾思文走到我的床前,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吃了一惊,一下子坐了起来,低声呵斥,“你干什么?”

  贾思文向我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居然给我诊起来脉。

  我心里十分不解,他这是干嘛?诊脉何必大半夜的跑来,真是个怪人呢!

  我低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贾思文依然不答话,过了一会松开了手,道:“你的病好的差不多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你觉得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以为他要说什么大事,搞了半天,居然问我觉得怎么样?这事什么时候说不行吗?至于大半夜跑到我屋里来说吗?

  我有些无语,“你不是说已经好了吗,怎么还问我?你不是神医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我好了,没事了,你赶快说正事吧。”

  贾思文道:“接下来我可能要带着你长途奔波,你觉的你的身体吃得消吗?”

  他说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你在说什么?长途奔波?为什么要长途奔波?”我拉了他的胳膊,恳求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文文,你就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吧!”

  贾思文沉默一下,才道:“你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全好。但是现在等不了你痊愈了,我现在就带你逃出宫去。”

  “逃出去?为什要逃出去?”贾思文的话让我十分诧异。虽然我很想出宫,可是皇上已经答应了我,放我出宫的,为什么还要逃出去?

  贾思文道:“事情有些复杂,没时间给你解释那么多了。你快准备准备,我们现在就走。”

  贾思文的语气似乎有些着急,让我心里更加不安,能让妙手毒心着急的事,肯定不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我忽然觉得我若是就这样走了,可能会后悔。当务之急,还是将事情搞清楚为好。

  我道:“走?我们为什么要走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文文,你告诉我好不好?飞轮还在宫里呢,我都没有见过飞轮呢,就算要走也得和他说一声啊。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半夜三更逃走?还是你有事瞒着我?”

  贾思文有些气急,“快走吧,就是飞轮让我来带你走的。我不会害你的,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我忙道:“我当然相信你了。你说是飞轮让你来带我走的?你见过飞轮?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飞轮在哪里?我要去见他!我觉的这些天没看到他,肯定有问题,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

  贾思文口气有些不善,“你若不走,那我只能不客气了。”

  妙手毒心若是不客气,我能想到我的下场会有多惨。看贾思文的样子,我总觉车轮子他出了事,不,我不能不管他!

  我吓得拉上被子,蒙上脸,闷声闷气地道:“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见不到飞轮,我就不走,我就是不走。若是你强行带走我,我就……我就……”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贾思文的,只好胡乱说道:“我就恨你一辈子!”

  贾思文一把扯开盖在我脸上的被子,“现在你见不到飞轮了,现在快跟我走!我保证只要你跟我走,我就能让你见到他?”

  听到贾思文说,我的心中一凉,有些害怕,“见……见不到?为……为什么见不到?”

  “没时间和你说这么多了。快走,外面的人虽然被我下了药昏睡过去。但是万一被巡视的侍卫发现,就不妙了,快跟我走吧。”贾思文伸过手里,就要拉我。

  “你不说,我就不走!你若是再动手动脚,我就喊人了!”我张着嘴,做大喊状。

  今天若是不能听到车轮子的消息,说什么我也不会走。

  贾思文后退几步,呼吸有些急促,显然是被我气着了,我正害怕着他会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时候。他忽然叹了口气,无奈自语,“你真是白操心,就算是把心掏出来,人家都不相信你!”

  我有些不好意思,正想道歉,贾思文却走过来,语气颇为无奈,“好吧,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你保证听了之后就跟我走。”

  我忙道:“好,我保证,你快告诉我吧。”

  贾思文道:“你没发觉现在你出不了这个屋子吗?”

  “啊?”我不解,“你不是说我身体不好不能出去吗?”

  贾思文摇头,“那是借口,实际上你被皇上软禁了,那几名宫女太监都是来监视你的。这间屋子外面还有很多侍卫把守,他们都是皇上派来看住你的。”

  “啊?软禁?为什么?”我彻底呆了,就因为我偷偷地跑出去了一会,所以皇上软禁了我?不至于吧,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至于这样大的阵势吗?

  “你哪里那么多为什么?跟我走就是了!”

  文文,你真讨厌,干什么说话说一半,都告诉我不久好了?我知道不能惹怒了他,万一他真的发火了,就不好了。

  我道:“不是我不跟你走。你确定你真的可以从这个戒备森严的皇宫逃出去?而且还带上我这么一个累赘。”

  贾思文摇头,“我不确定。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也只能试一试了。你放心,就算被发现了,我拼着命也要将你救出去。”

  我没想到贾思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愣了,我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并没有什么深交,他和齐快上次救了我和飞轮洛王,我们都还没有回报他们。这次他又这么不顾危险救我,我感动都快哭了。只是他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么好啊?

  “文文,真的谢谢你!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贾思文转过头去,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也许就是一种缘分吧。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可以走了吗?”

  我恳求道:“只是,这样有些冒险。我不要你有事,我也不想飞轮他有事,你就告诉我,你就告诉我原因吧。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说不定就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呢?”

  贾思文站起来踱了几步,终于道:“好吧!我看今天我若是不告诉你,你是不会跟我走的。”

  贾思文来到我的面前,语气十分的严肃,“唉!现在情况非常不妙,玄飞轮、齐快都被皇上关进天牢了,洛王也被皇上软禁了。”

  我心里一下子跌到谷底,只觉得手脚冰凉,差点就昏过去,好半天才回神来,颤声问道:“为……为什么啊?”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