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60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49 2015-11-10 17:55:59

  不知睡了多久,我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走了过来。

  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个身着龙袍,面色冷峻的人坐着我的床前。居然是皇上!皇上看见我醒来,对我淡淡一笑,“小月子,你醒了。”

  我呆住了,皇上居然会来看我?我受宠若惊,赶忙要起来行礼,却被皇上拦住了,“不用多礼,你安心躺着吧。”

  说着看向不远处的贾思文,“这位贾神医的医术果然高超。贾神医,还须几日小月子就能痊愈?”

  贾思文本来担忧地看着我,听到这神色一凛,回道:“多则十几日,少则几日。”

  皇上点点头,“有劳贾神医了。若是小月子的病真的好了,朕定会重重赏你!”

  贾思文冷冷地回道:“我救的是我的朋友,就算皇上不说,我也会尽我所能救她的。”

  他怎么对皇上这态度?哎呦,文文啊,你虽然身怀绝技,可现在你毕竟在皇宫中,对皇上也要恭敬一些吧,你怎么这么不识时务啊?我赶紧给贾思文使眼色,无奈贾思文一直没有看我。

  我紧张地看着皇上,担心皇上会生气。果然皇上听了冷哼一声,脸上有愠色。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皇上生气了。

  意外的事,皇上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追究,而是对我道,“小月子,你好好养病,朕还有政事要忙,改日再来看你。”

  我没想到皇上会这么好说话,愣了一下,才慌忙道:“小月子恭送皇上。”

  皇上对我点点头,转身走了,在走到贾思文旁边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并没有转身去看贾思文,眼睛看向门外,低声说了句,“你最好不要多嘴!否则……”说完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贾思文也没有转身去看皇上,听了只是冷笑一声,接着脸色恢复正常,走到我的床前,“你感觉怎么样了?”

  他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吗?

  我回过神来道:“哦!好多了!”

  在贾思文的精心照料下,我的病渐渐地好起来,很快就能下床了。可是他们只让我在屋里活动活动,死活不让我出去,说什么我病还刚好,身体虚弱,不能受风什么的。虽然憋的难受,也只能在屋里无聊的发呆。

  我也问过贾思文我得了什么病,贾思文说是得了风寒。一开始听了我没有多想,后来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若是普通的风寒,宫里的太医都治不了吗,何须他来?

  这几天玄飞轮居然都没有来看我,他不是在裕馨宫当差吗?为什么我病的这么厉害,他都不来看我?是根本不关心我,还是有事脱不开身?我也问过贾思文,他要不说:“我哪里知道?”要不顾左右而言其他。看贾思文这样我的疑心更重了,他们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皇上也来了几次,每次都是看我一眼,要我好好养病,然后就离开了。我也问过皇上,玄飞轮在干什么呢?皇上说:他是朕的侍卫总管,当然在****该干的事。

  我也问过派来照顾我的那几名宫女和太监,他们一个个都说我们刚来不久,什么都不知道。

  皇宫本来就是瞬息万变,朝生暮死的地方,每一天都会发生很多很多的事情,真的让人不能不胡思乱想。种种的不正常,让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如今我见不到车轮子,在宫里最信任的人,只有贾思文了。只是为什么贾思文他也瞒着我呢?

  我这么想着想着,就看见贾思文从外面端着一碗药来了。这些天都是他自己亲自给我熬药,从来不让别人帮忙。我暗暗下决心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问出来,否则,我的心里真的不踏实。

  贾思文进来看我起来了,笑道:“怎么起来了,正好,来把这碗药喝了吧?”

  我接过来,直接放在了桌子上,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文文,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贾思文笑道:“我有事瞒着你?我干嘛要瞒着你?是你的想多了!快把药喝了吧!”

  我赌气道:“你今天若是不告诉我,我就不吃药了。”

  贾思文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宫女,忽然沉下脸来,冷冷地道:“你不要这样任性了。你忘了我是谁了吗?你要是不喝,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喝,你要不要试试?”

  看着贾思文那张冒着寒气可怕的脸,吓得我后退两步,连连摇头。

  我除了恐惧,更多的是奇怪:他怎么了?怎么会对忽然对我这么凶?

  贾思文忽然对我眨眨眼,嘴巴张了张嘴,好像在说着什么,却没发出声音来。

  我一愣,他这是干什么?是想告诉我什么吗?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我看了看不远处的宫女瑶琴和锦瑟,心想:难道他是怕她们听到才不发出声音来的吗?

  可是他刚刚在说什么?

  我摇头表示没听明白。

  贾思文冷笑一声,道:“很好,那你就快喝了吧,别让我动手。”说完之后,又张了张嘴,重复了两遍。

  我听了半天,琢磨了好久,才明白他说的是:今晚子时。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对他轻轻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端起桌上的碗,带着哭腔道:“我喝,我喝还不行吗?”

  “识时务就好,快喝吧。”

  我端过碗来,一口气喝了干净,将碗砰的一声放在桌子上,生气的往床上一躺。

  贾思文哼了一声,收了碗,走了出去。

  晚上,我早早的躺下了,将那些宫女太监通通赶了出去。

  到了半夜,窗户忽然打开了,一个白无常荡悠悠地窗口飘了进来,虽然我知道他是贾思文,还是吓了一跳。真的不是我胆小,大半夜的,一个白晃晃的人,从你的窗口飘进来,搁谁谁不害怕啊。

  贾思文轻轻地关上窗户,走到我的床前轻轻地道:“你先不要起身,就这样躺着,我说话,你听着,如果吃惊也不要叫出来,明白吗?”

  我点点头。心里却已经吃惊了,他为什么这么说,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