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150章 飞雨的故事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6 2015-10-29 23:50:17

  花飞雨震惊的看着我,仿佛不相信这话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眼睛通红都要喷出火来,恨不得打我一巴掌的样子,吓的我向后挪了挪身子,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提防着她的巴掌。

  花飞雨那双含怒的桃花眼冷冷地盯着我,“你怎么能这么说畅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他!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他!”

  我心里叹道:这年月做好人太难,你明明是为了别人好,可是别人不但不领情反而还怪你多事。你活该,谁让你多事的。

  我虽然气恼,还是劝道:“飞雨,你被爱蒙蔽的双眼,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太痴心了,免得受到伤害!”

  花飞雨冷笑一声,“看不清是你!枉他还拿你当朋友,我真替他不值。今天我就告诉你,他从来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他不是!”

  花飞雨指着我,嘴角露轻蔑的笑,“你这样说他,是因为你不了解他?你不配做他的朋友,你不配!”

  我气的不轻,明明是你来找我,现在又来这样说我。看在你也很可怜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我忍住就要喷出的怒火,顺了顺气,才道:“飞雨,既然你这样说。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只能说,我是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所以才这样说。我承认我不了解他!是!我没有资格这样说。对我刚才的话,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还事,我要走了。”

  说着我站起身来,抬腿就要走。真好笑,我干嘛要留下来听你的指责。

  飞雨拉住了我的胳膊,“你别走!”

  我想要抽回我的胳膊,无奈花飞雨紧紧地拉着,就是不松开,我有些恼了,“飞雨,你这是干什么?”

  花飞雨似乎冷静下来,脸上露出了哀求的神色,“小月别走。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我道歉。我听见你这样说他,我忍不住,才说的。我知道你们一直是好朋友。你对他有些误会,所以才会说出这的话。其实……”

  我冷笑一声,“对不起,我没兴趣听你说这些。你松手,我要走了。”

  花飞雨依旧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小月,我都向你道歉了,你就原谅我吧。其实,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只是身世太凄苦了。其实是我家先对不起他的,他这样对我,是情有可原的,我一点都不怪他。我知道,他也是喜欢我的,只是造化弄人。你们媒婆不都是希望有情人都成眷属吗?小月,你就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帮帮我们好吗?”

  听到花飞雨说这样,我心里很烦闷,你们怎么就怎么样为什么要告诉我,我真的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知道。你能不能让我走!真不知道,这花飞雨真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就那么肯定我能帮到他们。

  我无奈地道:“飞雨,真的不是我不愿意你。是我无能为力。既然这样,那你告诉你爹,让你爹替你做主不就好了。我是谁啊,一个不入流的小媒婆。怎么能帮的到你呢?”

  花飞雨低下了头,难过的道:“我爹爹!他是不会同意的。如果我爹爹肯同意,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了。若是他同意我们早就成亲了。”

  我心道,你爹不同意,你就死了这条心,不就好了。干嘛,这么死心眼,非要在一个树上吊死!

  我只好劝道:“那你去求皇上啊,让皇上替你做主!”

  飞雨摇头,“皇上更不会同意的。”

  我狠狠心道:“那我帮你去求皇上。”反正皇上同不同意,都和我没关系了,我也算是帮忙了。

  飞雨似乎有些慌了,“你不要去求皇上,这样对他不好,皇上会多心的。”

  我不解,“为什么?”

  花飞雨摇摇头,并不说话。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真的没办法了!天啊!我的心好累!

  只好再劝道:“飞雨,真的不是我要打击你。那你问过洛王的意思吗?他的心思是否也如你一般无二?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爱错人,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会后悔的。”

  花飞雨神色暗淡下来,走到石凳旁,坐了下来,“他的心思一定也和我一样。一定是的!我相信我不会爱错人的。我相信他!我们从小就认识了……”

  我也跟着她坐了下来。

  花飞雨目光柔和起来,想到什么,整个人都亮起来了,“那年我五岁,跟着母亲进宫来看望贵妃娘娘。我一时贪玩跟母亲走散了。当时我小了,找不到母亲,我心里有些着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一个少年小心翼翼地将我扶我起来,微笑着问我:你没事吧?我当然就被那个如春风般的微笑的少年给吸引了。我愣愣地看着他,不敢说话。他笑着对我说:别怕。后来他带着我去找母亲,一路上特别照顾我。回了家,还是会经常想起那个暖暖的笑容。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五皇子,我好吃惊,想不到还有那么和蔼的皇子。心里更喜欢他了。”

  飞雨仿佛忘记了我的存在,继续道:“后来,我又一次进宫。就是那么巧,我们又遇见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远远地他对我一笑,我也对他一笑。我们就这样插肩而过,我跟着母亲去了贵妃娘娘那里。可是我实在忍不住,趁着贵妃娘娘和母亲不注意,偷偷的跑了出去。结果,他居然还站在那里!看见我对我笑了,我知道他就是在那里等我的。那天,我们在一起玩的特别开心。从那以后,他会经常偷偷地跑出宫来找我玩,他对我特别特别好,我想要什么他总是想尽办法来给我弄来,他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我若是不开心他会逗我开心,我若是发脾气,他从来不生气,总是包容我。我记得有一次,他为给我摘一朵盛开的荷花,一不小心掉进了荷花池,却不顾自己衣服都湿透了,依然给我摘下了那朵荷花。我望着浑身湿漉漉的他,我心里对自己说,就是这个人了。”

  

昨日飞絮

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