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470章 易主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73 2019-06-29 23:12:20

  哭得所有人面面相觑!

  哭得我和秦意畅有些发傻,怎么会是这个情况?

  即便和我们想象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但此刻我们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只能按计划行动。

  我和秦意畅对视一眼,决定在这个时候,在这豫王最脆弱的时候行动。

  我们正打算打碎酒杯,以便提醒暗中的玄飞轮他们动手的时候。

  一个声音响起,打乱我们的计划。

  “表哥,你怎么了?”

  听到来人的声音,我和秦意畅脸色大变。

  居然是花飞雪回来了!

  他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回来!

  花飞雪的声音刚落,一个疾驰的身影从外面飞进屋子里,直奔豫王而去。

  而此时的豫王,听到声音,停止了哭泣,把头从桌子上抬起来,看向花飞雪,冲着花飞雪嘻嘻发笑。

  我和秦意畅对视一眼,知道机会就在一瞬间,如果不抓住,可能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我们两人同时,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同时飞身起步,我攻向豫王,秦意畅攻向花飞雪。

  而此时,其他人的目光都在花飞雪和豫王的身上,而花飞雪的精力则在豫王身上,“表哥!你说话呀!表哥!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光笑啊!”

  回答他的只是一阵傻笑,还有我们已经攻到的凌厉的招式。

  与此同时,只听“嗖嗖”的几声,两团像是风火轮一般东西,后面跟着两道金光,从外面呼啸而来,飞速的旋转着向着豫王的守卫攻去。

  那四个守卫,立刻拔刀抵挡那两只旋转的飞轮和暗器,就无暇兼顾豫王和花飞雪了。

  就这样,我将面对的是一个失去反应能力的豫王,秦意畅将面对的是一个乱了心神的花飞雪,难度大大降低。

  电光火石间,一切尘埃落定。我手拿一把匕首,抵着豫王的脖子,控制住了豫王,秦意畅点了花飞雪的穴道。而玄飞轮、齐快将那四名守卫打翻在地,贾思文迷晕了那四个丫头。

  屋里的人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了。

  此时的花飞雪虽然被点住了穴道,但是还能说话,他胳膊抬着,手还保持着,搭着豫王的肩膀的姿势,一动不动,眼睛瞪得大大的,怒道:“你们到底把我表哥怎样了?”

  回答他的是,豫王的一阵呵呵的傻笑。

  对,是我在酒杯中下了毒,就在和豫王碰杯的那一刻往他酒杯中下了忘忧水。

  豫王千防万防,但就是没有想到我会下毒,而且只是在与他碰杯的时候,就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毒下到他的酒杯里。

  这当然是贾思文这两年辛苦的成果。

  这时,豫王府的守卫,听到打斗声一起向这里赶了过来。

  他们看到里面的情形,大吃一惊,立刻乱了,“啊!”“王上被挟持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方脸大汉像是这些守卫的首领,一边带着人马向里冲,一边大喊,“王上,你别怕,我来救你了!”又对我们大喊,“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劫持我们王上,快把我们王上放了!”

  花飞雪虽然背对着外面,但听声音,似乎就知道来人是谁,立刻说道:“郑子峰,快把这几个人杀了!”

  “我看谁敢动!你们的豫王可在我们手里,谁再向前一步,我就杀了他!”说着我将匕首靠近豫王的脖子,面露狠色,意图吓退他们,“我手里的匕首可是不长眼的。都给我退出去!”

  我还没有吓到郑子峰他们,倒先把豫王吓哭了,“呜呜,刀子好吓人!”

  我瞪他一眼,“别哭!再哭我杀了你!”

  “呜!”豫王吓得立刻停止了哭声,咧着嘴想哭但不敢哭出声音来,就像一个被吓住的孩子。

  郑子峰看此情形傻了眼,有些害怕了,“别!别伤害我们王上!我们退!”说着命令他的手下全部退出屋外,不敢再往前一步。

  秦意畅冷笑一声,道:“花飞雪,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些,你们现在命可都在我们手里,我们随时都可以要你们的命。”

  “哈哈!”花飞雪反而大笑一声,笑得人毛骨悚然。

  秦意畅问:“你笑什么?”

  花飞雪没有回答,而是又大笑一声,说道:“表哥,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不听我的,今日我们落到他们手里,也不冤!”

  现在的豫王,智力比三岁小孩强不了多少,哪里懂花飞雪在和他说话,只是在哪里委屈巴巴的看着我,想哭又不敢哭出声音,可怜极了。

  花飞雪长叹一声,“今日我们落在你们手里,是我们命该如此。我认了,你们动手吧!”

  我将豫王交给玄飞轮控制,豫王很是听话,我把他交给玄飞轮的时候,基本上没受到任何反抗。

  我对花飞雪道:“花飞雪,你下令停战吧。只要你下令停战,我们会放你们一条生路的。”

  花飞雪冷笑,“不可能!你还是杀了我吧。”

  秦意畅也大笑起来,“这可由不得你了!你以为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

  说着他在花飞雪身上一阵乱摸,从花飞雪身上摸出一个东西来。

  一个老虎形状东西。

  啊!是调兵虎符!

  然后秦意畅又对玄飞轮道:“找找豫王身上!”

  玄飞轮在豫王身上,果然也找到了一个虎符。

  “太好了,有了这个,我们就可以让豫军停战了。”我开心地道。

  花飞雪知道大势已去,大笑一声,就不再说话。

  这时,院子里郑子峰忽然跪倒地上,将我们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郑子峰磕头道:“郑子峰闻齐王大名,神往已久,苦于无人引荐。今日终见齐王,万分荣幸,郑子峰愿从此归顺齐王,听候齐王差遣!”

  “郑子峰,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背叛豫王和我!”花飞雪被气得吐血,但苦于不能动,只能长叹一声。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决定静观其变,以防有诈。

  郑子峰高声对他的手下,道:“兄弟们,从今日起,我们就归属齐王了,以后唯齐王是命!”

  “我等愿归属齐王!唯齐王是命!”人群中有人跟着郑子峰跪下,请求归属齐王。而绝大部分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表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