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469章 嚎啕大哭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91 2019-06-28 21:46:10

  这天傍晚,豫王果然又派人来请齐王去喝酒。

  而这次,大家决定不再让贾思文陪秦意畅去,而是让我陪他去。豫王不知道我会武功,不会对我有防备,这样可以麻痹豫王,让他放松警惕。

  当然,是我主动要求去的,他们本不同意,但终究还是没能拧过我。

  而玄飞轮、齐快、贾思文三人的任务则是,躲避豫王的监控,在暗中呼应我们,我们动手后,可能会有很多守卫冲进来救豫王,由他们摆平。

  夜色微澜,鸣虫清唱,周围静谧安宁。

  我和秦意畅一起走在赴宴的路上,豫王的手下在前面为我们引路。

  走着走着,秦意畅忽然低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冒着危险来这里吗?”

  “嗯?”

  “因为你,因为我不放心你。”

  “……”

  “所以,以后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

  在豫王手下的带领下,我们来到豫王的其中一个住处。听秦意畅说,每次豫王请他喝酒的地方都不一样,他为了自己的安全可谓是小心至极。

  豫王早就备好一桌丰盛的酒席在等着我们,我们到的时候,豫王正端着酒杯一个人自斟自饮。他身后站在那天我们见到的四个武功莫测的守卫,还有四个花枝招展的丫头伺候着。

  当豫王见的是我跟着秦意畅过来,而不是贾思文时,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放松下来,招呼道:“五弟,你来了。快坐,为兄等候你多时了!今天我们兄弟喝个痛快!”

  我和秦意畅落了座,豫王立刻叫人斟满了酒。

  豫王感慨地道:“五弟,现在也只有你能陪我喝一杯了。来!为了我们兄弟在这个时候还能一起喝酒,我们喝一杯。”豫王说完,不顾秦意畅,自己先一口喝干了。

  秦意畅也陪着一饮而尽。

  不一会儿,他们两个就十多杯酒下了肚。

  他们两人都面露醉意,秦意畅还好些,豫王眼神开始有些迷离了。

  又在一杯酒下肚后,豫王忽然斜眼看着我,对我道:“喂,刁小月,是吧?”

  我也装作有些醉意,傻笑道:“是啊!”

  他指着我,醉意朦胧地道:“你还活着呢,小命还挺大啊!我就想不明白你了。你说你不在家好好待着,跟着他们到处跑什么?我看你呀,早晚把自己的小命跑没了!”

  “呵呵,我天生就喜欢到处跑,没办法呀!豫王,以前啊,我觉得你是个冷酷无情的人,让人害怕,不过现在看来,我看错了,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豫王嘿嘿一笑,道:“是吗?以前我觉得你就是个笨的不能再笨的野丫头,现在倒觉得你还是有些本事的。也难怪我五弟,那么喜欢你。来,我们俩喝一杯。”说完,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只好也跟着喝了一口。

  我笑道:“豫王,您过奖了。倒是你才让我惊讶呢。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大度!丽妃是皇上派来刺杀你的人,你都能放她走,真的让我佩服……”

  “住口,你不要给我提她……”豫王大喝一声,像是忽然被蝎子蛰了一下,浑身发起抖来,脸痛苦的拧在一起。

  “对不起,豫王。我不知道……”我连连道歉。

  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里有些不是的滋味,爱情真的太折磨人,谁都不能幸免啊。没想到豫王这么一个阴狠无情的人,居然会为了爱情这样痛苦,或许暂时让他忘记了她也不是一件坏事。

  “哈哈!”豫王忽然爽朗的大笑两声,像是已经忘掉了刚才的痛苦,对旁边的丫头,喝道:“给我倒酒。”

  “是!”旁边立刻有丫头,给豫王倒满了酒。

  我自己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端着酒杯站起身来,想走向豫王,才走了两步,就被守卫拦着了,他们根本不让我们靠近豫王。

  我看向豫王,“豫王,我只是想敬你一杯酒,来表达我的歉意,你不会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吧。”

  豫王醉眼蒙松看了我半天,似乎觉得我构不成威胁,给守卫使了个眼色,守卫退下了。

  我松了一口气,拿着酒杯举向豫王,“豫王,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敬你一杯,让我们将过去的一切不愉快统统都忘掉!我们所有的恩怨在这杯酒过后都归零。”

  豫王大笑一声,“好一个将过去的一切不愉快都忘掉。好一个将恩怨归零。喝!”

  我和豫王碰了一下酒杯,我说了声“先干为敬!”然后一饮而尽。

  “好!爽快!”豫王也一饮而尽,立刻又倒满一杯,又是一饮而尽,接着又是一杯。

  一杯接着一杯,数不清豫王喝了多少杯。喝着喝着,豫王忽然停下了喝酒,空洞的眼睛愣愣的,看着外面茫茫夜色,嘴里喃喃地念着,“流云,你为什么那么狠心!我那么爱你,你却为了回到他的身边要杀我,你真的那么爱他吗?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说着说着他竟然呜呜的大哭了起来,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般,哭得伤心极了,很快就哭成了一个泪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更是第一次见他哭的这样伤心。心里忽然于心不忍,那不合时宜的心软跃到心头。但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被那些无辜死在战争中的亡魂所压下。

  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心软。

  豫王的手下看到豫王哭的这样伤心,都有些惊讶,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但没有一个人敢出言相劝。

  之前听秦意畅说,他们之前几次喝酒,即便豫王喝得大醉,但从没有失态过,更没有提到过丽妃的事。所以我这次故意用丽妃刺激豫王,就是想让他失态方寸大乱,但我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伤心。

  我和秦意畅对视一眼,秦意畅拿起一杯酒,走向豫王,道:“三哥,我懂你的痛。这些日子你肯定特别难受,今日你就痛快的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今晚我都陪着你!”

  可他只向前走了一步,就被豫王的手下拦下了,他们不让他靠近豫王。

  秦意畅只好退了回来。

  过了一会,豫王不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越哭越厉害,最后就变成了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像个孩子一般哭得惊天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