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467章 留宿豫王府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83 2019-06-26 21:56:26

  就是要和他开门见的说,因为不知道他哪一刻发作,还会不会听我们把话说完。

  “哦!”豫王戒备地看着他,不置可否。

  “如果我们这个时候,继续进攻,结果会是什么你知道吗?”

  “……”豫王仍然戒备地看着我们,不发一言。

  “我们有可能一路很顺利的攻进京城,但也因此损兵折将,元气大损,但这个时候,北戎人打了过来,我们需要再和北戎人打,那个时候,谁输谁赢就很难说了。也有可能我们三人同时同归于尽,将大秦江山拱手让人北戎人,这样我们三人就都成了大秦的罪人……”

  豫王随着秦意畅的话,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他终于爆发了,喝道:“够了,五弟,你不要再说了!”

  他撇了我们一眼,面露厌恶,道:“我看你是被某些人洗脑了吧?”

  “三哥,我已经决定不打了,也下令全面停战了。”秦意畅诚恳地道:“念在我们兄弟一场,不愿意看你走向万劫不复,弟弟我特意过来提醒你一下。话尽于此,听不听在你!”

  豫王冷笑一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怎么做不用你操心,看在你是我五弟的份上,今天我不跟你们计较,你们现在给我离开!”

  豫王似乎有些忌惮我们,虽然满脸怒气,但说话还是比较客气。我想以他以前的脾气,可能不是让我们走,而是直接让人将我们抓起来了。

  秦意畅看了我们一眼,征求我们的意见。

  这个时候,是走?还是动手擒人?

  看着豫王身边的那四个武功莫测的人,我知道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如果这次不能一举擒住豫王,他肯定会加强防备,到时候再想擒住他就难了。

  但这样走了,我们怎么能甘心呢?下次再想见豫王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接近豫王。

  再试一次,既然晓之以义打动不了他,只好晓之以利了。

  我看着豫王,露出一抹嘲讽的笑,“豫王,你现在在做一件傻事,你不自知吗?”

  豫王一下子被我激怒了,喝道:“你再胡说,我砍了你!来……”

  我不等他喊人,立刻截住他的话,“看来是被我说中了,所以你不敢听我把话说完?”

  豫王冷哼一声,道:“胡言乱语的话,我为什么要听。真可笑!”

  我继续道:“豫王,现在朝廷在和北戎在打,你如果这个时候继续进攻,就是在做一件为别人做嫁衣的傻事!”

  “胡说八道!”虽然豫王这样说,但却没有阻拦我说话的意思,似乎想听一听我的意思。

  我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立刻道:“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听听就知道了。这个时候,你还有齐王两个人和皇上打,不管谁赢谁输,都是两败俱伤。到时候,北戎部趁虚而入,这江山恐怕就落到北戎人的手里了。豫王还不如现在抓紧时间休整,养精蓄锐,等皇上和北戎打的两败俱伤的时候再进攻,这样胜算会比现在大很多。齐王就是意识到这一点,才停战了。而你现在还在傻傻的打,是不是很傻?而且如果没有齐王在东边牵制皇上的一部分兵力,你觉得你之后的进攻还会那么顺利吗?”

  豫王不动声色地看着我,危险的眼睛眯了起来,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我知道他有些动摇了,立刻又道:“豫王您应该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吧,那豫王是想做被吃掉的鹬蚌?还是做得利的渔翁啊?”

  “……”

  “我想豫王是个聪明人。话尽于此,豫王好好想一想吧!我们走!”

  说完我给他们一个眼神,顺势站了起来,就要走。

  “等等!”这时,豫王出声了。

  我们一同都看向豫王。

  豫王露出一抹危险的笑,道:“天快黑了,哪有让客人,天黑离开的道理。几位今晚就屈尊在我这里休息一晚吧!”他看向秦意畅,“五弟,咱们兄弟好久不见,你赏我个面子,今晚陪我一醉方休怎么样?”

  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意外。他留下我们,当然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但对他来说,确是件很危险的事。

  他明明知道飞轮、贾思文他们很危险,为什么敢留下我们呢?

  想了想,我明白了。

  他是为了留下秦意畅吧。

  不管豫王是不是打算停战,他现在留下秦意畅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被我们说动了,真的要停战,那么他最怕的,就是秦意畅骗他停战自己反而趁机进攻京城。而把秦意畅留在豫王府,他才能相信秦意畅是真的停战了,如果秦意畅不敢留下来,那么就说明是骗他的。如果他不打算停战,而是继续进攻,他们两个必有一争,那么谁先攻到京城,或许就是日后谁能得到天下的关键,如果将秦意畅留下,那么豫王就成了那个最先攻到京城的人;或者说他留秦意畅在府中,而后找个机会把秦意畅杀掉,更是能以绝后顾之忧。

  所以豫王要把秦意畅留在豫王府里。

  这样,一切就尽在他的掌控之下了。

  只是我们的出现让他犹豫了,所以他看到我们那么恼怒,所以一开始他想让我们离开。

  两害相权取其轻,但他最终还是选择留下秦意畅,也留下我们。

  这样也好,且看豫王是什么打算。我们不怕他半夜杀人,我们几个的武功最低的是我,但即便是我,也不是什么人能随便杀的了的。我们也不怕他会下毒害我们,我们有贾思文在身边,他什么毒没见过?什么样的毒不能解?

  这样我们正好可以留下来看豫王的举动,趁着机会摸清豫王府的布局,为他不停战做准备。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都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决定留下来。

  ————

  豫王命令下人把我们几个安排到一处宽旷的四合院里,并在门外派了大批守卫,美其名曰是为了保护齐王的安全。

  除了明处的守卫外,我们还明显的感到暗中有几双眼睛在盯着我们。

  豫王应该是派了暗卫在监视我们。

  看来,豫王对我们真的是很重视啊!我们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