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464章 来这里的目的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36 2019-06-23 22:08:38

  我们一路风餐露宿,快马加鞭,在经历了像人间炼狱般战后场面后,我们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终于来到了新阳城。

  一路上,我们遇到的惨状比之齐地,有过之而无不及。别说什么尸横遍野、十室九空了,有些地方甚至经过十几个村庄都看不到一个活人。

  看到如此惨烈的景象,我心里针扎一样的痛,无法再用任何借口安慰自己。

  这次,无论如何,就算真的会有去无回,我也义无反顾。

  在路上,玄飞轮、齐快他们也曾怀疑我突然离开邺城到新阳去的目的,但都被我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了。只有贾思文不太好糊弄,有一次他趁着齐快和玄飞轮没在我身边,特意问我,那天我后来是不是又去找秦意畅了,所以第二天才决定要走的,我当然没有承认。他听了不是很相信我的话,但没有再问什么,只说有事一定要告诉大家,不要自己扛着。

  战争带来的悲惨萧条,在慢慢靠近新阳城的地方,有了改善,新阳城相比其他地方繁荣热闹了许多。看来豫王对于他的大本营,还是比较客气的。

  但他对于新阳城的管控,也是非常严格,每个进出城门的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排查才放行。但这根本难不倒身怀绝技的我们,我们趁着夜黑风高很容易就进了城。

  到了新阳城,我们没有立刻去找豫王,而是找了个客栈住下,打算先打探打探消息,做好的准备,再见机行事。

  豫王对新阳百姓同样管控的十分严格,新阳百姓很少有人知道豫王的消息,有些人即便知道些消息也不敢谈论,以至于我们在打探消息时费了不少劲。不过,经过我们的努力,还是打探到一些消息。

  听说自豫王来到新阳后,很少外出,冲锋陷阵、攻城迎战,都是花飞雪的事,他只在新阳城中指挥,从不去前线。而且,豫王特别小心,从不见生人,豫王府更是像铜墙铁壁一般,被守卫层层把手,连只苍蝇都不能飞进去。

  所以,现在豫王有很大的可能就在新阳城的豫王府中。

  还打听到,现在的情形对豫王十分有利,由于北戎和齐王的猛烈进攻,让皇上无暇兼顾豫地这边,以致豫王的军队有如白捡一般,不费吹灰之力连连攻下朝廷的几个城池,极大的增加了豫军的气势。

  所以,我们将面临的是一个十分谨慎小心,又连连打了胜仗,叫嚣着要一举攻进永安城的豫王,难度可想而知。

  对于其他细密的事,我们就打探不出了。关于沐流云的消息,更是一无所知。

  在实在打探不出更多的消息的情况下,我们唯有求见豫王,以便探探豫王的口风。结果在第一步就遭到难题,因为他根本不见我们。

  我们求见他,当然没有以我们的名义求见,我们担心他听到是我们,压根不见我们就让人把我们抓起来杀了。所以,我们乔装打扮,以谋士的名义要为豫王出谋划策为由请见豫王,但没有成功,我们只好回到客栈再想办法。

  就在我们在客栈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改变这种情况,也让我处在坐立不安的境地。

  看着秦意畅毫无征兆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四个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讶。最为惊讶的自然是我,我不止惊讶,内心还十分忐忑。同时,心里也有一点点的感动,他这个时候来找我们,说明他真的放弃进攻了吧?

  “你怎么来了?”贾思文惊讶地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玄飞轮也惊讶地问道。

  齐快则瞪了我一眼,出言讽刺道:“你肯定做了什么坏事,看人家追来了吧?”

  我看着秦意畅不发一言。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意畅扫了我们一眼,最后看向我,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不知道他会不会当着他们的面揭穿我。

  秦意畅只是撇了我一眼,没有将目光在我脸上停留,而是笑着问他们:“我还想问你们呢,你们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就忽然走了。是不是怪我招待不周?我来就是找你们问个明白啊!”

  听到他这样说,我的心放下一半,看来他没有要违背我们约定的意思。

  玄飞轮、贾思文、齐快三个人一起看向我,齐快甚至指了指我,不怀好意地说:“这你要问她喽!”

  三道目光一下子变成了四道。

  我本不欲回答,但这个时候,不回答似乎不妥,只得讪笑道:“是齐快啦,他说他在邺城待烦了想出来逛逛,于是我们就来到这里了。”

  齐快哭笑不得地道:“得,成我的原因了。”不过他虽然这样说,倒也没有揭穿我说谎。

  贾思文看了我一眼,然后看向秦意畅,道:“我们能问一下吗?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秦意畅神秘地一笑,对我们低声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有我们的眼线?”

  “你厉害!眼线都安排到这里来了!”齐快话来虽然在赞扬,语气却满是讽刺,“你到底来干什么来了?你放着那么大的家业不管,特地跑这里来问我们为什么不告而别?”

  “对啊!”秦意畅面不改地道,“现在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不告而别了吗?”他虽然在问我们,但眼睛却看向我。

  他们三个看着我不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我咧嘴笑道:“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是齐快待烦了,想出来逛逛!我们拧不过他,只好陪他出来了。”

  齐快听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然后耸耸肩不置可否,那表情似乎再说:你这个谎言根本没有信,我懒得揭穿你了!

  秦意畅也没有揭穿我,听了只是笑了笑,然后又问道:“那能说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吗?”

  他们三个仍然都看着我不说话。我只得继续硬着头皮回道:“刚才不是也说吗?是齐快……”

  这次齐快终于忍不住了,冲我竖起大拇指,“你真行!”

  “好吧!既然你们不愿意说,那我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