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462章 被劫走了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35 2019-06-18 17:02:29

  秦意畅走到我面前,像是一个刚得的一盒甜甜的糖果的孩子般,满眼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他向我伸出手臂,像是想抱一抱我。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躲开了。

  他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躲开?”

  “不是说好了,你给我半年的时间的吗?”

  “好,不急的,咱们的时间还有很长。”他笑着道,眼中却是忍不住的失望。

  “我走了!”

  “我送送你!”

  “不用了,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好不好?”

  “那……好吧!路上小心点!”

  我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去。就看着一个落寞的人影,深情看着我,他见我回头,对我笑了笑,“怎么了?”

  我看着他,真诚地道:“洛洛,虽然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但是我还是谢谢你。在这个时候,你能答应我如此苛刻的条件,你真的了不起,真的很伟大,我替天下的百姓谢谢你!我答应你,如果你不骗我的话,我也不会骗你!”

  “嗯,那一言为定!”他笑了,“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你明天就会收到放人和停战的消息。”

  “谢谢!”我点头,转身走了出来。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喃喃自语,“虽然知道,你可能会骗我,但我还是愿意赌!”

  我不由得一怔,然后慢慢地继续向前走去。

  我从秦意畅那里出来,心里说出来的滋味,整个人像是没有灵魂了一般,走在府衙的安静而黑暗的路上。

  静谧的夜色中,传来杜鹃的哀鸣。

  她是为谁在哭泣?

  ————

  一夜无话,虽然昨天我睡的很晚——不,不是睡的很晚,而是基本没睡。但我还是早早的就起来了。我简单的化了妆,掩盖自己惫态,我调整好情绪,让自己看起来一切如常。既然不想让他们知道,那我就必须要装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我吃了早饭,正要去找玄飞轮他们,却看见,贾思文快步走了进来。

  他看到我一切如常,先是松了口气,然后笑道:“今天起得这么早?我还以为昨天睡得那么晚,今天你要多睡一会呢。”

  我扯了扯嘴角,给他一个难看的笑容,小声地对贾思文道:“我哪里敢睡?我得早点起床,看看昨天的事,有没有被发现呢!对了,昨天的事,你没告诉飞轮他们吧?”

  “当然没有,你交代过得,我怎么敢说?”贾思文笑道。

  “那昨天晚上你回去那么晚,他们没发现吧?”

  “应该没有。我回去的时候,他们的房间都是漆黑一片。直到我睡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今天早晨,我起来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也很正常,看样子不像知道。”

  “……”

  我正想说什么,忽然从外面传来齐快的声音,“师父,我就说他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捣鬼!你还不信!”

  我和贾思文对视一眼,都有些慌乱,一起向门口看去,就看到齐快和玄飞轮一块走了过来。

  不好,难道他们什么都知道了。我心里发慌,忙向玄飞轮看去,玄飞轮脸色一如既往,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我呆呆地看着玄飞轮。

  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心跳似乎也停止了。眼泪不受我控制,拼命地想往外挤。我有一种强烈的想冲到他怀里,痛哭一场将一切都说出来的冲动。

  但我知道我不可以,我只能拼命地忍住泪水,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

  飞轮,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现在不能也不敢跟你说实话。

  转眼间,他俩就来到我们的面前,齐快气呼呼地道:“快说,昨天晚上,我们两个睡着了,你们做了什么事?”

  齐快的话,将我拉入现实,我忙调整好心情,回道:“没有啊,你想到多了吧,昨天我和你们分别后,我就回房休息了,一觉睡到大天亮,这不才刚起床?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听到齐快这么问,我放下一半的心。他这样问,说明他是不知道昨天我们干了什么,如果真的知道了就直接问了。

  贾思文也莫名其妙道:“是啊,你们怎么了?”

  齐快看着贾思文,不怀好意地笑道:“若没什么事,你今天为什么一大清早背着我们来找她?难道你们俩有奸情?”

  “你胡说什么!”他这话一出,我们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玄飞轮脸色铁青,瞪了齐快一眼,然后看着我们俩没有说话。

  贾思文愤然道:“齐快,你说的什么话。你侮辱我不要紧,不能侮辱小月。你快向她道歉。”

  我看了玄飞轮一眼,冷笑道:“文文,别理他。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们行的正,坐得直,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些人整天闲的没事怀疑人,真的没劲死了。你今天来告诉我,你新发明了一道药膳,要做出来让我尝尝,他们就怀疑东,怀疑西的,有意思吗?”

  贾思文愣了一下,接着反应了过来,“是啊,早知道这样,我该先做出来让他们尝尝的。”

  “给他们吃?”我道:“可别浪费了这么好的药膳。”

  玄飞轮走过来,将我拉倒一边,认真而又担忧地对我道:“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想问问你,我们听说,昨天有人去大牢劫狱了,和你们没有关系吧?”

  “你觉得呢?”我反问。

  “我听你说,你说没关系我就信。”玄飞轮看着我,眼睛里没有一丝怀疑。

  我心里很对不起他,不敢正面回答,于是道:“飞轮,别人的事,咱们别管了,咱们今天出去玩吧?嗯?咱今天就去逛逛邺城,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或者……”

  “出去玩?这个时候出去玩?”玄飞轮忽然反应过来,“你别打岔……”

  这时候,齐快插嘴说话,替我解了围,“出去玩,好呀,我赞成。天天呆在这里,烦都烦死了。今天我们一起出去吧。”

  我道:“一边去,我和飞轮出去玩,关你什么事?文文,不好意思,你的天下无双的新药膳,中午我们吃不上了,留到晚上吃好不好?”

  齐快嚷道:“不要这样吗?带我一起出去吧。好不好?”

  “出去玩的事,一会再说。”玄飞轮没有被我们扰乱,对我道:“你先把昨天的事告诉我?”

  “昨天什么事?”我问,“昨天有人劫狱?你觉得是我和贾思文干的。”

  玄飞轮道:“我听说,昨天半夜有人潜到府衙大牢,下毒将守卫全部迷倒,然后把廖志勇他们全都放走了。能在那么多人的眼皮下将人劫走了,除了你们,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人。”

  “什么!”

  “被劫走了!”

  我和贾思文面面相觑,同时惊讶的叫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