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

第460章 条件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24 2019-06-14 18:03:57

  在黑暗的夜色中,有一个瘦弱单薄的身影不快不慢地走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悲不喜,不笑不哭,像是一尊没有灵魂行走着的石像。

  这个人影就这样不疾不徐地走了一阵子,一直走到一处宽敞的院落处方停了下来,奇怪的事这处院落的正堂仍然亮着灯,显然这个处院落的主人同样没有休息。

  这个人影径直的走进院子,门口的守卫,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般,竟然都像是没看见一般,任由这个人影走了进去。这个人影走进正堂,就看到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坐在书桌旁看着什么,见她在这个时刻,这个样子,这样突兀的进来,竟然没有任何惊讶,只是淡淡的一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我回以淡淡的一笑。

  “我?哦?是吗?”他淡淡的回答,他的眼睛忽然像是被镀上一层彩光,变的明亮耀眼起来。

  “是的!”我道,“您真是贵人多忘事,让人过来,自己却忘了!”

  他畅然一笑,“既然如此,看来你是有话要对我说了?”

  我扫了一眼旁边一把太师椅,说道:“不知肖元帅,可否让在下坐下说?”

  “请便!”

  “谢元帅!”

  秦意畅看我坐下,盈盈笑道:“不知刁少侠,现在是否可以说了?”

  “嗯!在这之前,我可否问你几个问题?”

  “可以,你问吧?”他面不改色,脸色仍挂着盈盈笑意。

  “我问你的问题,若是不想回答,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但不要骗我。”

  “我之前和你说过不会骗你,就不会骗你,你尽管问。”他收去笑容,神色变得专注而认真,像极了之前的那个他。

  “你真的已经攻下江城、复阳了?”

  “是的!”

  “哦!”答应自然是不意外的。我又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进攻下一座城池?”

  他探究地看了我一眼,用淡然的口气说道:“我现在在等一个人的答案,不过我可能等不了几天了。可能十天后,也可能是五天后,甚至可能是明天!”

  “哦!”我不由得苦笑一声。

  沉默了一下,我又问道:“你真是因为我才做的这一切?只是因为我吗?”

  他看着我,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说道,“是,我没有骗你。不过,你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我查到了是谁害了我母亲。”

  我惊讶,“是谁?”

  秦意畅眼睛眯了起来,一道寒光从他眼中射出,浓浓的恨意爬进了他的眼底,“她是被前朝的花贵妃和如今的太后一起害死的。”

  “什么!”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她们一起?”

  “对。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派人在查这件事,就在你被皇兄困在宫里的那段时间,终于找到了事情的真相。先皇后的毒是花贵妃下的,但她的目的不是要陷害我和母亲,而是要陷害太后。没想到,太后早早的发现了花贵妃的诡计,为了撇清自己的嫌疑,于是暗中做了手脚,陷害于我。”

  秦意畅面露狞色,将双手攥得咯咯响,忽然用拳头猛然砸向桌子,将桌子砸出一个大窟窿来,而周围像是凭空来了一阵狂风,“她只要撇清自己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陷害我!她们都是害死我母亲的凶手!”

  “怎么会这样?她们真的太过分了。”我大为惊讶,我一直以为下毒的是花贵妃,但实在没想到和太后也有关系。她们也太狠了,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真的是不择手段。

  难怪对于我中毒的事,皇上不怎么尽心去查,直到我最后离开皇宫他都没有查出来,原来他是怕牵扯出太后来。也难怪最后清算花飞雯的罪状,并没有下毒害我这一项。

  “那我中毒自然是花飞雯下的毒了?”

  “是她!”秦意畅冷笑一声,眼中是无尽的嘲讽,“我想皇兄早就知道是她干的,但他一直都没有处理。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点头,“他是怕牵扯太后?”

  “没错!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了吧?”

  “我知道你很不幸,我也理解你的心情,无论是谁,遭遇这样的事情,都会想要报仇的……”

  “……”

  我看着他眼中无法消散了的恨意,虽然不忍还是说:“作为你的朋友,我不劝你。但是作为一个老百姓,我还是想劝你,你是没见过那些惨状……”

  他打断了我,“这些只是暂时的。等我夺得天下,我会给他们一个太平盛世的。”

  “太平盛世?”我笑了,“你觉得那些死了的人还能看到吗?”

  “我不想跟你争论这个,没有意义。有新生就会有死亡。”他眉头皱了起来,眼露失望之色,随即恢复正常,说道:“你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些的吗?这些你之前已经说过了,没有必须再重复了。如果今天你没有其他事,就回去吧,天不早,早点休息。明天起来,收拾一下行李,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说着他站起来,要送我出去。

  “等等!我有其他事想和你说!”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要后悔,为了不让有更多的人牺牲,牺牲我一个人幸福,又算得了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还想问你。之前你说的条件,还有效吗?”

  “什么条件?”虽然是在疑惑,他眼中却露出了笑意。

  “就是……如果我答应嫁给你,你真的会停战吗?”

  他笑了,像久违不见的春风,吹进了他的眼中,“当然!”

  “你真的要停战。你不为你母亲报仇?”他答应的太痛快,让我有些怀疑。

  “我当然要为她报仇,但不是这种方式。我会用其他办法报仇。”

  “什么方式?”

  “我还没想好。”

  “哦!”

  “那你也会放了那些人?”

  “哪些人?”

  “就是昨天和今天围堵府衙被你抓起来的人。”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这是你的条件?”

  “是!”

  “我可以考虑!”

  “嗯,我还有几个条件,你一块考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